当前位置: 首页 玩家技巧交流 赌博游戏为何超级诱人?——化学反应的解释

赌博游戏为何超级诱人?——化学反应的解释

西弗吉尼亚州(West Virginia)某个小镇的高中英文老师安妮.克林斯蒂弗(Ann Klinestiver)被诊断患有帕金森氏病。尽管她只有52岁,但是症状已经很明显了。她站在讲台上,正准备给学生讲一讲莎士比亚,她的手突然不受控制地颤抖,然后她的腿开始一瘸一拐。她说:“我不能控制自己的身体了,我看着自己的胳膊,让它做些什么,但它就是不听我的。”

安的神经医生给她开了Requip,Requip是一种模仿大脑多巴胺活动的药物,属于多巴胺受体激动剂系列。尽管治疗帕金森氏病的方法很多,但它们的药理都是一样的:增加大脑里多巴胺的含量。通过增强所剩无几的多巴胺神经元传递多巴胺的效率,这些药物能够弥补多巴胺神经元大量死亡所造成的损失,也就是通过微弱的电信号弥补疾病造成的破坏。安说:“刚开始,药物的效果真神奇,我所有的运动问题都消失了。”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安需要服用越来越多的Requip,才能让手脚不发抖。她说:“你能感到自己的大脑渐渐死去,我变得完全依赖这种药物,起床穿衣这些小事,我只有服了药才能完成。我需要它来活命。”

安就是在那时发现了老虎机,迷上了赌博,这在以前是完全不可能的事。她说:“我以前对赌博根本不感兴趣,我从不进赌场。我的父亲是个基督徒,从小他就教育我赌博是一种犯罪,是一种我绝对不该染指的事情。”但是,自从安服用多巴胺受体激动剂以后,她发现自己对附近的赌场完全没有抵抗力。早上7点赌场一开门,她就进去,一直赌到夜里3点半保安把她赶出去。“然后我回家继续上网赌,直到白天回到真正的老虎机前。”她说,“我能连续这样赌两三天。”自从迷上赌博后,安多次发誓不会再赌了。有时,她也能坚持一两天不去赌,但一两天过后,她又会回到赌场,坐在老虎机前,一直赌,直到输得一无所有。

沉迷于赌博一年后,安就输掉了25万美元,花光了积蓄,耗尽了养老金。她说:“即使我没钱了,我还是赌个不停,我天天就啃花生黄油面包,我卖掉了一切能卖的东西,银器、衣服、电视机、钻石戒指。我知道我在糟蹋自己的生活,但我就是停不下来。没有什么比这种感觉更糟糕了。”

最终,安的丈夫离开了她。他答应只要她戒赌,他就会回来,但是安一直让他失望。他经常半夜三更逮到安坐在老虎机前面,腿上放着一桶游戏币,旁边地板上放着一堆食物。她说:“我成了行尸走肉,我从孙子们那里偷钱。我失去了一切重要的东西。”

2006年,安最终不再服用多巴胺受体激动剂,她的运动问题又出现了,但是赌博的冲动却立即消失了。“我已经8个月没有赌博了。”她说,声音听上去十分自豪,“我还会想着老虎机,但是已经不迷恋了。不用药后,我就不用玩那该死的东西了。我自由了。”

令人不安的是,克林斯蒂弗的悲惨故事并非个案。医学研究表明,服用多巴胺受体激动剂的病人当中,多达13%的人染上了赌博恶习。从来没有赌过的人突然上瘾了,大多数会迷上老虎机,另外一些人会迷上网络扑克或者21点。他们难以抗拒赌博的吸引力,最终挥霍掉了一切。
为什么区区几个神经元多巴胺过量就会让人如此难以抗拒赌博?答案在于人脑有一个严重缺陷,而赌场就是钻了这个空子。

想一想老虎机是怎么工作的,你投入一枚硬币,拉动杠杆,里面的转轴就开始转动,各种花色的图案在你眼前飞过,最后机器会停在某个图案上,决定你是输是赢。既然老虎机的程序已经设定只返回90%的下注钱,所以玩老虎机,注定最终会输得很惨。

现在从多巴胺神经元的角度看一看老虎机。多巴胺神经元的作用就是预测未来事件,它们总是想知道什么事件(一个响声、一道闪光)之后会有苹果汁。当你一枚接一枚地往老虎机里投硬币时,你的多巴胺神经元就在一边努力地破译老虎机的内部程序。它们想找到游戏的诀窍,弄清运气的逻辑,找到能预测赢钱的事件。这样,你就像一只试图预测苹果汁何时会出现的猴子。

但是,陷阱就在这里:意料之内的奖赏能激活多巴胺神经元——响声过后出现苹果汁,多巴胺神经元就会提高放电率——意料之外的奖赏更能让它们兴奋。根据沃尔弗拉姆•舒尔策的说法,意料之外奖赏对多巴胺神经元的激活能力通常是意料之内奖赏的3~4倍。(换句话说,最出乎意料的苹果汁味道最美。)神经元之所以会这样突然释放出更多的多巴胺,是为了让大脑对新奇的、具有潜在重要性的刺激分配更多的注意力。有时,意外会引发消极情绪,比如迈克尔.赖利案例中的恐惧。然而,在赌场,突然增多的多巴胺是让人十分愉快的,因为它意味着我们刚刚赢了钱。

多数时候,大脑最终会从震惊中恢复过来。大脑会找到预测奖赏的事件,多巴胺神经元进而会停止释放如此大量的神经传递素。然而,老虎机的危险就在于它具有固有的不可预测性。因为它是随机生成数字的,所以不可能找出固定模式或算法。(老虎机里面只有一个很小的芯片,不断生成随机数字。)即使多巴胺神经元试图理解什么时候可以期待奖赏——它们想知道投了那么多硬币后,什么时候老虎机会吐些硬币回来——它们还是不断受到意外的冲击。

从这个意义上说,多巴胺神经元只有投降:老虎机不过是在浪费人们的心智。它们应该不再关注意外奖赏,因为奖赏一直都是出人意料的。但事实并非如此,不断偶然出现的奖赏并没有让多巴胺神经元感到厌倦,而是让它们着迷了。当你拉动杠杆获得奖赏,你就会体验到多巴胺突然大量释放带来的快乐,因为奖赏是如此出乎意料,也因为你的脑细胞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叮当作响的硬币、一闪一闪的灯光就像意外的苹果汁。多巴胺神经元破解不了模式,就不能适应它。最终结果是,我们被老虎机困住了,被它变幻莫测的本质牢牢抓住了。

对于服用多巴胺受体激动剂的帕金森氏症病人来说,赌场里的意外奖赏能够刺激他们的多巴胺神经元释放大量化学物质,让他们觉得幸福无比。多巴胺多得溢出了他们所剩无几的多巴胺神经元,流入细胞之间的空隙。大脑里满是这种感觉良好的化学物质,使得赌博游戏变得超级诱人。这种病人被赢钱的快乐冲昏了头脑,慢慢失去了一切。安的故事就是这么回事。

分享到:

相关资讯:

娱乐场推荐
旋乐吧 必威 吉祥坊 爱赢娱乐 大发 Vwin 优德 万象城 88娱乐城 伟德亚洲 博九网 太阳城 壹贰博 tgobet 金赞 BETVICTOR伟德 678娱乐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