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体育博彩技巧漫谈 博彩不可不说的故事:所谓的高手【我的故事】

博彩不可不说的故事:所谓的高手【我的故事】

高手是不下注的,真正的高手连推荐都不推荐。真正的高手做的最多的往往是学术的研究,因为真正的高手一万年前就已经明白啦下注和不注、下1C和下1B和下1A的区别在那里<[--]>不下注你就赢啦,下1C或1B或1A等等的区别只在于是一刀把你杀啦还是数刀把你解决啦,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而已。所以很多打出名气的球友,成为高手后聪明的一般都会转成卖料的或者开网站或者归隐又或者是被庄家招安(只是江湖传闻而已,赌球那么多年我真没见过有谁被招安的。或者我见识少吧),而痴迷自己研究模式和盈利模式的高手最终难逃一败(前提是自己下注的高手),因为人的思维是有惯性的,而球场上不可量化的东西又太多太多,所以关于假球真球,盘口派和实力派的争论几百年来从未停止过也没争出个什么结论,球无假球盘无真盘,一切不过是时也命也运也!只要你还在下注,你就逃不脱一败涂地,这是千百年来所有赌客的宿命。

写到这里我不能不提起一位高手,此君几年前在网络博彩界赫赫有名,他的一篇《我是XXX赌球的》成为很多玩家典藏的读物,我自己看啦就不下10遍。文章里所诉的观点只要是有过赌球经验的玩家,都能看出是经过血战而得出经验,随着这篇文章在网上的流行,此君一时间成为赌球界无二的人物。后来此君成为某一论坛的斑竹(请谅,此君太过于有名只要一说出ID和该论坛很多球友都知道。我无意惹是非,故隐去ID名和论坛名,我只想把我的经历写出来告诉球友:如果你想在这行当里混下去,你不能相信任何人,只能相信你自己。至于是与非,就由他去吧),由于此君的名气和影响力,此论坛着实的火啦一把,只要此君的名字挂在论坛上,每天都有球友慕名而来,我也成为此论坛的常客。可此君从未发过贴和出过推荐,高人就是高人,而唯一出过的一张推荐帖却让我狠狠的栽啦一跟斗,这是我唯一的一次跟帖也是我最后的一次相信别人。其实高手也罢低手也罢,只要你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等待你的就是一个悲凉的结局。

应该是狼队升英超的哪个赛季,那是一场狼队对曼联的比赛,盘口曼联客场让1球狼队,曼联客场让1球中低水就我的心理盘口(对我感兴趣的球赛我都有自己开盘的习惯,也曾经是我的研究模式)而言有点稍稍的深开啦,只是一点点深开啦,应该是半一低水或1球高水。从往绩看,狼队是典型的主场龙,客场打得哪个叫做烂,可主场偶尔也能打出点好球。所以我判断曼联有高开之嫌,从周中一直就在追踪该场球的赔率变化,直到周末欧赔的很多公司都大面积的下调啦曼联的赔率,可亚盘居然一动不动。我迟疑啦,因为我知道这种强弱分明的比赛是很容易杀人的,正在考虑该不该放弃的时候看到啦高手的分析贴,里面详细的分析啦这场球,从球队的状态排名实力还有赔率变化等详细的分析这场球,结论是曼联胜,最多走盘。

在论坛上呆久啦人都有一个习惯就是统计高手的胜率,一般来说真正有水平的高手头几场的胜算还是比较高的,更何况是那么一位高高手?更何况是第一次出帖〈也许有过可我呆啦那么久还真没见过〉?可我还是不为之所动,因为长年的沉浸亚盘,很早就明白:你看好一个球队的理由,从反过来的角度思考同样是看好对家的理由!直到临开场的15分钟曼联变盘啦,走势图上一条直直的直线从1球低水打到啦1。25球低水。**!这不是大额的投注单是什么,我一下子就乱啦,短短的这15分钟我清空啦!我网上3个户头里的钱外加两个土庄,可以说是清巢而出。

人啊!真不知道该怎么说?我都警告过自己N多遍啦不要清仓不要清仓!可有时候人在某个状态下不是属于你自己的,追求的是那种瞬间的辉煌和美丽还有永远的痛苦〈其实受虐也是人的本性之一,俗话说的是犯贱!〉,所有的理智和自制都是一句空话。短短的15分钟内我完成啦我职业玩家的第一次惨败。球赛开始啦〈我看直播,就算死我也要死个明明白白〉,我干你娘,这是曼联吗?前中后三线脱节,一点霸气都没有。而狼队还真他*的象头狼,居然压着曼联打。我心凉啦透心的凉:完啦,都完啦。曼联绝不可能赢盘。唯一心存侥幸的是曼联能进一个,虽说我是1。25的盘口下的注,进一个我还只是输一半,我还能复活。下半场85分钟狼队打进一个,1:0领先,完啦彻底的完啦,从前心一直凉到啦后心,汗就下来啦 是冷汗!连睾丸都在滴汗,是冷汗!曼联开始反扑啦我好象又看到啦希望,强队就是强队进攻起来就是不一样;可球道上是没有神的存在的是没有奇迹发生的,1:0的比分维持到终场,曼联连平的机会都没有。

随着裁判的终场哨声响起,我就软啦下来,直直的从沙发滑到啦地板上,脑子一片空白,软软的爬在地板上一动不动的睁着两眼。所有的努力所有的理想都象风一样轻轻的飘过。明天!明天我的房子车子现金银行存款还有那么多的美女都是别人的啦。我将一无所有。 此役惨败后我活脱脱的脱啦一层皮,仅仅休息啦一个星期我又开始征战啦。握着买掉房子还债后剩下的几A我住进啦朋友的房子《朋友出国后让我帮照看的房子,偶尔透透气什么的》开始啦我的复活计划。我知道我只有一次机会,只有一次一剑封喉的机会。不知道是过于慎重还是什么别的原因,在苦苦的等候中我一次一次的失去啦机会,看着不断减少的资金我暗暗的着急。也许是天意吧在我苦觅一场复活的球赛的时候,一个女人一个美丽的女人帮助我完成啦我的复活。

记得我曾看到过一位网友的签名:爱她让她来赌球吧!这里有捞不完的钱。恨她也让她来赌球吧!这里有填不完的坑。

又是一个周末,当时有一场球引起啦我的注意,阿士顿维拉主场对切尔西受让半两边都是中水加走地。说起阿士顿维拉真不知道是喜是悲,这个球队典型的神经病,年年亏本年年卖球员,只要有好一点的球员立马就卖。疯起来连曼联仙姑都能斩于马下,蔫起来升班马都能灌它几个,进攻不错防守一个字:烂!也有江湖传闻该队是庄控的球队,也就是我们常说的神经刀。而切尔西是阿布刚刚入主正大笔大笔的用欧元打造的一艘超级航母。当时的很多报纸都在推荐切尔西。切尔西无论从实力状态都在远远的在维拉之上,如不出意外赢球应该是意料中的事,区别只是赢几个而已。而维拉能赢盘的唯一理由就是切尔西太热。唯一的大热的理由还不能让我痛下决心,因为我只有一次机会只有一次一剑封喉的机会,我不能不谨慎。在网上下好切尔西的注码后我剩下的需要考虑的只是在土庄处对冲还是重创土庄或者我又一次被重创,如我再一次的失利我只剩下一条路:跑路。带着诸多的不确定我走进啦这个城市最HIGHT的酒吧《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这座城市兴起一种类似酒吧和迪吧的混合物,没有固定的舞池,所有的人都站着喝酒随着DJ打出的至HIGHT的音乐很自我的扭着摆着。他们都把这种酒吧叫HIGHT吧。》,这个酒吧在这个城市因罗织啦这个城市最美的美女们而闻名《这酒吧的老板真他妈的贼,凡是美女在场子里的消费在一定额度下免费如果带男人来消费还能有提成,有些美女还以此为生。我找啦个角落的位置坐下要啦一打虎牌啤酒(别以为我那么能喝,只要坐久一点保证有好几个MM来找你劈酒,不搞你个三四打啤酒你是跑不掉的),我只喝虎牌因为虎牌和足球的关系最深。酒吧的墙上到处都挂着电视,电视里无一例外的都在转播着ESPN的英超,离开赛还有一段时间电视里正播着花絮,虽说听不见声音可英超的那帮杂碎还是能认得出来。场子里一如既往的人满为患,一如既往的煽情。离我不远的哪桌有个美女引起啦我的注意,奶子象足球〈当然没那么大 但是也很大喔〉屁股也象足球〈也不知道怎么搞的现在看女人都象在看球,不象球的基本不看〉,一身的低胸黑衣紧身的短褂撑得两个球球都快要跑出来啦。一脸的无所谓一脸的骄傲,好象整个场子只有她是最亮眼,在昏暗摇曳的灯光下妖艳得有些诡异。可她的眼睛一直盯着墙上的电视〈ESPN的哪几个快嘴正在瞎掰呢〉,直觉告诉我她是个赌鬼她下注啦。我挤到她身边碰啦碰她嫩滑裸露的手臂带着一脸暧昧的笑贴着她的耳朵〈场子太HIGHT啦不贴着耳朵基本听不见〉问:“可以吗?美女!”“随便”她扫啦我一眼习以为常的和女友相视一笑。我识相的要啦一瓶芝华士和一个果盘。“喜欢足球?”我舔着脸继续搭讪,“喜欢贝克汗姆”她答。〈我*,全世界是个女人都喜欢贝克汗姆,超级烂人,全世界最烂的球星。〉我心里暗骂。“玩球吗?”我明知故问。“玩点,下啦几B切尔西,很多朋友都说切尔西不错。”听完她说的话我头突然一热脑子里突然的灵光一闪〈只要是真正的赌鬼无论是在赌场还是麻将桌上,只要这种灵光一闪,基本上是要什么有什么〉,我连忙的挤出场子,打电话话给哪3个长期接我注码的土庄,拼啦!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我重敲啦维拉!〈心理很平和一点都不慌张〉我也不敢太离谱〈土庄也不傻,太离谱的注码一般都不接或者现金或者让马崽陪你看球,我可不想跑都跑不掉,也不想闹出什么人命。〉可也足够我复活啦。其实人在输光的时候并不是很痛苦,除啦脑子里一片空白还有一种说不出的轻松感,好象完成啦一件什么事一样。我想人准备死的时候应该也不会很痛苦。可在我完成交割后的一瞬间巨大的痛苦象巨浪一样把我吞噬。我清醒的知道无论是做生意还是赌球你幸幸苦苦建立起来的信誉极有可能因为你的资金链的崩溃而毁于一旦《其实土庄也不傻如果知道你已经没钱SB才让你下注》,我咬着牙瞒着任何人编织着各种各样的谎言和借口欺骗着周围的朋友和亲人,只为啦能在约定的时间内完成交割。完成交割后我清清楚楚知道我已经走到啦悬崖边,我已没有后路可退。摸着口袋里剩下的2C我做出啦大多数球友都能理解的而正常人无法理解的事,把剩下的2C打到啦立博的帐户上《其实赌球和进赌场没有什么区别不输到连裤衩都不剩是不会走出赌场》,可笑的是居然连红啦5场,第六场的时候不可避免的黑啦,真是莫大的讽刺。输啦一头牛居然连牵牛的绳都没剩下。我一直想把赌博和投资区分开,以前一直自诩为职业投资博彩人,可在博球上赌博和投资是没有任何区别的,只是换啦个噱头而已。

下完注我又挤回场子里继续喝酒调情。“切尔西赢不了,信吗?”我一脸的坏相,“不信!你以为你是谁啊”美女狠狠的瞪啦我一眼。“不信?敢不敢和我赌”我继续激她而且挖啦一个坑,“赌就赌!谁怕谁啊!好象你稳赢一样。怎么赌?”她一脸的不屑。“切尔西赢我输给你5B,切尔西赢不了我还是给你2B但你要陪我一个晚上。”我直勾勾的盯着她继续挖着更大的坑等着她跳。美女讶异的瞪大啦眼睛脸色急速的变啦几遍:“你说什么?!”。不知道是太吵没听清楚还是不相信。我冷冷的一笑贴着她的耳朵吼着:“切尔西赢我输给你5B,切尔西赢不了我还是给你2B但你要陪我一个晚上,敢吗?”我直勾勾的盯着她,“你开玩笑?”她依然不相信依然疑惑,甚至还搞不明白会发生什么事。我等的就是这句话,我冷冷的一笑从口袋摸出一沓钱往桌上一拍:“你看我象开玩笑吗?”我全身也就这5B,其实只要我失利啦我跑还来不及,哪有什么5B给她这死B,我要的只是征服的过程和快感。我不知道90分钟后会发生什么甚至不知道90分钟后我会在那里,输我就输得彻彻底底,赢我就要赢的这个世界包括这个骄傲的女人,“成交!”出呼我的意料之外的爽快。“好,干杯!为啦世界和平。”我拿着虎牌和她的芝华士碰啦一下一饮而尽我都不知道我在说什么。

球赛开始啦,切尔西果然犀利一会就进球啦,美女激动的大叫一声,好在HIGHT吧的音乐声更大,没人听的见。“真不好意思,老帅哥的钱快是我的啦。”她不无得意的亲啦我一下。我头皮一麻面无表情的说道:“切尔西不会赢,你看着。”哪一刻我觉得我象神。才不过一会切尔西后卫犯规维拉点球扳平啦比分,我心一阵狂喜!我知道我赢啦!不出意外这是一场杀人的球,照这样的场面打下去切尔西走地的单子肯定飞得满天都是,搞不好这就是一场通杀的球,亚盘欧赔走地波胆等等通杀,搞不好切尔西连平的机会都没有要输球。1:1的比分维持到中场,“如果我赢啦你会不会赖帐?如果我输啦不跟你过夜你怎么办?”美女开始戏弄我啦,“哈哈,你去打听打听我什么时候赖过帐,在这行里谁不知道我〈其实知道的人并不多,只有SB才满大街的叫我是赌球人〉。只要我摔出这2B这里随时有MM跟我走而且不会比你差。”我牛逼烘烘的,“哪你为什么挑我?”女人还在为自己找借口,“因为你赌球!”我不失事宜的耍啦一把酷。美女沉默啦。下半场开始啦,维拉进球领先啦,美女的脸色开始变啦,我似乎都能听见她狂乱的心跳。2:1维拉领先这时补切尔西的走地单子不知道会热成什么样子?我似乎已经看见啦血流成河的一场大屠杀。我轻轻的搂啦搂美女的肩:别怕,无论输赢你都不会有什么经济损失。区别在于你能拿多拿少而已。果然切尔西又进球啦,美女深深的松啦一口气,希望好象又回来啦,毕竟强队就是强队。〈其实强队就是烂队,名气越大的队就越烂。〉85分钟维拉再进一球,美女的脸一下就绿啦,但很快就又缓和啦。看我的眼神也不对啦,“你真厉害!”美女说,“我别的地方更厉害。”我说。

比赛结束,比分3:2维拉完胜,果然是场大屠杀。我轻轻的碰啦碰美女的腰,她点点头,和周围的女友道过别,挽着我走出啦酒吧。一走出酒吧我抬起头深深的吸啦一口气:啊!太完美啦!这个美妙的夜晚!

分享到:

相关资讯:

娱乐场推荐
旋乐吧 必威 吉祥坊 爱赢娱乐 大发 Vwin 优德 万象城 88娱乐城 伟德亚洲 博九网 太阳城 壹贰博 tgobet 金赞 BETVICTOR伟德 678娱乐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