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玩家技巧交流 赌神的谬误(2)

赌神的谬误(2)

上文臚列出臺湾赌神戴子郎对赌博特别是赌二十一点的八个观点。其实,戴君有关赌及赌博行為的见解,当然不止於此八个,笔者只是举其犖犖大端焉。对於戴君所说的八个观点,笔者基本认同的也有好几个。不过我是有补充说明的。例如第1点,戴君说:学习赌博比其他“投资”容易。赌博比投资容易学习,这是许多人的经验之谈,也多无异议。但要补充的是,赌博容易上手,也容易上癮。要注意的是容易学习,不等於容易从中赢到钱而已。

第2点,戴君说“赌博与投资都是对未知下注一笔钱。买股票不是必赚但平均赚”。笔者认為,比较準确的表述是:赌博与投资都是对不确定性及风险性事件进行决策(选择)。而“买股票平均赚”,笔者的理解是,对全体股民,以及长线而言,进行买卖股票,可以做到平均赚。这是因為金融市场上的投资─购买股票,是对宏观经济中的投资(宏观经济投资是指固定资產的形成)起促进作用,而宏观经济中的资本形成是促进经济增长的重要法门。故此,只要经济能够增长,投资股票的人平均能够获利。

第5、第6点,笔者也基本上认同的。

第5点说“股票市场的钞票与赌场的钞票没有甚麼不同”。笔者的理解是从股市赚的钱与从赌场赢回来的钱皆是法定的流通货币,没有本质上的分别,也没有“香”、“臭”之别。

第6点说赌场比股票市场“软”;二十一点的变数比股票市场少。笔者的理解是;赌场的钱,从懂得算牌的睹徒来说比较容易“赚”;而投资者很难从股票市场上获利,因為股市上的钱“硬 ”─难“啃”。戴说“二十一点的变数比股票少”,这点可能是真的。不过笔者认為两者变数的性质难以比较。

赌博有别於投资--

除以上三点是笔者基本同意戴君所云外,其餘五点,则是有所质疑的。

赌得对,赌博成了“正行”投资 (见第4点)。“赌得对”这裡是指赌得其法、懂得算牌、能够赢钱的三者混合。不过笔者认為,不论赌得“对”还是赌得“错”,赌博就是赌博,是一个财富(金钱)的转移活动,即输家的钱转到赢家的荷包中去,整体财富没有增加。但股票市场上的投资有间接促进经济增长,令社会整体财富增加的作用。赌博与投资的最基本区别是:赌博只是一种财富转移活动;而投资可以促进经济增长,创造新的财富,令社会财富增加。

关於赌博与投资的性质问题,戴君有许多糊涂观点,这个“赌得对,赌博成了(正行)投资”的说法是其一。其实不论“赌得对”还是“赌得错”,赌博 (行為)与投资(行為)皆有本质的区别,只要从能否推动或促进经济增长角度观察,我们就可以一目了然。1970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者萨繆尔森(paul A.Samuelson)曾说过:“当赌博行為超过娱乐的边界,就会成為不良嗜好。”萨老认為沉迷赌博会带来严重的经济问题。

赌博风险乃赌徒自造

关於赌博、投资 、风险与报酬方面的关係,戴君所说是“一塌糊涂”,不知所谓。

戴说:“在小规模投资范围内,二十一点投资报酬可比股票等正常投资高(因為股票市场较有效率)而风险低(因為变数少)。”(见第7点)。

倘戴君所说的观点成立,则澳门葡京、金沙赌场的二十一点檯应该围满几十丛人,“打晒”蛇饼。但事实上,即是是全澳门最旺的两家赌场二十一点赌檯,人丛不多,有时,不少二十一点檯更是“晒蓆”。因為所谓二十一点的“基本打法”、“算牌法”并不难学习,只要具备初中文化程度的人经三两天的学习和练习就能掌握。倘真的如戴子朗所说,会算牌的赌徒可以轻易地从二十一点檯上平均赢钱,澳门就不会仍有不少大学生失业了。因為做个二十一点的职业赌徒就可以解决失业问题嘛。

其实不论“小规模”或是“大规模”进行二十一点赌博(戴子郎说是投资)都不可能在理论上或实践上做到平均赢、长线赢。而实际是,每天葡京、金沙赌场的二十一点檯都上演算牌客平均输的故事,纵然是戴子郎本人,也没有说出或证明他在葡京睹二十一点做到平均赢,而葡京赌场也没有将他列入拒绝客户的“黑名单”内。现时戴先生只能说一些不可(让别人)观察及验证的“平均赢”故事,赚点稿费而已。

虽然赌博与投资同样要面对风险和不确定性,但性质上是有所不同的。赌博风险是属於“自造风险”,即赌徒自己製造一个让自己输钱或赢钱的机会。倘不参与赌博就没有风险。投资者所面对的风险是系统性风险(又叫市场风险)与非系统性风险(又叫非市场风险)。系统性风险,投资者可以运用分散法、对冲法予以化解或降低。赌博风险则没有任何方法能够分散或对冲,只要你参加赌博,风险就挥之不去。

说赌博风险比投资风险低,是戴氏的“创见”。但此“创见”欠缺论述和证明。从投资风险可以分散和降低,这是经济学家早已证明的命题,而赌博风险却不能分散和降低这是笔者早前已论证过的命题。衡量投资风险高低是β系数,是1990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美国经济学家威廉.夏普(William F. Sharpe)在上世纪60年代提出的。用β系数衡量证券或证券组合的投资风险,能够更加準确地反映证券投资报酬和投资风险之间的关係。β系数的基本涵义可以表示為某种证券或证券组合的报酬(收益)率与市场平均收益之间的协方差同市场平收益率的方差之比。倘要证明赌博风险比投资风险為低,有请戴先生提出一个赌博风险系数出来吧。

关於赌博风险与投资风险的区分问题,本栏早前的文章已论述,读者翻阅可也,在此不作赘述了。

分享到:

相关资讯:

娱乐场推荐
旋乐吧 必威 吉祥坊 爱赢娱乐 大发 Vwin 优德 万象城 88娱乐城 伟德亚洲 博九网 太阳城 壹贰博 tgobet 金赞 BETVICTOR伟德 678娱乐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