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玩家技巧交流 一个东北汉子在缅甸果敢赌场的危险遭遇

一个东北汉子在缅甸果敢赌场的危险遭遇

“我是与家人发生矛盾来果敢的,我听说缅甸果敢是一个自由世界,可以赌,可以随随便便赚大钱,我心里就有一个冲动,我要到果敢去,我要在那里重新开始我的人生。二零零六年二月二十六日我就真的来了果敢。

过来以后,口岸有出租车,说是十元钱能到双凤城,我说给他五十元钱,叫他帮我找一个可赌钱的地方,司机把我带到双凤城的商务中心,所谓商务中心就是娱乐大世界,那就大世界吧。

我走进大世界赌场就有一个女的来接待我,她向我介绍“我们这里有‘现金码’、‘贵宾码’,你要那一种?”

其实我根本不知道什么叫“现金码”,什么又叫“贵宾码”,从字面上“贵宾”两个字应该不错,我就说:“要贵宾码吧。”

这位小姐马上就给我安排,原来“现金码”你赢了还可以随时换现金走人。“贵宾码”却像一根绳索给你牢牢地套上啦,在那里你可以受到很好的待遇,你可以住宾馆、吃美食、喝好的饮料。

我把现金给她,她给我十万元钱的筹码,我赢钱了,他们还是给我筹码,输了很快就结束贵宾待遇。

开始我还很顺,一下子赢了七万多元。这时候我感到十分兴奋,有些忘乎所以,在我身边的人都能得到我上千元的“小费”。有时候我也用现金打,只要你不离开那间赌场,你可以自由串台,打现金你还可以到别的赌场去。

赌场在一搬的情况下感觉确实很公平,每个赌场的标语都是“公平、公正、公开”吗?但凡进入圈套的人都是天朝来的人,到你没钱啦,他们就会马上变成另外一副嘴脸亲近你,借钱给你,有那么一些人在赌场专门寻找像我们这样的人,我大大方方给别人小费的时候,他们就“相中”了我,猎物嘛,他们就像猎犬一样,悄悄溜在你的后面盯住你,到后来干脆跟着我,我到那里,他们就跟我到那里。

那天我在中天赌完以后,我刚坐下来,那三个人就粘上了我,当我下注的时候,他们就不停的与我讲话,乱我的心神,不一会我就输了一万多元钱,我开始很讨厌他们,我起身离开,我走了四个台子,他们跟了我四个台子,最后只剩下两千多元钱我就要回来,我多少要留点路费嘛。这时候他们就绕了很大的弯子跟我讲“你应该借钱”。

说实话,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开始我真的不想借。钱输掉了,就有点禁不住他们的诱惑,他们真的很会说,他们说:“你借一点嘛,你输了这么多不借点钱翻本也实在是不划算,如果你赚了钱,你就按百分之十回报给我,你输了我们也不会要你的。”

我当时很感激,还请他们吃饭。可吃完饭之后,他们就用车拉我转了好几转,越转我越感觉不对头,我说算了,我还是不借啦,他们怕我不借,就直接拉我到新锦江宾馆那里,这时候来了一个女的,这两个男的不停的给我做思想工作,他说我们借出的钱是无利无息的,只要你三天还我们就行,到时候你赚到钱你也不会让我们吃亏。

就这样糊里糊涂的借到钱,说实话当时我确实不想赌,心里总有一种不踏实的感觉,但人往往有一种欲望在驱使,我就算赢回来两万也还可以平平安安的回家,其实再赢二十万我也不会走,人就是这样,贪嘛!

结果,我拿到两万的筹码,钱没有见到。借到两万筹码以后,我说今天就不打啦,

“没有关系的,我们都是朋友啦,有我们哪,我们帮你,”他们鼓励我。我是很容易相信人的。

“你难道输了钱真的就不打啦,”其实我心里明白这是圈套,赢钱输钱跟他们有什么关系吗?我心里十分讨厌他们,我又抹不开脸面,我就像个傀儡一样任由他们乱搞一气,开始还真的赢了四千多,我就想见好就收。

我软软地说:“今天就不打啦。”

他们就说:“手气这么好,怎么可以不打呢?”

我说:“要打先把筹码还给人家。”

他们就说:“现在正是翻本的大好时机,正好把输掉的钱赢回来……”

虽说我心里有点不想打,可听他们一说,我就像个傀儡一样也就听任他们摆布,我心还没定下来,赢来的四千五没了,倒输去三千。

我说:“不打了吧。”

“嘿,赌场三千块钱算什么,这样吧,我来帮你打”另一人不等我应许,已接着刚才那个人坐上去,倒像这钱是他们的,是啊,他们帮我借来的由他们罢。

这人上来没一会一万多元钱就没了。只剩四千元钱的时候,我说:“无论如何不能再打啦。”我想留点本,明天再想办法翻本。

不容我多想,这时候来了一个老头,约六十多岁的样子,他问怎么样,我没支声,他们三人说只剩四千,老头说别说还有四千,就是四百元钱我都可能替你翻本,我说今天算啦,老头很霸气地将四千元捞过去全部压在“闲”上,结果一个子都不剩。

这时候我身上还有一千多元钱现金,不到两千元钱,借的两万元筹码没了,他们就说“跟我们走。”

钱是他们借的,钱是他们输的,可是我应许的呀,只有由他们带我走……

他们把我带到一宾馆住下,叫我给家里打电话,要家里寄钱来,然后又拉着我到处转,最后把我带到执法处监狱里去了一转,看到没有,这就是关犯人的地方,我知道,他们对我讲这些,叫我看这些就是告诉我,让我明白,没钱还他们就可能是这个下场,一个劲地逼我给家里打电话,说没钱难吃苦,我知道他们在恐吓我,我也清楚家里如果不寄钱来,我就可能真要下到他们的监狱。我就不明白家里就不给我寄一分钱,一个星期下来,我身上的钱没了,吃饭、住旅馆的钱都没了,他们就把我押到一个叫红房子的屋子里,软禁了起来。

在红房子里关了二十一天,每天都有当兵的看着,我就对当兵的说,我确实没有钱,给家里打电话家里不给我寄钱,你们关死我我也没有钱还你们,你们还是放我回去吧,他们看我真是拿不出钱,又把我转到禁毒大队关押人犯的地方,我就像猴子一样被关进一个铁笼子里,在这个铁笼子里一直关到三月二十六号那天,有个副连长来了,我就对副连长说:“我想求你一件事,把我关到这里面毫无意义,我给家里打电话你们都听到,我说我确确实实要家里打钱,家里不给我打钱,你们关我在这里这么多天了,把我关死还是拿不到钱,不如放我出去或许还不机会,我实在是没有办法,请你给我说一下情。这个副连长也确实是个好人,隔了一天就真的把我放了出来……

“你现在打算怎么办呢?”我问他。

“我想回去,我现在最想的就是回去,家里最难过我也得回家里去……”

分享到:

相关资讯:

娱乐场推荐
旋乐吧 必威 吉祥坊 爱赢娱乐 大发 Vwin 优德 万象城 88娱乐城 伟德亚洲 博九网 太阳城 壹贰博 tgobet 金赞 BETVICTOR伟德 678娱乐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