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玩家技巧交流 《打败庄家-久赌必赢-赌场里的数学 》 博智(4)

《打败庄家-久赌必赢-赌场里的数学 》 博智(4)

第一篇 理性之光

赌博,从人类脱离蒙昧时期进入文明社会以来,就一直是最普遍﹑最大众化的社会活动或称游戏。据考证,在中国历史上的周代就有史经记录,中国古代诗人李欣曾写到:赌胜马蹄下,由来轻七尺。而在国外,现在我们常见的那种赌具——骰子在古代仅用来解释梦境。只是到古罗马帝国垮台后,人们才开始用它来赌博。在十字军第三次远征的一九一零年,英国狮心王理查德怕士兵嗜赌动摇军心,曾下令禁止在兵营里赌博,但他还是允许他的骑士﹑教会人仕赌博。

合法化、正规化赌场的兴起是人类文明进步的标志。许多国家纷纷改变原来对赌场的看法,正在兴建或打算兴建自己的赌场,赌场得到越来越多国家的认可。

那么,赌博——这一广泛流传的社会活动是否具有现代文明的特征?明确地说,赌博是一种有益的社会活动或娱乐,还是相反?其实,这个问题无论东方国家还是西方国家从古代就有争议。持反对态度的人把赌博视为洪水猛兽,必声讨之而后快。中国古代文化的先驱孔圣人就说过:赌博是一种恶道,君子不应会赌博。这里需要说明的是,在孔子时代,王公贵族用于赌博娱乐的器具是一种叫作枭的鸟,“胜者取负者枭杀之”。儒家认为这过于残忍,于是,孔子有此一说。

人们对赌博存在着太深的误解,赌博被当成了是一门技术,很少有人对此有质疑。所以,在人们的赌博实践活动中,反映赌场的电影里,赌博是作为技术来对待的;其实,赌博是知识,技术的成分微乎其微,由于不懂赌,多数时候赌博的后果是不合道德的,因此,人们认为赌博是不正当不道德的。但赌博不是道德,赌场的善恶之争永远也争不出结论。而且,在地球变成了地球村之后,越来越多的赌场让我们无从回避,道德上的指责只会显得越来越苍白。

认识人类的赌性,认清赌博中的非赌性,以理性对抗赌性,是人类摆脱赌博困扰的根本方法。

第一章 赌博解析

赌性,来源于人们与生俱来的预测瘾,如果把买彩票、打麻将也包括在内,全世界可以说没有人不赌博。几近公平的赌规,这是人们要赌博的理由,但正是这个不为很多人放在眼里的几近公平,在赌博活动中被不断地放大,最终变成了令人恐怖的、绝对的不公平。就算有人要开赌场,人们通过长期的赌博实践,发现了“久赌必输”这个赌场规律(对职业赌家来说,在极为个别的赌戏中还有“久赌必赢”这么一个规律),按理,进赌场的人会越来越少,赌场也应该越来越少,赌场根本就不能存在下去。事实上正好相反,世界上的赌场不是越来越少,而是越开越多,赌场不仅风光地存在了很多年,而且还将继续风光下去。既然“久赌必输”,那人们为什么还要去赌呢?

在希望与失望之间不断徘徊的赌客和对赚钱永远充满信心的赌场为什么能这么和谐地存在?
赌性是复杂的生理和心理现象。科学研究表明,人们如此迷恋赌博既有大脑物质结构方面的原因,也有对赌博认识方法错误的原因。过度的赌博会对少数赌客造成极大的伤害以致患上病态赌博症。我们应该明白,只要数学几率有利于赌场,赌客投机不可能改变胜负的百分比,对此必须有清醒的认识才不会陷入滥赌的泥潭。

第一节 赌性解密

在一本介绍世界赌王,名为《赌王争霸》的书中,有一段堪称经典的对话,在何鸿燊和叶汉接手经营澳门赌场不久,赌王何鸿燊看到赌场的收入直线上升,赌客在赌场的结果离不开一个输字,就十分担心地问:“这些赌客在赌场总是输,要是他们都不来赌怎么办,赌场岂不要关门大吉?”叶汉当时又好气又好笑地以反问作答:“这世上天天在死人,怎不见这世上少人?”现代科学对赌王的问题给出了解答。

一 根深蒂固的赌性

摆出一组事物,无论是数字、颜色、形状、字母或面孔,即使被告知这是随机排列的,人们多半不会相信,他们坚持认为自己可以预测这个系列的下一个会是什么。这样的例子随手拈来:我们“知道”一个球员马上就要进球了,我们“知道”下一次掷骰子就要掷出一个“6”,我们“知道”我们的“幸运数字”就要成为本周的中奖号码,我们“知道”轮盘的小球会掉到哪一个区域,我们“知道”二十一点的下一张牌是大牌还是小牌等等。

其实,我们的大脑生来就是要预测,确切地说是它迫使我们进行预测,就像一种生理需求,这就是人们与生俱来的预测瘾。人的大脑有两个区域,分别叫做伏隔核和前色带。只要遇到重复或交替出现的刺激物,比如一再获得“某种植物可食用”的经验,以及“白天过后是黑夜”的交替过程,就会被激发,试图辨认变化的趋势,而这两种模式也是我们的祖先不得不首先确认的基本须知。

研究表明,只要连续出现两次同样刺激,伏隔核就开始相信还会出现第三次,这从神经系统科学的角度解释了“三人成虎”的俗话。拿赌博作例子,只要我们在轮盘上连续押中两次,或者在二十一点中采用同一种策略连续两次成功,我们就会产生“我知道了!”的感觉,自以为看穿个中端倪,知道下一步会发生什么。尽管自己的预测很多时候就象是蹩脚的“天气预报”,但一有这样的机会,我们还是要预测,更糟糕的是,猜测来猜测去,逃不了个久赌必输,但还是有很多人就是要赌。事实上,人的行为不仅旁观者看不明白,许多时候本人也同样莫名其妙。神经系统科学家最近公布的一系列新发现显示,这是人的大脑在作怪。多巴胺是大脑分泌的一种化合物,负责激发愉悦之感,是人的快乐之源。例如只要你买的股票升了,多巴胺神经细胞就会分泌这种化合物,传到大脑许多部位,包括伏隔核,使你感到非常高兴。

大脑什么时候会分泌多巴胺?研究发现:

一、大脑偏爱希望小而风险大的赌注。你所选赌戏的赔率值越高、中的机会越小,多巴胺神经细胞就越活跃,分泌越持久。赌久了,赢钱这样的事情是注定会发生的,一旦出现赢钱,甚至是赢大钱这种让人喜出望外的事,多巴胺就会大量分泌,使赌客欣喜异常,而下一次也会更乐意赌博。

科学家说,假如没有这一机制,我们的祖先大约会龟缩在山洞里饿死,而我们也会把钱收在床垫下面,不敢拿来投资。负面结果在于,导致了我们的一些不合理性的做法,比如买彩票,赌博等。

二、多巴胺分泌类似条件反射。巴甫洛夫的著名实验表明,只要喂狗的时候响铃,时间长了狗就会形成条件反射——听见铃声就分泌口水。最新研究表明,多巴胺分泌也有类似情况,只要收益跟某种暗示挂上钩,只要出现这种暗示时(不用等到收益真正实现),大脑就会分泌多巴胺。只要上一次赌博赢了钱,赌客就能得到一种快感,很可能使下一次赌博在时间上来得更快、下注的时候变得更大胆。

三、在进赌场或者在赢钱的时候,神经细胞就会分泌多巴胺,因此,所有刚进赌场的赌客都兴高采烈,赢钱的时候更是神采飞扬,然而,一旦未能如愿,多巴胺就会迅速枯竭。这一急剧逆转不消两秒就能使人从欣喜跌入郁闷、焦虑和愤怒。这时,霉运就降临了。大脑下半部分左右各有一个扁桃体区,这个扁桃形状的结构负责激发肾上腺素释放,传送恐惧和愤怒等快速而激烈的感觉,相当于一个早期预警系统。打个比方:假如有人朝你扔去一只老鼠,你的第一反应一定不是琢磨这究竟是真家伙还是塑料玩具,而是整个跳起落荒而逃。这就是扁桃体区受到刺激而发挥作用的结果,跟老鼠的真假毫无关系。

科学家发现,不仅有形危险可以刺激扁桃体区,赌博结果对其也有很强的影响,赢钱的时候就更甚。越是赢钱,你的扁桃体区就越活跃。作为早期预警系统,扁桃体区的反应是够快的了,问题是它不能分辨危险的真假。科学家认为这是物竞天择的结果:我们祖先的首要需求是快速反应,然后才是分辨危险的真假。打个比方:扁桃体区只要能足够快地使他们爬上大树躲避一头狮子就好了,至于上树后他们发现所谓“狮子”不过是一团杂草卷过,上树的反应也并不对其造成伤害。然而对于赌客,这个“不辨真假”的机制,却因为在赌场短暂赢钱的假象而激发错误的行为,为陷入赌场埋下了伏笔,结果就跟忽视危险一样糟糕……更何况要辨别在赌场短暂赢钱是真像还是假象比辨别老鼠的真假要难不知多少倍。人作为一个物种,几乎整个进化过程都以打猎和采集为生,小群聚居,追逐野兽,种植作物,寻找配偶,躲避猛兽,未雨绸缪,寻找庇护之所。相应地,人脑的进化也围绕这些任务展开,最终它变成一台超级机器,能以闪电般的速度应付诸如辨别短期趋势或激发感情反应这样的事情;同时却对辨别长期趋势或同时关注多个方面问题力不从心。前额叶皮质——大脑的CEO,它负责完成高层决策。前额叶皮质作为大脑的CEO,其作用在于使我们能以记忆方式储存各种事件,并从中归纳具有普遍意义的结论,用于预测我们的行动后果以及对比今昔经验,以此作出更加合理的判断。本来,有前额叶皮质作为大脑的CEO,人们早就总结出了“久赌必输”这个规律,按理不应该还有那么多人陷入赌场陷阱才对。但其他人和赌客本人在赌场赢钱的时刻具有太强的刺激作用,这就恰好击中了人们的软肋,让赌客看到的往往是目前短暂的收益,而忽略了这不过是一个短暂的假象。要想抵御赌场的诱惑,惟一的办法在于牢记长期结果的重要性。但也不是不能预测,不能赌,科学早已经解决了赌博中的预测问题,如何科学地预测,科学地赌?这是本书的后面将要详尽地涉及到的问题。

二 心理强化机制

在日常有规律的生活中,人们有时会觉得生活枯燥,需要寻找点刺激,而赌就有强烈的刺激性。它能使人神经振奋,意志集中,暂时望却一切忧伤、烦恼和疲劳,有人能不停地赌上几天几夜,任何努力工作的人,却少有这种记录,赌博似乎有一种魔力。

赌博是一个复杂的现象,多数人对它的认识还停留在感性阶段,此外,一些心理因素对人们的嗜赌爱好也起了相当的作用。从表面看来,至少在某个相当长的时间内赌规是不变的,赌场似乎处于被动的地位,而赌客可以自由发挥,采取各种各样的策略,赌客似乎比赌场更主动,而且赌客赢了立刻就可以兑现,很多人就以为赌博是求财的一种简便方法。

人们喜欢赌,也因为赌场的赌规只有那么一点点不公平,就往往把这个一点点忽略掉了。当然,如果仅仅只赌一次,或者是有限的几次,这样认为并没有多大的错误,但如果是长期赌下去,虽然赌客可以把这个一点点忽略掉,可赌场却从来不忽略。事实上,对赌博这样的事情,下一次注、几次注往往不过是事情的开头,只是万里赌途的第一步。走得越远,大数定律的作用就越明显,而对多数赌客来说,却是只见赌规不见大数定律。一个不把这个一点点放在眼里,一个要靠这个一点点生存,赌场就这么顺理成章地风光着。有人也许会说,我每天只玩一会儿,大数定律就不会起作用了吧。随机试验的规律是通过大数定律的形式表现出来,与随机事件之间发生的间隔没有任何关系,赌博也是一种随机试验,所有进赌场赌的人都在进行这种试验。今天赌一会儿,改天接着再赌,和某一天赌更长的时间并没有本质的分别,哪怕一天只赌那么几次,只要一直赌下去,负收益率时的“久赌必输”这个大数定律的作用就会日益显现出来。

曾经听人说过:“莫斯科是一个留人的地方,挣到钱的还想挣得更多,没挣到钱的也不甘心,他们留下来等待机会,因此大家就都留在了莫斯科。”做生意有赔有赚,挣钱的事例鼓舞人们钻研生意经,不知赌场的魅力是不是因为赌博也类似地表现为有输有赢呢?做生意需要的是精明(当然管理大型企业这种大生意需要的是大知识),在金钱利益的争夺中就更是这样,但也有例外,在赌博这种最直接的金钱争夺来中,起主导作用的是知识,精明让位于知识,在赌博上精明所导致的行为往往不符合知识的要求。

没有人不希望赢钱,去赌场纯粹就是为了娱乐的人应该不是太多,赌场就好像是一个可以轻松发财的场所。但似乎有一个难以理解的现象,很多赌客输了九场,可以很快忘却,却一直记忆着赢过一场的威风,他们谈起这种风光的时候,眉飞色舞,手舞足蹈,期望着威风再现,不仅如此,即使是在一场赌博中,很多赌客在把身上的钱输光的时候,如果在该次赌博中曾经有某个时刻赢过某个数量的钱,他们也会对这个赢钱的时刻印象深刻,并因为有过这个时刻而十分后悔:要是在这个赢了的时候就走该多好啊,下一次我一定要控制好自己。似乎赢赌场就有了希望,并暗暗为下一次积蓄力量。很多人,甚至包括不少不赌的人都认为:不管怎样赌,只要做到见好就收,就能赢赌场。当然,见到这个好自然可以收,但有利于庄家的赌规使得在更多的时候见不到这个好,又如何收得住呢!见好就收是人们对赌博过程的一种错误感觉。

人天生有一种不服输的赌性,这种不服输的赌性根源于赌博中不仅有输还有赢,不可否认,赌博的确是由输赢组成的,但其中的赢却会使人形成一种能够赢赌场的心理效应,从而认为输是暂时的,你的本事(当然是错觉)会帮你最终赢回来。这实际上是一种自我暗示的心理强化机制,放大了赢的作用,是对表现为输输赢赢的赌博一种失真的反映。

不是每个人的人生都总是春风得意,免不了情场失意、官场失意、生意场失意、股场失意等等,一句话,与名利场有关的这种失意那种失意、这种不满足那种不满足可能使他们期望通过赌博的方式得到转移。赌博,不知是个什么东西,不知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就会染让它。

博智《打败庄家-久赌必赢-赌场里的数学 》目录: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分享到:

相关资讯:

娱乐场推荐
旋乐吧 必威 吉祥坊 爱赢娱乐 大发 Vwin 优德 万象城 88娱乐城 伟德亚洲 博九网 太阳城 壹贰博 tgobet 金赞 BETVICTOR伟德 678娱乐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