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玩家技巧交流 我的赌场密码-让知识为自己服务

我的赌场密码-让知识为自己服务

国赌麻将培养了多少赌博人才!为何没听说他们中有谁在国际赌场上呼风唤雨的?打麻将三个打一个稳赢,一个打三个包输,而赌场里的荷官一人对付五个六个甚至更多的人也能稳操胜券,原因何在?打麻将是娱乐性赌博,属概率决策的范畴;概率决策说穿了其实就是简单直观的数量决策,输赢与赌博者个人水平有关,可以临场应变,随机发挥,诸如聪明、机灵、心机之类都有了用武之地;在参与的各方水平完全相同这种理想状态下,娱乐性赌博是公平的“久赌无输赢”。而赌场里的赌博是盈利性赌博,属收益率决策的范畴,它用不公平的赌场“久赌必赢”和赌客“久赌必输”取代了娱乐性赌博的“久赌无输赢”,输赢已经几乎不再取决于赌博者的水平,临场发挥毫无意义,所有现场表现出来的聪明、机灵和心机都只不过是一种愚昧的展示,赌场事实上成了一个表演愚昧的大舞台,只要有钱任何人都可以上去表演,不过表演者必须为自己的愚昧表演付费,而且这个费用实际上正比于演出的时间。
 
盈利性赌博其实是用知识设置的圈套,它利用了愚昧者的无知。只要是赌盲,上当的可能性就非常大。而且这个圈套的知识含量十足,唯有理性思维才能识别,用眼睛根本看不出来,所以一旦“钻”进这个无形的圈套,仅凭自己的力量很难再“钻”出来。

赌性是不确定条件下的一种趋利性。正如可以通过人的行为来观察人性,我们也可以通过赌博行为来观察赌性。在人为的、可以不断重复的赌博中,赌性通常表现为人们对利益(通常是金钱)得失的感觉、估计或判断,有时甚至是一种方法,如注码法,一般具有盲目和非理性的特点。

赌博的胜负是由赌博者及其对手的水平的相对高低决定的。不管什么样的赌博,为使自己的胜利比较有把握,都应该和水平比自己低,至少不高于自己的人对赌。打麻将我们正是这样做的。

赌场里的情形又是怎样的呢?荷官作为赌场的代理不折不扣地按赌规执行,正是赌规反映了荷官的水平。而赌规后面隐藏的知识虽不高深却比较高级或高等,远非每一个人都能应用它去解决赌博中遇到的实际问题。因此有人可能赌了一辈子也没闹明白赌场是怎样赢钱的,用的是什么方法,因而他们在赌场使用的方法千奇百怪,体现出了低级、原始和愚昧。愚昧和知识的对战,当然是知识取胜。

赌博是知识,而且根源于最容易辨别是非的数学。但由于人们从来不把赌博当知识看,在赌场面前却显得既迷惑又迷惘。而概率分析下的正确赌识使久赌必输从输输赢赢中凸现出来,即使赌盲也能看出来。这直接否定了赌场之类的盈利性赌博,与其几成水火不容之势。俗话说,“杀人的买卖有人干,赔钱的生意没人做”,没有人明知久赌必输还要赌,有的只是不知赌不懂赌的赌盲。

让我们谨记大数学家希尔伯特的一句话:“数学是我们时代有势力的科学,它不声不响地扩大它所征服的领域;那种不用数学为自己服务的人将会发现数学被别人用来反对他自己。

 

分享到:

相关资讯:

娱乐场推荐
旋乐吧 必威 吉祥坊 爱赢娱乐 大发 Vwin 优德 万象城 88娱乐城 伟德亚洲 博九网 太阳城 壹贰博 tgobet 金赞 BETVICTOR伟德 678娱乐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