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体育博彩技巧漫谈 欧洲赔率从入门到精通4:精髓

欧洲赔率从入门到精通4:精髓

赔率的基本运算;LOTA的意义及局限

(1)理论之于博彩

在伽利略从比萨斜塔抛下两个重量不等的铁球之前,世人都以为越重的物体下落越快。如果人类不知道声音的本质是振动,留声机和电话就不会出现。假若人们还在笃信地心说,就无法企望航天飞船和火星探索。没有麦克斯韦的电磁理论,现代移动通讯只能是遥不可及的梦想。

西方在人类文明史上的成就揭示了科学和理论研究的重大意义。对比之下,中国虽然早有引以为傲的四大发明,却终因科技的落后而受制于人。东方的思维模式偏于感性,数千年文明积累的经验和发现无法转化成先进的生产力和强盛的国力,很大程度失之于不能充分地把经验和感知上升到理论和知识体系。

无独有偶,博彩风气盎然的中国长期以来也缺乏对博彩理论的研究。相当多数的投注者把博彩更多地看作“赌”,把输赢归结于运气,而一些相对成功的玩家则懂得从失败中吸取教训,从成功中总结规律——但很大程度上仍然是粗疏的、简单经验的归纳积累,远没有上升到理论和数字的高度。在凭简单经验评估球队实力和根据赛前消息做出判断的方法逐渐动摇之后,很多人笃信从亚洲盘盘口和水位的升降能直接预见最后的输赢,还有人通过大量的赔率统计得出某些赔率组合和赛果的联系,等等。应该说后面这些对赔率和盘口的分析方法或多或少具备成功案例,但由于缺乏更深入的理论基础而无法真正提升方法,或无法明确方法的适用条件。“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一种方法最终会被变化多端的现实应用所淘汰。面对浩瀚的数据、多变的结果,一些人经验越来越多,也越来越无所适从。古代先民总结了大量的天气和季节变化的经验,但只有到现代天文和气象学对行星运动和天气变化的原理做出严谨的理论阐述,以往的种种经验和现象都能够用科学的理论来解释和验证之后,天气预报学才真正诞生。对博彩而言,对表面经验做出深层的剖析和整理,找出变化和输赢现象背后的理论依据,将有助于鉴别现有经验和传统方法里存在的问题,客观和清醒地认识博彩游戏的本质和所应采取的策略,并有助于树立自信和发现正确的方法。

(2)演算赔率

尽管有着商业化的包装,LOTA首先体现了从理论上以数学方法研究博彩现象的诉求,其主要的切入点选择了赔率。

现代博彩业发端成长于西方,历经一百多年,建立起从形式到内容都十分严谨的行业体系。面对形形色色的博彩项目和瞬息万变的投注,足彩公司长期高效而稳定地运作,至少有赖于一种物质基础——赔率。作为足彩公司和玩家唯一的交互接口,赔率在博彩游戏中扮演了独一无二且至关重要的角色,它既是游戏中玩家的唯一入口,也是足彩公司面对市场的窗口和控制盈利和风险的工具。赔率无疑是博彩游戏中的焦点,自然也是博彩理论研究无法回避的课题。

确认了研究方向,接下来的问题是手段或方法。归纳法是很多情况下普遍适用且容易实施的方法,缺点是对于多种因素交织的复杂局面难以总结出有效的具有理论价值的规律,与此同时博彩行业的一个特殊性带来启发——作为行业和游戏主体之一的足彩公司,其制定赔率的专业性和科学性说明赔率相关理论高度成熟和完善,而作为游戏另一方的玩家群体却被足彩公司的技术壁垒远远隔离于赔率理论之外,前者似乎安于这种明显的弱势而对足彩公司掌握的理论望而却步,很少有别的领域其技术或理论的先进性和社会普遍认知水平差距如此之大——为什么玩家不试图去直接掌握这个现成存在并高度完善的理论,却往往对获得这样一个机会轻易说不可能?换句话说,对赔率问题的研究,抛开对足彩公司现成赔率的归纳,还应该有更明智的选择,就是直接研究赔率生成及其变化的原理,从足彩公司赔率的内部或核心来捕捉可能出现的异常和经过表面掩饰的意图。演绎赔率由于更深入问题的本质,较之于归纳法应该具有更高的理论价值,其更强的实战意义也将在后文阐述。

然而,试图以数学来演绎赔率的方法首先遭遇了这样的质疑:足彩公司的赔率是根据受注情况而定,或者根据足彩公司预期的投注倾向而定,没有严格依据,赔率未必反映了足彩公司对于比赛的看法或倾向,因而研究赔率的生成没有实用价值。更有观点认为赔率完全有赖于足彩公司的深厚行业资源,外人根本无法奢望能建立起足够准确的赔率体系,用来和足彩公司的赔率比较。这类听上去似是而非的观点其实缺乏事实依据,没有运用统计等数学方法研究过博彩课题的人,往往容易轻信种种缺乏理论基础的所谓“实战经验”,并在反复的失败中最终形成博彩的“不可知论”和“运气论”,而另一些人具备分析的知识基础,却没有合理运用知识做出研究就轻下悲观的结论,也是博彩界一个普遍的现象。总之,人云亦云而不亲自求证,是博彩研究遭遇抵触和怀疑的一大主因。本文后面不断展开的LOTA理论和实战介绍,会用事实来证明赔率生成的可行性和实用性。

(3)实力评估

谈到演算赔率,一个不能回避的问题是:怎样量化各种数据?换句话说,足彩公司和赔率研究者如何才能将诸如球队实力、状态、打法、阵容、战意、天气、裁判、场地、投注倾向等种种不可尽数的因素,归结为赔率?科学的解决方法之一,是自然科学研究中屡试不爽的理想化模型——可以把上述因素中最重要的、可以量化的因素提炼出来,先搭建起某种“理想赔率”。这一优先提炼出来的因素,正是球队实力。

要评估一辆车的速度,严格来讲固然和车况、风速、路面、驾驶者、乃至车身风阻系数、汽油型号、轮胎等等有关,但更多的情况下人们会首先考虑这部车的引擎性能,因为这才是最关键的、占绝对重要地位的因素——重要到在通常情况下可以忽略其他因素的地步。球队的实力对于比赛战绩的重要性也是如此。

竞技体育的本质是实力竞争,各项运动和比赛中都有自己的排名或积分体系,从数学角度看来就是一种实力模型。不过,现行多种体育项目的积分模型都有一些明显缺陷,最常见的足球联赛积分榜只是粗略划分了三种情况,赢3分平1分输0分,但无法体现1比0和5比0两个3分之间的区别,忽略了更为细致和本质的得失球因素。另一类以FIFA和ATP排名为代表的积分排名规则是以参赛次数、级别以及所获名次来加权累计分数,往往过于强调“荣誉”的权重,其排名很难及时响应真实的实力变化,例如在UEFA全球俱乐部排名里,西班牙的皇家马德里凭借欧联赛事的出色历史成绩长期高居榜首,波图在取得一次欧洲冠军后大幅跃居前列而长久不退,实际上两队在近一个赛季实力均明显下滑。因此这样的排名某种意义上只能看作“荣誉榜”,而不能作为评估真实实力的精确参照。

研究和实验表明,对体育项目的实力评估应当基于更底层的数据,对球类项目来说没有比得失球更合适的数据,因为它通常是决定输赢结果和取胜幅度的直观和本质的因素,而且容易采集历史样本。LOTA首先建立了以得失球来表述的实力公式,遵循鼓励进攻的法则,LOTA强调了进球对实力的贡献,认为1比1的实力意义要高于0比0,而且按对手实力乃至主客场和联赛水平的不同,对一段时间内的每场比赛作出实力表现修正。此外,LOTA采用的算法尽量消除了样本失真(例如球队往绩包含了假球)造成的影响。最后,在考虑时间衰减因素的情况下,以球队近况对实力再次作出修正。这样得到的球队实力值,通过和现行积分榜的对比,以及后文将提到的和足彩公司赔率实力差对比,均得到相当吻合的结果,基本证明了这套模型算法的合理性,一种新的实力评估体系得以建立。

(4)理论和实战的标尺

LOTA实力在联赛排行榜上的作用不是研究的目的,它的使命是推演球队交战结果的概率。

足球比赛的结果由双方的入球数决定,根据一些在这个领域公认有效的统计算法,例如POSSION分布理论上从球队的平均入球能够推算出该队入x=0,1,2,…,N球的概率,进而计算出球队输赢平的概率。这个并不复杂的算式里,核心问题在于平均入球 λ 的获取,考虑到现实中的足球是一项攻守兼备的运动,仅仅用入球数来代入并不严谨,应该代之以综合反映球队得失球能力的参数——LOTA实力。LOTA实力很大程度上决定了赛果概率的准确度。

既然构建新实力评估体系的初衷是为了演算比赛的赔率,为检验实力结果的准确性,很自然地选取足彩公司开出的赔率作为首选参照。现以英格兰超级联赛2005年1月第21轮比赛来作一番对比,可以看出,上表中LOTA赔率与欧洲平均赔率总体吻合较好,而且两者一定程度下的偏离显得颇有规律:欧洲平均赔率(可看作足彩公司开盘的代表)数值低于LOTA赔率的一方基本上都能胜出,10场比赛中除两场(热刺VS爱华顿,保顿VS西布朗)外都符合这个规律,而更大范围的试验也取得了相近比例的结果,这种赔率偏离和赛果之间的联系在下文引申出LOTA的重要分析原理——赔率的利润倾向判别,意味着LOTA理论推导结果和实际开盘的适度偏离不仅有规律和可以解释,更可加以利用来实现LOTA标盘对赛果的预测。

事实显示,LOTA的实力和赔率生成算法具有相当高的可行性,是本章第二节中提到的“赔率不可知论”的一个有力的反证。

更重要的意义在于,本章第三节确立的“以实力为主建立赔率”的建模方法,能够得到如此高度吻合实际的结果,可以推论实力因素在比赛赔率中起到的作用是压倒性的,超出一般所想象的程度,反证其他被普遍认为可能对赔率产生较大影响的战意、阵容、状态、临场战术等等因素其实远非如此重要。这意味着足彩公司的开盘模型也是主要基于实力的,同样基于实力的LOTA赔率体系因而更具可比性和实用潜力。

显然,LOTA赔率明显忽略了球队实力以外的诸多因素,而这些因素几乎都是难以及时获取资料且难以量化的,但LOTA能够相当接近地反映实力因素及其影响的赛果概率,在概率和风险的局势判断中提供清晰量化的开盘标准,堪称玩家群体在理论研究和方法实践上的进步,并通过对足彩公司赔率的本质和开盘机理的揭露,必将进一步促进着理论和方法的深化。

从博彩实战的角度,

LOTA赔率犹如开启了足彩公司赔率的“后门”,一种新的赔率对比分析方法自然形成,以LOTA及其衍生的欧亚换算方法为标尺,用后文提到的技巧,玩家得以捕捉概率游戏里的“确定时机”。

补充说明--LOTA和它的赔率模型

MSO特辟这个理论和方法的园地,是一种远见卓识。博球在国内受足彩的推动,近年得到迅速发展,一个显著的市场特征是,同以往相比,玩家群体正向着在线化、知识化、理论化三个方向转变或者说发展。具体表现在从过去单凭经验和个人喜好下注,信料跟风下注,向目前的不断总结方法、学习技巧、重视理论、理智下注转变。MSO开辟这个园地,顺应并引导了这一潮流,在实战方法和理论研究两个层面上提供了交流提高的机会。

做为LOTA的研发者之一,写此文的目的,是纯粹从实力建模、赔率生成以及比赛预测算法的理论角度,和各位同好交流。希望言者和旁观者,都以学术的心态来关照。

一、LOTA的球队实力建模

毫无疑问,足球比赛预测的一个核心因素是球队实力。没有对实力的基本认识,分析预测就无从下手,但仅仅停留于粗疏的、经验化的实力评估,对于预测而言并不足够。

大多数玩家和主流媒体的基本面分析中,经常见到粗略的而不是数据化的实力评价,其中包括部分颇具水准的分析,有时会提及两队实力的合理差距——类似于“××让不起××一球”之类,这个差距通常也不是十分精确,而且其估算需要分析者具备较高的足球知识乃至博彩知识素养,不利于更多的人熟悉和掌握。

在试图建立一套科学的、严谨的球队实力模型的过程中,不难发现博彩公司的赔率和球队实力之间的密切关联,因此两者的结合研究,可以让实力模型得到更好的验证和不断修正,而且实力模型的不断精确,直接反作用于赔率比较的研究,对以赔率来预测比赛的方法而言,意义不言而喻。

资料表明,球队实力模型的构建并不是一个新课题,在数理统计学、运筹学的书籍和教科书中屡有提及,做为一个多次被拿到课堂和毕业生实习中讲述和研究的课题,国内和国际上有很多解决方案。

远的不说,最为人熟知的实力模型就是大家屡见不鲜的联赛积分排名表,这个看起来非常通俗的排名,不仅是决定联赛和杯赛锦标和降级的依据,而且成了最流行直观的球队实力评估数据,很多人在分析一个球队实力的时候,最先想到的就是它在排名表中的位置。

联赛排名诞生的初衷,当然是分出实力高下,强者居前,弱者靠后,在商业体育发达的今天,锦标和降级极大地关联着商业利益,因此这份表格的科学性至关重要。几年前,国际上将原本流行多年的赢球2分制积分规则修改为赢球3分制,表面的理由是鼓励进攻和赢得比赛,其实也有旧规则并不能充分区分实力差距的深层原因。大家可以自己换算一下以往的赛季,如果改成2分制,各国联赛的排名情况,对比就知道新规则的进步。

但约定俗成,未必就是真理。联赛积分制做为一种简便易行的实力排行法,并不是一个十分科学的实力模型。举个简单的例子,A队同B队的比赛打成1:0,A队得3分,C队同D队打成4:0,C队也得3分,A和C的积分相等,但表现出来的实力或者说状态却大不相同。因此,积分制建模尽管能在一定程度上反映球队的实力差距,却未能充分体现这一差距,因而这种规则建立的实力排名不够精确。

彩诞生以来,关于实力模型的探讨并不多见,广泛见诸于媒体的多是各种预测模型——

以下是引用:

解剖足彩的三种权威数学模型

在西方,成规模的博彩业已经有了200多年的历史,涌现出了许多建立在严格的数学统计基础上竞技比赛结果的预测方法,根据我们掌握的资料,有三种权威的预测方法目前被广泛地应用于预测足球比赛的胜负平结果,有一些专家甚至声称,欧洲几乎所有的博彩公司都在这三种预测方法的基础上建立起数学模型,从而决定本公司在一场足球比赛以前开出怎样的初始赔率。

这三种被广泛应用的权威预测方法是:一、埃罗(ELO)预测法;二、进球率比较预测法;三、最近六场战绩比较预测法。

一、 埃罗预测法:

是美国物理学家Aroad Elo博士创立的,Elo博士最早将这套方法用于预测国际象棋的比赛结果。他在自己的《棋分高下:过去和现在》一书中对该方法作了详细说明,通过对1500场英超比赛的研究,杰奎斯·布莱克对Elo预测法进行了不懈地改进,现已经被广泛应用足球赛事中。Elo预测法的改进模型是通过研究主客场球队在比赛前的积分情况来预测胜负的,Elo预测法的预测回归方程式为:

主场球队取胜的可能性 =44.8%+(0.53%乘以两队积分差)

客场球队的获胜可能性=24.5%+(两队积分差乘以0.39%)

二、 进球率预测法:

1990年,大卫·杰克逊和K.R.莫舍斯基在国际博彩会议上发表了论文--《比赛中的指数博彩》,第一次提出了以平均每场比赛进球率作为预测一只球队下一次比赛成绩的数学模型。运用这一方法预测英格兰超级联赛和意大利甲级联赛结果是准确率最高的。简单地说:进球率预测法有四个原则:

1. 当参赛双方的平均进球率之差为0.30(不含0.30)以上时平均进球率高的球队胜;

2. 当参赛双方的平均进球率之差为0.10以上至0.30(含0.30)时,若主场球队的平均进球率高,则主场球队胜;

3. 当参赛双方平均进球率之差为0.10以上至0.30(含0.30)时,若主场球队平均进球率低于客场球队的平均进球率,则主场球队胜或平。

4. 当参赛双方平均进球率之差为0.10(含0.10)以下时,主场球队胜或平。

三、 六场预测法:

这种预测方法最早是英国报纸提供给彩民的简单的预测方法,经过有心人的改进,六场预测法的预测准确率不断提高,改进后的预测方法也有六个原则:

  • 1. 当对赛的两队最近六场积分差为6或6以上时,最近六场积分高的球队胜;
  • 2. 当对赛的两队最近六场积分差为5时,若主场球队最近六场积分高,则主场球队胜;若主场球队最近六场积分低,则主场球队胜或平;
  • 3. 当对赛的两队最近六场积分差为2~4时,则最近六场积分高的球队胜。
  • 4. 当对赛的两队最近六场积分差为1或0时,则主场球队胜或平。

综合运用上述三种权威的方法,加上网友个人的心得,辅之对赔率变动的关注和比较,以及球队心理(比如保级球队往往急于摆脱困境,中游球队容易不思进取等等),加上及时掌握比赛当天的天气情况,投注足彩,你是否已胸有成竹?

从统计学的观点来看,运用这些数学模型来预测足彩并做出响应的投注决定,虽然不能保证你每次都可以中奖,但你可以做出成本最新(用最少的资金购买彩票)、中奖概率最大的投注组合。---引用完毕。

上文中的第三种方法——六场预测法,由于主要依赖积分这一原始数据,未免过于简单。

第一种方法ELO采用回归方程的手段力求精确,但依然使用了积分——这种不够精确的原始数据,况且实际检验一下就知道,这个方法得出的结果,和博彩公司赔率反映的赛果概率,偏差比较大。

第二种方法同样显得粗糙,一种类似于统计规律的结论,很难想象能够应对复杂的、有着众多因素影响的足球比赛。

三种方法的最大共同点,是试图用简洁的公式直接找到胜负的答案,因而不可避免地简单规定球队实力,并在这种实力和赛果之间建立了固定联系,本质上讲,是一种实力决定论——注意,做为基础的实力还不一定是精确的。引文中的“专家之言”,也许是媒体代言,难以想象博彩公司会用这样的模型去分析一场比赛,进而设计开盘。

可以武断地说,试图在实力和赛果之间建立简单的对应关系,对预测模型建立者来说,是一种方向性错误。足球并不总是靠实力说话。即使在实力完全决定赛果的理想情况下,赛果也服从某种概率分布,这是足球比赛固有的随机性决定的。当然任何时候,实力都是赛果分析过程中用到的一个重要因素,在解决如何运用实力因素之前,更重要的是建立可以度量的精确的实力值模型。而这正是MSO的LOTA的追求目标,并且目前已经基本得到实现。

3、LOTA赔率的计算方法(POSSION模型——泊松分布公式)

泊松分布公式是统计学里的一个经典理论,LOTA赔率(此处为LOTA概率)遵循这个公式:
泊松分布公式(此处略,有兴趣的朋友可查阅统计学书籍)表明,在时间T内,平均计数为n时,计数为n出现概率。当n较大时,用泊松分布计算误差较困难,只要n>10以上,可用高斯分布代替泊松分布。

根据泊松分布和高斯分布看出,测量时间愈长,总的计数愈大,计数率的相对误差愈小。应当说明,公式在无限多次测量地基础上得到的,实际上我们无法也没必要办到,因此将一次测量值作为平均值处理。同时在评定测量结果不确定度时,也将在上述几个公式的基础上进行计算。

而LOTA赔率的得出,正是基于此公式。

lota的实质

(1)lota的实质

lota的体现形式是:将同一足彩公司的标盘和亚盘,转换成可比较的概率,进行对比。那么这个对比的实质是什么?个人认为:在本质上,股市与博彩是一样的,股价和赔率,归根结底,都是一种由现金流决定的。是一种供求关系的平衡点。

股市分析中,最基本的理论,莫过于移动平均线理论。

lota的实质,就是移动平均线理论!

标盘比亚盘更早开出,更早受注,更稳定,体现的是一种比较长期的移动平均线。

亚盘开出时间晚,受注时间集中,体现的是一种比较短期的移动平均线。

(2)移动平均线

移动平均线(MA)是以道·琼斯的"平均成本概念"为理论基础,采用统计学中"移动平均"的原理,将一段时期内的股票价格平均值连成曲线,用来显示股价的历史波动情况,进而反映股价指数未来发展趋势的技术分析方法。它是道氏理论的形象化表述。

移动平均线依计算周期分为短期(如5日、10日)、中期(如30日)和长期(如60日、120日)移动平均线。

移动平均线依算法分为算术移动平均线、线型加权移动平均线、阶梯形移动平均线、平滑移动平均线等多种,最为常用的是下面介绍的算术移动平均线。

【计算方法】

MA = (C1+C2+C3+……+Cn)/n

C为每日收盘价。

n为计算周期。一般n定为5,10,30,60

最常用的是五日、十日和三十日的移动平均线。

移动平均线通常与股价线一同使用。

触类旁通观LOTA

一、lota的实质

lota的体现形式是:将同一博彩公司的标盘和亚盘,转换成可比较的概率,进行对比。

那么这个对比的实质是什么?

在涉足波海之前,本人曾经有多年的股市实战经验,个人认为:在本质上,股市与博彩是一样的,股价和赔率,归根结底,都是一种由现金流决定的,是一种供求关系的平衡点。

股市分析中,最基本的理论,莫过于移动平均线理论。

lota的实质,就是移动平均线理论!

标盘比亚盘更早开出,更早受注,更稳定,体现的是一种比较长期的移动平均线。

亚盘开出时间晚,受注时间集中,体现的是一种比较短期的移动平均线。

二、移动平均线

移动平均线(MA)是以道•琼斯的"平均成本概念"为理论基础,采用统计学中"移动平均"的原理,将一段时期内的股票价格平均值连成曲线,用来显示股价的历史波动情况,进而反映股价指数未来发展趋势的技术分析方法。它是道氏理论的形象化表述。

移动平均线依计算周期分为短期(如5日、10日)、中期(如30日) 和长期(如60日、120日)移动平均线。

移动平均线依算法分为算术移动平均线、线型加权移动平均线、阶梯形移动平均线、平滑移动平均线等多种,最为常用的是下面介绍的算术移动平均线。

【计算方法】

MA = (C1+C2+C3+……+Cn)/n

C为每日收盘价。

n为计算周期。一般n定为5,10,30,60

最常用的是五日、十日和三十日的移动平均线。

移动平均线通常与股价线一同使用。

记得不圆大师曾经说过:盘口的变化,其实是一条平滑的曲线,你看到的在某个时间点的变化,那只是一个表象,其实变化在此之前已经开始了

窃以为大师的这段话,直中精髓!可以看到,在旧lota中,标盘亚盘都是平滑的曲线,但新lota却变成了高高低低的阶梯,我认为,这是理念的一个倒退。因为在旧lota中,我经常看到,跌破标盘线的亚盘线,欲振乏力,在反弹到标盘线时,立刻遇阻回落,和股市中的典型移动平均线图形,何其相似啊!

三、运用葛兰碧八大法则判断lota

葛兰碧的移动平均线八大买卖法则,是股市移动平均线的基础理论,对股价的涨跌有着非凡的指导意义

在实战中,我也发现了,八大法则对lota同样具备指导意义

【葛兰碧八大法则】

买进信号:

1、当平均线从下降逐渐转为盘局或上升,而价格从平均线下方突破平均线,为买进信号。

2、当价格虽跌破平均线,但又立刻回升到平均线上,此时平均线仍然保持上升势态,还为买进信号。

3、当价格趋势线走在平均线上,价格下跌并未跌破平均线并且立刻反转上升,亦是买进信号。

4、当价格突然暴跌,跌破平均线,且远离平均线,则有可能反弹上升,亦为买进信号。

卖出信号:

1、当平均线从上升逐渐转为盘局或下跌,而价格向下跌破平均线,为卖出信号。

2、当价格虽然向上突破平均线,但又立刻回跌至平均线以下,此时平均线仍然保持持续下跌势态,还为卖出信号。

3、当价格趋势线走在平均线下,价格上升却并未突破平均线且立刻反转下跌,亦是卖出信号。

4、当价格突然暴涨,突破平均线,且远离平均线,则有可能反弹回跌,亦为卖出信号。

买入大约等同于上盘,卖出大约等同于下盘。

四、个人认为的lota未来的方向

按照个人的观察,lota已经将中心转移到以实力差为基础的研究方向上。

对于实力差,个人有如下的几点疑问:

lota的实力差,采用得失球数实力模型,融合静态实力和动态实力计算出球队实力差,并以此为基础,计算出公平赔率,与主流欧赔进行对比。lota的实力差计算方法是精准和科学的,并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准确。

但是我认为,有2个问题是lota难以解决的:

一、博彩公司的存在,抑制了强队的实力,这个“抑制指数”,在每一场相信都是不一样的,他受到很多复杂的投注心理所影响,这是纯粹的数据所无法应付的。

随着投注心理的慢慢演化,现在的注码分布更复杂,欧亚矛盾更突出,偏离实力数据开盘比以往明显增多,对比开盘的方法,将是越来越行不通的。这也是新lota状态起伏严重的原因之一吧。

二、更重要的是,博彩公司的开盘,是一种在对赛果高度清晰的状况下开的盘。在这种情况下,博彩公司运用各种变盘和消息发布,来左右闲家的投注,达到利润最大化目的。

正诱与反诱,在一线之间,上盘与下盘,在一念之间

动态的赔率,不是静态的实力差所能应付的

实力盘的作用日趋于参考和分析开盘意图,精确的比较意义已经不是非常重要!因此,个人认为,用实力盘来补充lota,效果十分有限。

那么用什么来和lota进行互补?

旧lota的理念和方法,个人认为,已经是非常有效了,缺乏的,是一种与之相互补的技术指标。就如同股市上,以移动平均线指标,单独看大盘,是危险的,而是有多种与之配合的,行之有效的分析手段和技术指标。

150年的股市成熟技术,应该有lota可以移植的,有效的配合指标,本人的能力与精力,是无法完成这一构想的,因此,在此提出,希望抛砖引玉。

分享到:

相关资讯:

娱乐场推荐
旋乐吧 必威 吉祥坊 爱赢娱乐 大发 Vwin 优德 万象城 88娱乐城 伟德亚洲 博九网 太阳城 壹贰博 tgobet 金赞 BETVICTOR伟德 678娱乐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