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博彩行业新闻 开马彩不是开放赌博 香港赛马提供良好借鉴

开马彩不是开放赌博 香港赛马提供良好借鉴

开放马彩有没有危险,会不会成为变相的赌博,这是反对开放马彩的人士所持的最坚定的理由。但是看看香港蓬勃且成熟的马彩行业,相信反对的诸位就会打消他们心头萦绕的怀疑。

担心一:博彩是赌博(黄赌毒),败坏人性

在很多国人的观念里,博彩业就相当于是赌博,是一个人性败坏的表现。买点小彩票在他们的心目中也就相当于赌博,其危害不亚于黄赌毒。而我们国民之前所受的教育更是勤劳致富,至于博彩行当属于飞来横财,不属于我们国民从小到大接受的正确道德观之列。而从小学开始,在各种各样的课本里以及教育资料里可以看到,赌博都是一个对于单体个人抑或是整体社会都会造成极大危害的一项活动。

玩博彩,其实就是玩赌博。持这种观点人至今大有人在。但从社会发展角度来看,博彩业的兴盛是一个逐渐发展富强的社会必然的产物,人们在满足了基本的物质生活需要之后,自然在精神层面上要将有一个使用金钱的满足。而马彩等一系列的彩票事业的出炉,则是满足了人们这一精神层面的需求。

担心二:博彩放开,会造成社会不稳定

反对者担心的是,中国还没有建立起正规的成熟稳定的赛马职业比赛,此时先将马彩合法化,结果很难预料。这些反对者担心一旦博彩放开,会造就本来骨子里就爱赌的国人更加的爱赌,甚至会造成一些病态赌徒,从而引发社会的不稳定。

这些反对者认为,问题及病态赌博会对多方面造成影响,除了影响赌徒个人及家庭,也会影响整个社会乃至区域合作的关系。

我们现在社会因为高房价高物价带来的压力本来就足够大,而为了争更多的钱已经迫使很多人铤而走险,而国家一旦承认了博彩的合法地位,那么就更会助长“不法”获取钱财的不正之风,博彩也就是造成社会不稳定的主要因素。在某一些道德卫道士眼里,博彩的危险性就在于此。

对于这种疑问,我们只需反问一句:没有博彩,社会就能稳定的如平静的湖水了吗?放眼望望大街两旁那些高不可攀的住宅小区吧,那些“石屎森林”更会让人感到窒息。

担心三:开放跑马,等于意识形态上承认赌博

担心者认为,我国是一个明令禁止赌博的国家,如果开放跑马,等于在意识形态上承认了赌博的合法性。跑马的合法化必然导致更多的人沉溺其中,危害家庭、社会的稳定,浪费更大的社会成本。

但是,博彩业是不是赌博,相信这个问题在今天已经不是一个问题。我们现在进行的如火如荼的福彩、体彩以及足彩,在本质上和马彩都是相同的,只是各自关注的重点不同罢了。我们的福彩足彩发行了那么多年,也没有出现过哪几个因为买彩票而人性崩裂,搞得倾家荡产、家破人亡的,反而是那些玩地下彩赌球的人因为一掷千金而弄得妻离子散的,反而大有人在。

我们现在的博彩行业包括之前的福彩体彩足彩等,之前出现的种种彩民质疑结果的事件,根本原因就是因为没有相关的法律来制约博彩行业,造成在疑问和问题发生后,每个方面都不知道怎么去处理,如何去处理。长而久之,久而长之,自然博彩业的公信力就会逐日下降。

因为每个彩民都是拿自己的真金白银去投入博彩业,所以他们自然希望结果是合法且公正的。否则他们就觉得没有必要去拿自己的钱来交给一个不明的博彩机构,是人都有支配自己钱财的权力。所以,开放马彩必须要立法先行。

担心四:博彩成为洗钱的另外一种通道

博彩会不会助长洗钱的风潮蔓延,很多人都在担心。在经济的全球化和金融自由化的今天,博彩业的发展,无疑给洗钱活动带来了极大的便利性,跨国操作洗钱的方式毕竟在其他国家也有出现过。

但是,这会不会是一种大势的潮流呢?美国远程博彩协会最近发布了一份调查报告,结果显示一直被人们认为是事实的“网络博彩容易产生洗钱和为恐怖资金提供便利”这种说法纯属于无稽之谈。到目前为止,没有务行业能避免犯罪行为,也没有证据表明网络博彩行业要比其他的服务行业更容易受到操作洗钱和提供恐怖资金的罪犯的注意。

网络博彩行业有严格的制度来预防并察觉洗钱和提供恐怖资金,他们按照监管部门的要求进行操作并与政府部门合作。更何况,网络博彩并不是洗钱的最佳途径,因为每个用户都必须要提供身份证明;用户和博彩公司之间的资金往来都以电子形式存在;所有的下注都有记录。

借鉴:香港是如何防范的

所谓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在香港,赌马是一个成熟的博彩行业。他们是如何维护行业的规范性的呢?香港是法制比较完善的地区,香港的六合彩、马会是港英殖民时代由英女皇御准的,是拥有合法地位的。因为有法律承认的地位,所以赌马也必须接受法律的监督。

马会的收入由三部分组成,即:最主要的公众赌马投注款,运营盈余资金的投资回报,会员上缴的会费。最受关注的公众投注款的去向也是非常的公开且清楚,每年马会都要递交财政报告,说清楚款项的去向以及具体的数额。在香港,城市大型基础建设的投入很多是由香港马会的马会基金负担。

香港赛马会自1975年起捐助香港公益金,至今累积资助金额超过一亿八千万港元。香港马会于1986年捐赠一千万港元协助成立行政基金,为公益金提供固定收入,以支付部份行政费用。在香港回归之后,马会继而于1999年以三千五百万港元,购入及装修公益金现时的办事处,并以每年一港元象征式租金租予公益金,直接减低其行政支出,协助公益金达致将善款全数拨捐受惠机构的目标。

此外,自1993年开始,由于政府撤消收取娱乐税,马会遂将每年相等于娱乐税的款额拨捐公益金,至今总额逾九千七百万港元。

时至今日,赌马已经是香港市民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了。在当年谈及香港回归之后的变化时,邓小平就曾说过:马照跑,股照炒,舞照跳。把跑马放在第一位,足可见赌马在港人心目中的地位,赌马在香港能够坚挺屹立1个多世纪,靠的就是成熟的法律体系约束。

无规矩何以成方圆,要想让马彩健康有序的发展,从香港的经验可以得出一二。尽早营造负责任的博彩环境,建立负责任博彩守则,尤其是就隔离计划建立数据库,让各博彩公司均能从数据库中取得受隔离者的数据,令隔离政策可有效实施。

分享到:

相关资讯:

娱乐场推荐
旋乐吧 必威 吉祥坊 爱赢娱乐 大发 Vwin 优德 万象城 88娱乐城 伟德亚洲 博九网 太阳城 壹贰博 tgobet 金赞 BETVICTOR伟德 678娱乐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