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玩家技巧交流 博彩的“玩”与“用”——赌场密码

博彩的“玩”与“用”——赌场密码

博彩与概率理论有关,这谁也不否认,可至于它们究竟是怎样有关的,长期以来却一直是一笔糊涂账。

在《魔鬼辞典》里,博彩被定义为一种游戏,“通常是因为一时的手痒而引起,而结果往往是一世的后悔。”有没有更严谨、更一般的定义呢?

博彩,是一种在双方或多方之间按照预先确定的规则进行的游戏,其中每次游戏的结果都是随机的事先不能确定,并以金钱或其它物质的得失作为对游戏胜负方的奖惩。这就是笔者给出的答案。

要真正认识博彩,认清博彩,还须对博彩作进一步的细分:在赌搏各方的水平都完全相同这种理想状态下,如果没有任何一方占有任何优势,可称之为娱乐性博彩;如果有一方或多方制定了于己有利的赌规从而占有数学上的优势,则称之为赢利性博彩;如果有一方或多方通过某种非正当手段(如作弊出千等)占有规则之外的优势,则称之为欺诈性博彩。其中赢利性博彩和欺诈性博彩中制定规则或使手段的一方称为庄家。娱乐性博彩没有数学意义上的庄家,是一种完全公平的赌搏。

娱乐性博彩有一个对所有的参与者一视同仁的赌规,胜负趋势完全由博彩者的个人能力决定。所以,打麻将与水平更高的人赌会输,与水平更差的人赌能赢,故打麻将技不如人就应主动回避。

博彩者的个人能力体现为对概率的判断,判断越准确,赢的机会就越大。而概率判断其实就是数量判断,道理简单直观,故可以临场发挥;但由于实际应用所可能遇到的情形千变万化,无法也不需要事先完全把它弄清楚。

所以,娱乐性博彩难以找到最高的高手,它是竞争型的,关键看谁的反应更快,记忆力更好,经验更丰富等等。娱乐性博彩体现了一个“玩”字。

盈利性博彩有一个庄闲有别的赌规,并有利于做庄的一方,胜负趋势已经由规则决定,与博彩者的个人能力无关。所以参与盈利性博彩者只要站在有数学支持的庄家一方,就可以轻松取胜,与庄家和知识为敌那是愚昧的无知者才干的事情。

具体来说,盈利性博彩的胜负趋势可以用收益率直接表示。而收益率又和随机变量这个高度抽象的概念相联系,基本上无法做到通过临场发挥把它计算出来,只能而且可以事先弄清楚。

所以,盈利性博彩原则上是没有高手的,它是知识型的,关键看谁掌握了它和利用它。盈利性博彩体现了一个“用”字。怎么用?当然是用它来赚赌盲的钱,前提是要算好收益率。

赌场里的博彩就是赢利性博彩。因此,赌场里的实际情形是,赌场把什么都算好了,就等着客人来玩。轮盘、百家乐等赌戏就像是用输赢打造的玩具。不过,上不封顶的娱乐费用使得事实上没几个人能真正玩得起。

人们熟悉的是娱乐性博彩,对盈利性博彩却不了解,所以常常都把二者混为一谈。人们不仅说,玩麻将,玩牌,也说,玩二十一点,玩百家乐,玩轮盘……等等,他们不明白赌场里的博彩和打麻将已经完全不同,根本就是两回事。因此多少麻将高手到了赌场也毫无作为,和普通人一样输得稀里糊涂。

当然,赌场也会有计算不周的地方,发生在二十一点上的算牌故事就是这样,二十一点的算牌者正是通过对收益率更精细的计算击败了赌场。

博彩“玩”的观念已经深深地扎根于人们的脑海中。在许多与赌场,尤以是关于百家乐的出版物中,所反映出的水平与普通赌客其实不相上下,它的内容也离不开一个“玩”字。例如,在一套著名的百家乐系列书籍中,告诉人们如何利用牌性、牌流,以及投注的方向性、数量型和时间性来把握博彩的胜负,这无非是用貌似科学的牌性和牌流把赌客常用的注码法包装了一下。须知投注的方向性、数量型和时间性根本就和百家乐押庄闲的收益率无关。

不管是百家乐,还是二十一点的算牌,都是由于剩牌的概率模型起了变化从而导致了相应的收益率发生改变而产生的,算牌法就是通过近似简化的手段在剩牌的某个特征(通常是数量特征)和收益率之间建立起直接的联系,算牌归根结底是算收益率。例如,21点算牌的真数在形式上是平均到每副牌的大小牌的数量差,但本质上却是此时博彩的收益率。至于某种赌戏的算牌是否会算出正收益率这种根本性的变化,当然不是由谁张嘴说了就算;任何关于赌场的,与人们用眼睛所观察到的相反的结论,只有用确凿的数据做证据才能令人信服,也只有拿出了确凿的数据才可以相信。

输赢、庄闲这类东西是给愚昧者玩的,职业博彩者只按指示了博彩利益趋向的收益率行事。在百家乐的两种下注方式中,不管下庄还是下闲,绝大多数时候赌客都是负收益率,就算把电脑放在了赌桌上来进行精确的计算,也仅有大约万分之三的时候收益率为正数。确凿的证据表明,百家乐用数学的方法是赢不了的,除非用其它的方法。因此,只听说有谁在百家乐通过出千作弊赢赌场的,还没有听说有谁用正当的数学的方法赢赌场的。

百家乐就相当于一个只有庄闲两个号码的轮盘。普通轮盘赌场通过号码“0”来实现收益率优势,而百家乐赌场是通过概率和赔率值的联合作用来实现的。所以,百家乐的庄闲和轮盘上的红黑、大小、单双一样,只是可以下注的两个位置,它们不过是赌场用数学精心打造的两个陷阱。有人认为玩百家乐押庄不利押闲总有利,押闲不利押庄总有利是荒谬可笑的。

虽然数学能够严谨地证明玩百家乐是久赌必输的,但这与有人要私下继续对百家乐进行探索并不矛盾,更不排斥有人要得出有关的非常的结论。只是在公开宣布的时候,要拿出确凿的证据来。

玩百家乐不象打麻将一样有一个明确的可以比拼的对手,普通赌客就把无限变化的庄庄闲闲拿来当替罪羊,他们不知疲倦地“研究”毫无意义的庄闲排列变化。在他们眼里,庄闲是对立的,所以想方设法要把其中之一从中分离出来(不是完全也是某种程度上)。赌客熟知的注码法、投注法、这种缆那种缆就是典型的例子。

而在赌场和算牌者眼里,输赢或庄闲都是同一的,它们同一于赔率这个随机变量,收益率就是它的重要数字特征。有了收益率,输赢和庄闲的一切变化就尽在掌握之中。

不知赌不懂赌这不是谁的错,但不知赌不懂赌却偏要乱赌滥赌就有错了。兵法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兵法又云,知可以战与不可以战者胜。赌场如战场,当然是知可以赌与不可以赌者胜。知赌懂赌,进则可以久赌必赢,退则漫步赌场也能轻松自如,置身赌海也如履平川。归根结底,只有科学健康的赌识才能让您立于不败之地。

分享到:

相关资讯:

娱乐场推荐
旋乐吧 必威 吉祥坊 爱赢娱乐 大发 Vwin 优德 万象城 88娱乐城 伟德亚洲 博九网 太阳城 壹贰博 tgobet 金赞 BETVICTOR伟德 678娱乐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