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博彩行业新闻 武汉出现“反赌博机”联盟

武汉出现“反赌博机”联盟

八九个人为一个小组,负责某个相对固定的区域,工作之余,骑着电动车、自行车走街串巷查找赌博机窝点,确认窝点后再向武汉警方举报。

这是一双双躲在暗处监视赌博机、聚众赌博的眼睛,他们自发地彼此联系,相互配合,不定期对赌博窝点进行举报打击。他们,自称是“武汉反赌博机联盟”成员。

神秘来电勾勒联盟轮廓

一个月前,记者接到一条线索,张强先生给报社热线打来电话,自称是反赌博机联盟成员,称他发现了50多家赌博机点,约有200多台赌博机,并留下了一个手机号码。

记者按照号码回拨,发现手机是关机状态,只好发短信过去等待对方主动联系。一周后,一名男子深夜给记者打来电话,称是反赌博机联盟的一个行动组,负责洪山地区,并报出几个赌博机窝点所在地。记者将手机调至免提状态欲详细记录时,对方质问记者是否在录音,匆匆说了几句就挂断电话。

又是一个深夜,记者接到另一位自称小吴的男子电话。小吴告诉记者,他们团队在徐东大街和湖北大学后门一带发现有赌博机室又在营业,希望记者能联系警方查处。

组织松散专门打击赌博机

“我们是一个团队,按照区域来划分。”小吴介绍,自己可以说是一个行动小组的带头人。小组共有9个成员,大家非常团结。而张强是属于比自己更高一级的带头人,“他举报赌博机的时间更长,联系过的民警更多,举报后成功打掉的赌博机也更多”。

虽然同属一个团队,但不同行动小组之间的成员并不熟悉,彼此之间通过QQ群、手机号、公用电话联系,具体的行动互不干扰。小吴说,一个行动组之间的同伴联系就更紧密,有的负责侦查,有的负责望风,有的负责举报,“不是一个人就能筹划行动的。”

他们所说的行动就是举报赌博窝点。前期,他们会花时间四处转,找到可疑的点位,然后以赌徒的身份进去查看,“经常4、5个人一起出动,每个人带上一两百元,进去押一押分,小赌一把”。摸清情况后,小吴他们会退出来,视情况进行举报,有时候会直接拨打110,有时候会联系分局治安大队的民警,甚至还会直接找到市公安局治安处。不少时候,小吴他们还事先联系好媒体记者一同前往查处举报。

举报谨慎手机号码用完就丢

小吴颇有些自豪地告诉记者,他搞(打击)赌博机6年了,“经我举报销毁的赌博机有近2000台,查获了5个地下赌场”。

小吴说,他们就是要让赌博机室不得安生。只要打110举报,派出所警察必须要去查看,即使抓不到现行,也可以让赌博机室不舒坦。如果警方能成功打击一次,则至少可以让一个赌博机窝点消停十天半个月,“即使要再开,也要重新买机子,重新找地方,足以让他们少害很多人”。

小吴笑说,他们都知道,这种做法在赌博机室老板眼里无疑是“断他们的财路”,为了保护自己的安全,团队成员通常是隐身举报,用专门的电话号码联系、举报,手机号总是在换,一般一个号码不会用超过一个月,话费用完就丢。

“但是我们也不怕那些人,毕竟他们在明处,我们在暗处,而且,我们整个团队有100多人,真要发生冲突了也有人帮忙”。小吴说,团队成员一般采用交叉举报,举报的赌博机窝点都离自己住的地方较远。

曾经痴迷如今反成举报者

为何要形成一个团队来打击赌博机?小吴迟疑了一下,告诉记者,其实,反赌博机联盟的成员都曾经是参与过赌博的受害者。

“大家都曾经痴迷过赌博机,开始是小打小闹,但后来越输越多,也越陷越深。”小吴说,他自己就是深受其害,误了前途,后来恨上了赌博机,从而执着于反赌。和自己在一个行动小组的,有6个是曾经的大学同学,都是在读书期间被赌博机害了,有同伴甚至因赌离婚。

据小吴介绍,他曾经就读于友谊大道上某大学,学无线电专业,就是因为痴迷赌博机,学业都没有完成。“一开始就是几块钱,几十块钱,慢慢地把生活费都输进去了,自己边读书边打工赚的钱也都输了进去”,小吴说,玩赌博机,一百块钱兑一千分,一个晚上输几千块钱都很正常。由于玩赌博机,小吴累计输掉了7万元钱,而且由于被警方抓到治安处罚过,最后一年大学也没有读了,毕业证、学位证都没有拿到,前途被毁。

小吴越说越激动:“这些赌博机室开在学校周边太害人了。作为一个有过痛苦经历的人,看到这些学校附近的赌博机室就特别痛恨!”

执着反赌能打多少就打多少

交谈中,记者了解到,小吴从6年前就开始举报赌博机了,加入反赌博机联盟这个团队后,他更执着于举报,但是,从赌博到举报赌博,他似乎陷入了另一种痴迷。

小吴目前做着一份月收入千余元的工作,可每个月投入在反赌上的钱就占了收入的2/3。他说,除了基本的租房、生活,剩下的钱全部用来和赌博机“纠结”了,女朋友并不理解他的行为,和他分了手。


“觉得值得吗?”记者问,小吴沉默了一会儿说:“能打掉多少算多少吧,现在也想再打掉几个点后就换个工作,休息一阵,但又觉得看到这些赌博机开着不去举报不甘心。”小吴说,自己心中一直对赌博机有一种恨意,于是执着于举报赌博机和赌博窝点,一过就是6年,“我们团队还有搞了快10年的”。

聊完已近深夜12点,小吴说,晚上睡不着了,要骑着电动车再去找赌博机室,“我给自己下的任务就是争取打掉30台机子”。

之后,记者又收到过小吴发来的反映赌博机室地点的短信,至于张强曾和记者联系过的手机号码已经停机了。记者已经将他们提供的赌博机、赌博窝点的信息向武汉市公安局治安处反映,民警正在就这些情况进行调查。

分享到:

相关资讯:

娱乐场推荐
旋乐吧 必威 吉祥坊 爱赢娱乐 大发 Vwin 优德 万象城 88娱乐城 伟德亚洲 博九网 太阳城 壹贰博 tgobet 金赞 BETVICTOR伟德 678娱乐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