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博彩行业新闻 澳门博彩业巨头AERL贵宾厅业务的繁荣(一)

澳门博彩业巨头AERL贵宾厅业务的繁荣(一)

凭借针对内地日益增长的“豪客”生意,从事博彩业的澳门博彩AERL登上了纳斯达克,并且进入一轮高增长期。

在登陆纳斯达克4个半月之后,亚洲娱乐资源有限公司(简称AERL)董事局主席林文宝终于在11月22日敲响了开市钟声。AERL也交上了一份颇为不错的成绩单:在上市后的2010年三季度,AERL营业收入达到2,850万美元,同比增长105%;前9个月收入总共为8,390万美元,同比增长114%。

“一直以来,澳门的博彩推广业务都是以封闭的方式管理营运,外界对我们理解不多,还有很多误解。而上市证明这个行业也可以运作透明和管理现代化,登上大雅的营商殿堂。”林文宝是土生土长的澳门人,而把AERL推上纳斯达克的是这个城市的支柱产业-博彩。在遍布澳门的4,800多张赌桌中,AERL经营的25张赌桌只不过是其中的一个零头,但这25张赌桌却有望在今年换回超过1亿美元的收入和超过3,000万美元的利润。原因在于林文宝从事的是面向“豪客”的贵宾厅博彩推广业务。“我们主要针对那些每次本金在200万元(澳门元,下同)到2,000万元的客人。”林文宝说。

澳门的贵宾厅博彩产业链包括“牌主”、中介人、代理以及客人四个环节。其中“赌王”何鸿燊的澳博、永利、美高梅、银娱、新濠、威尼斯人等6家拥有博彩业牌照的牌主居于产业链的最上端,他们拥有娱乐厅等基础设施,并将其中的贵宾厅承包给中介人公司经营,再由代理人负责向各个贵宾厅引进客人。在澳门,中介人公司有168家,AERL正是其中之一,旗下拥有的三个贵宾厅分别位于银娱的星际酒店、美高梅酒店及威尼斯人酒店。

“成为一家好的贵宾厅博彩推广中介人,关键是看资本金和代理人。”AERL行政总裁梁硕鸿说。面积只有32.5平方公里的澳门是一个弹丸之地,绝大部分赌客来自于澳门之外,汇率与金融屏障导致赌客们并不会携带大量现金到澳门博彩,代理人因而有了一项必不可少的职责-向赌客贷款。而作为个体的代理人通常资本实力有限,因而中介人同样需要向代理人提供贷款。

要搞清博彩业的盈利模式首先要明白“转码数”这个概念。客人在贵宾厅博彩时,首先需要将本金兑换为“泥码”(又称“不可兑换筹码”),然后用泥码下注,而赢得的钱赌场则以另一种“现金码”支付,当赌客将泥码输光之后,需要将赢得的现金码重新兑换为泥码才能继续下注,这种兑换的泥码总数被称为转码数。“按照历史计算,一笔本金平均可以转码7-10次。”

梁硕鸿说,也就是说客人一笔1,000万本金会产生7,000万到1亿元的转码数。由于中介人与代理人的收益来自于对客人转码数的抽佣,而不是本金的抽佣。更强的资本能力也就意味着中介人通过代理人对客人的贷款可以用7-10倍的杠杆率撬动转码数,也就是说他们会获得7-10倍的佣金。“上市解决了我们的资本金问题,我们现在有1.3亿美元的资本金储备。”梁硕鸿说,在澳门盛行的百家乐游戏中,赌场历史净赢率(赌场赢钱数与转码数的比例)为3%,通常转码数的1.2%用于纳税,转码数的0.55%为赌场收益,1.25%为中介人佣金。而中介人则再将转码数的0.75%用于支付代理人佣金,0.05%用于固定开支,自己实际收益为转码数的0.45%。以客人一1,000万元的本金为例,如果按照平均8次转码计算会产生8,000万转码数,政府将从中获得96万元税收,赌场、中介人、代理人则分别获利44万元、36万元和60万元。

对中介人而言,代理人意味着客源。“大概有上千个代理人为我们服务,每个代理人至少有10个客人。”林文宝介绍说。

如何拉拢住更多的代理人,林文宝凭借的是自己在代理人圈子里的人脉。林文宝1989年在刚踏入博彩业时就是一个代理人,凭借在赌场门口帮客人换筹码抽佣开始一点点起家。1997年复活节,积攒了1,000万现金的林文宝迎来了两位香港豪客。通过香港律师行,林文宝发现对方资产惊人,因此放心贷款,在两个人输了1,800万澳门元后,他用自己的1,000万和借来的800万高利贷为其贷款。但亚洲金融危机不期而至,股市一落千丈,客人无法还钱,林文宝一下子走投无路。“800万高利贷每天利息就有5.6万。”林文宝虽然一度曾想一跑了之,但最终还是选择坚持。两个月后,幸运之神终于光顾了他,他在一个台湾豪客身上赚得了1,100万,“哇,当时感觉高兴死了!”现在的林文宝提起这件事眼神中依然满是光芒。林文宝做代理人最大的一笔生意是在1999年,两位客人在两个月间转码达到69亿,他因此赚到了5,000多万佣金。

分享到:

相关资讯:

娱乐场推荐
旋乐吧 必威 吉祥坊 爱赢娱乐 大发 Vwin 优德 万象城 88娱乐城 伟德亚洲 博九网 太阳城 壹贰博 tgobet 金赞 BETVICTOR伟德 678娱乐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