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博彩游戏百科texas-holdem 迷惑对手-瓦解一手牌的流程分析

迷惑对手-瓦解一手牌的流程分析

瓦解一手牌的流程意思是当你做了一些与你的对手所设想的呈相反的事。这经常可以刺激你的对手重新考虑一下自己手中的一手牌是否够强。虽然瓦解一手牌的流程可以达到多项目的,但最终的目的是要混淆你的对手。所以如果你认为混淆对手需要一个特殊的环境,那么请你先走把一手牌的流程瓦解。

正常的一手牌流程

忘记特别的牌局,只去考虑正常普通的牌局。让我们说说玩家甲、乙、丙三人顺序坐下。在翻牌时,玩家甲和乙过牌,丙押注,甲和乙跟注。在转牌时,甲和乙再次过牌,丙亦再次押注,这次可能只有一个或两个跟注。在河牌时,甲和乙或其中一个再次过牌,丙摊牌或押最后一注。

瓦解一手牌的流程

用瓦解的方法可以有效影响上述的整个过程。如果你是玩家甲,当玩家丙在翻牌下注后再次在转牌下注,你用过牌后加注的方法应对。你这样做破坏了这手牌的流程,而你的计划亦影响了玩家乙和丙。但要提醒你一句:你要谨慎地使用这项利器。如果你经常使用,它将失去作用。把它留待最适当的时机,去混淆震慑你的对手。

例子1
这个例子是从我上一赛季时发生的,并且很有效值得探讨。在翻牌前,一名观察力敏锐但大意的玩家跟注了第三位玩家的加注。这名第三位玩家是一名保守作风的人,当他在翻牌前加注,他总是由于手持很好的底牌。再者,他会以很传统典型的方式去处理这手牌。我在大盲注位置以78杂花跟注,那名大意的玩家在我们之间跟注。翻牌来了Q-5-6。我过牌,大意的玩家亦过牌,第三位的玩家押注(已预估)。我跟注,那名大意的玩家亦跟注(这或多或少也估计到了)。在转牌来了一张8,我立刻押注(没被估计的行动)。
我在此完全破坏了这手牌的流程。那名大意的玩家呆了一会然后盖牌。第三位玩家检查他的底牌然后快速地跟注(这暗示他在河牌圈中亦会跟注)。河牌来了一张2我过牌。他看来很困惑并过牌。我摊开我的一对8,他以AQ赢得了这个彩池。
当我输掉了这个彩池,我用破坏这手牌的流程拯救了我的金钱,由于我会用我的这手牌在转牌和河牌中跟注。意思是我将会押下两个被迫的注码。由于在转牌时我先押注使他困惑,这样我便保护了我在河牌中的一注。如果我的凑成了套牌,我肯定我会下注而他亦会跟注。在转牌中瓦解这手牌的流程的意思是要给对手示威,展示出我有能力在这手牌中胜出来得到免费的摊牌机会,另外亦可在我凑成套牌时赢得额外的赌注。在结果中,我没有为河牌付出额外的赌注。

从我的对手的角度观察

首先让我们从大意玩家的角度去看一看这手牌。
那名大意的玩家当我在转牌上下注时真的陷入了困境之中。他知道我们其中一个拥有Q一对或更好的牌。更深入地,如果他以一手弱牌或抽牌跟注,第三位的玩家可能在之后加注,除非他有一手大牌,否则他一定会选择盖牌。
我很高兴看见他盖牌。如果我在转牌之前和那名大意的玩家有一手J6同花套牌,我兴幸他把牌盖掉。如果第三位玩家的底牌是AK,我不希望当河牌来了J或6而把彩池拱手让给那名大意的玩家。把他踼出牌局,可以增加我这手牌的胜算。
假如我不是在第三位玩家的前面,我的出路有4,7,8或9。如果这名大意的玩家有任何这些牌的其中一张,他会降低我这手牌的出路。举一个例子,如果他有一张9,河牌来了7这会让他凑成顺子而给我两双对牌。虽然我可以打败AQ,但输给那名大意的人。当我领先时,我宁愿作好任何情况发生的准备,我希望他盖牌把这些情况带走。当我在转牌时扰乱了这手牌的流程,使我达到目的(他盖牌了)。
现在让我们从第三位玩家角度去看一看这手牌。
他在翻牌前用AQ加注,在他的位置上有两名跟注者,这看来一切也很好。翻牌来了Q-5-6,这简直是完美。在两人过牌后,他很舒服地押注得到两名对手的跟注。他现在已经为这一牌局安排妥当。他将会在转牌和河牌上下注然后赢得一个好的彩池。这个推论走在前头。现在他有那么点儿…满足他的牌而降低了保护意识。
转牌来了一张8,这在他的观点来看并没有害处。但突然地我押下了赌注。第三位玩家单纯地没有把我计算在内。现在他非常困惑他手中的AQ能否胜出这手牌。或许我凑成了铁支?或许我凑成了顺子?或许我凑成了两对?是否我用慢打的策略来玩我手中的一对K?我把这手牌的流程破坏了,他已经完全迷失了。现在他只在想我可能把他撃败。所以他在转牌时跟注并打算在河牌时亦只是跟注。当河牌来了一张没关系的牌,我过牌给他。这看起来是我在用过牌后加注的策略,所以他在我之后过牌。

例子二
这个策略在你坐在前位而想得到一张免费牌时也很管用。这也可作为吓唬的前奏。当我在小盲注时底牌是Qd-Jd。一名中间位置的玩家加注,两名后位的玩家硬着头皮跟注,我也跟注。翻牌来了Kd-9s-3d。我有一套欠中间连牌的听顺子和听花牌,Q或J没带给我赢得这手牌的机会。
现在我过牌给那名加注玩家,他通常地也会下注。在他之后有数注跟注,然后我使用过牌后加注的策略,这使我的对手猜疑并估计不到我的底牌,但估计也是一手好牌。他们不会考虑我是等待抽牌,因为我在前位以抽牌来使用过牌后加注不像是正常的玩法。
如果在转牌让我凑成了顺子或同花,他们不会认为我凑得了顺子或同花,而更倾向给我更多的钱。这种扰乱正常牌局的流程使我这手普通的牌成功迷惑了对手。当我真的凑成了顺子或同花,我的这手牌具有很好的隐藏性,这因我在翻牌时的行动。这使我可以赢得更大的彩池。
其它情况,如果转牌没有提升我的牌,然后过牌,这将使我的对手很不情愿地向我押注,因为我在翻牌时曾经过牌后加注。在更多的情况下,如果来了一张4或5,他们可能在我之后过牌。他们虽然困惑,但看似不会愚蠢地被别人用两次过牌后加注的策略。这使我在转牌后得到免费牌。
另外,这也为吓唬打开了门路。如果接下来的牌是另外一张K,而我又再次下注。这使他们非常怀疑我最少也凑成了铁支K,如果他们认为没法打败我将会盖牌。这全因我在前位于翻牌时过牌后加注,很少人会想到我是在吓唬。
最后,我想重复再次说明尽量少用这个策略。当你遇上一些机警的对手时,你这样做很少会获得成功。

分享到:

相关资讯:

娱乐场推荐
旋乐吧 必威 吉祥坊 爱赢娱乐 大发 Vwin 优德 万象城 88娱乐城 伟德亚洲 博九网 太阳城 壹贰博 tgobet 金赞 BETVICTOR伟德 678娱乐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