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体育博彩技巧漫谈 听雨楼第四节课:从最简单的盘的产生来揭示盘的奥妙

听雨楼第四节课:从最简单的盘的产生来揭示盘的奥妙

我且为大家上一课从最简单的盘的产生来揭示盘的奥妙 我一个朋友从未接触过博球 但我给他讲了一个小时他就基本清楚了 博球分为三方 初步看是闲与庄 但闲家实际也是对立的 就亚洲盘而言 是对赌的 你赢的钱永远是输钱的闲家的 所以我们每天都在说杀庄 但说残忍点 其实我们是在自相残杀而已 庄不过是个中介 现在我们假设有闲家一 闲家二 庄家三方坐在一起 或者这么说有一 二 三 这三个人坐在一起 现在出现了德国对葡萄牙的比赛 三个人为了刺激看球 决定做局 或者说赌球的游戏 于是商议决定由A与B对赌 但为了公平起见 于是由C做裁判 负责收集资金 分配资金 但C因为不能参与游戏 也不愿意白干 于是C提出条件 分配资金给我一定的佣金 这个佣金抽取方式就按你们输赢比例来收取的 A与B同意了 但是显然德国固然与葡萄牙实力相当 A看好德国有主场机会大很多 他决定赌德国 但B不干了 因为他也觉得两队发挥实力差不多 但德国有主场优势自己赌博葡萄牙太亏

但显然做为庄家的C 有他自己的打算 C若也想参与这场游戏 获得跟本场游戏的赢家一样的利润甚至超过他们的利润 他有以下选择 我们首先分析对于C有可能出现的情况 一,双方对赌 由于本例是建立在两人同等筹码情况下 那么只要双方选择方不同 C就基本上不会亏 但赢方高水会有小亏 所以在资金大致平衡情况下对于庄家C 有利的是低水胜出! 这就是现实中一个原则 冷热平衡盘口合理 低水优先 接着我们看第二种情况 双方投注一致 此时其实不是C想看到的 因为这个时候游戏由三方变成了两方 闲庄对赌 那么此时C不可避免的参与了赌局 那么他可能会出现两种情况 有三条路 两种情况指的是 AB同去输方 AB去了同赢方 但前面说过C在对本场比赛无把握的情况下 本身做为一个旁观者 C是无意与AB对赌的 所以一般情况 C会选择让AB对赌 避免刚才说的情况 那么办法是什么呢? 操盘!

假设有一人改变主意去了葡萄牙 那么OK 局面重新清晰 C无风险 只需要保持胜出方水位不过分高 本场必定获得水钱 但还会出现一种情况 那就是二人同时去了半一的葡萄牙 那么这就如同调天平 此时C的问题是 半球同去德国半一同去葡萄牙 那么显然盘面不再是刺激玩家的问题所在 关键是水位了 于是C开始在水位上做文章 半一都去了下盘 但前面说过半球二人又都会去上盘 所以C只能不断降低半一下盘的水位 低水 超低水 用利润的减少来刺激二人 同时用高水超高水来吸引上盘 这就是水位与盘面的基本来源 那么我们来看C的后两条路 当C也是一名足球高手了 他对本场比赛胜负有了自己的看法 甚至说有极大的把握德国要胜 那么他此时就可以人为去选择与A B暗中较劲 但我请大家注意一个词语 甚至说有极大的把握德国要胜 里面的极大把握 这里涉及到庄家开盘思路 请大家记得这个词语庄家把握问题 在C对比赛有了极大把握德国要取胜了 C为了获得最大利润 他知道要做的是让双方都投向输盘方 那么既然C自身分析德国取胜可能很大 那么他要做的就是让 A B去下注葡萄牙 那么无非还是两点 风险 与利润 手段无非是 操盘 同样最简单的办法在开始 这个游戏第一次玩

此时假设二人已经决定一直下注葡萄牙 并且此时德国已经不是热门 而且游戏是第一玩次玩 A B对C毫无提防心 C可以悄悄的继续把不是热门的德国降水到中水附近 继续打高热门方 二人下注的葡萄牙水位 二人平常的心态得意 最终结果C的把握正确 二人全军覆没 C成了唯一最大的赢家 但假设游戏接着玩 这次假设还是德国对葡萄牙 AB 上次上了当 发现了C成为了最后的赢家 但二人直接并没有合综 想的依旧是如何赢回钱 而不是一致针对C 那么出现的情况的是 依旧C做庄 C本次对比赛不是刚才那么极大把握 而是中等信心德国要取胜 想抽水心有不甘 想做盘没绝对把握德国获胜 于是C如同普通玩家 信心大下重注 信心小下小注一样 他的底牌是 谨慎看好德国取胜 那么C同样也对A B进行大众心理分析 C认为半球盘德国会因为要努力获得第三名 而拼命 A 与B即使是半球盘 也会倾向德国多些 但开半一葡萄牙两人又可能会同去葡萄牙

C成了唯一最大的赢家 但假设游戏接着玩 这次假设还是德国对葡萄牙 AB 上次上了当 发现了C成为了最后的赢家 但二人直接并没有合综 想的依旧是如何赢回钱 而不是一致针对C 那么出现的情况的是 依旧C做庄 C本次对比赛不是刚才那么极大把握 而是中等信心德国要取胜 想抽水心有不甘 想做盘没绝对把握德国获胜 于是C如同普通玩家 信心大下重注 信心小下小注一样 他的底牌是 谨慎看好德国取胜 那么C同样也对A B进行大众心理分析 C认为半球盘德国会因为要努力获得第三名 而拼命 A 与B即使是半球盘 也会倾向德国多些 但开半一葡萄牙两人又可能会同去葡萄牙 C本身又没把握葡萄牙一定输(即德国胜)那么此时C不能轻易选择升半一 这就是C的心理以及风险问题 那么C面临两种选择 一是开半一 由于是中等把握 那么开半一后要博的实际是这个中等把握 那么C 在半一时候会给上盘高水甚至超高水 来抵消万一下盘打出的赔付问题 二是开半球低水 同样的道理打消上盘打出的风险 但由于毕竟是属于有中等把握

C的心理是没有排除德国取胜 至少是怕德国取胜 当然这中间还会衍生反复跳盘 半一 半球震荡收资金取得平衡情况 这里由于是单人例子 不过多说明 这两次的区别在于 C通过分析自己对比赛的把握的信心度 而采取了不同操盘方式 虽然倾向一样 但由于把握大小不同 所以盘口也不一样 所以大家要学的是怎么样从这些微妙地方去分析庄家的态度 那么我们接着说操盘手法问题 假设这次C选择了开半一相信自己的中等信心 结果德国再次取胜 二人又输盘 第三次游戏开始 这次C尝到了前两次甜头 C不单是自己分析 而且还学会去找大庄家 或者说找专门的数学家 概率家 分析比赛 找内部人员弄情报 以求获得最准确的判断(假球是极少的) 假设C获得准确情报葡萄牙本次不败 C要做的是双方本次下注德国 那么C要做以下几件事情 德国 一,开盘 开多大 二判断大众心理 预测二人下注心理 三 通过盘口 操盘 各种舆论配合让双方下注 首先开盘 虽然你要他们去德国 但却不能开平半 看起来很浅 去德国有便宜 但心理是双重的 一方面有人去便宜的德国 一方面却太容易看出来 两相赢盘人抵消未必利润太大

因为半球并是很明显的不合理 并不是很明显的不合理 那么开半一大众二人会因为盘口太深 利润小而有可能改变 但半球低水却最好 为什么? 一水位低 二人在见识了第一次低水胜出后已经把C当作敌人 并且知道低水胜出对C有利 二盘口基本合理 在盘口太明显情况 A B容易看破 只有半球低水是不动声色的吸引上盘 那么显然半一高了 平半小了 半球是合理的 那么C采取了这样一个手法 先给上盘半球0.875水位 即低水 A与B观察中 发现盘口不深 且没毛病 而且低水 放松警惕 之后C一直把水位维持在0.875与0.925之间吸引下注 给你很舒服的数位 不去中高惊动你 但假设A B 分头下注 A先下了上盘 C收到筹码 为了调节资金的需要或者反诱 因为前面说过这是第三次游戏 C把收资金后有足够的资金 可以对冲 于是不怕 把盘口升半一 结果观望的B在欣赏了两次升盘胜出后 认为C是在赶盘 对上盘更有信心

结果A对自己更有信心 B自以为看破 结果二人再次全军覆没 升盘这次也输 第四次游戏又开始了 第五次也开始了 但由于C在前面掌握了足够的资金 财力 开始对比赛有更深的预知 且对他们心理一望明了 还有资金的动向 所有由于打牌知道了底牌 A与B 总是输多赢少 了不起也是对冲 却很少有他门同赢情况 终于有一次 A与B集结大量资金 且对比赛进行深刻的分析 且约定本次决定一个队伍坚决不改变 而且为了对C进行报复或者说怕C改变比赛结果 二人选择了最后五分钟向C下巨注 但这样对C毫无影响 因为C有最后一条路 出货!!

于是出现了这么一种情况 最后一两分钟受很多很多全世界的C这样的情况的庄出货 一些大庄盘口被动改变 而有些大庄没遇到 出货 盘口于是也就出现差异了 而那些被出货的大庄此时也来不及操盘平衡资金 只能用水位 盘口来降低风险 甚至封盘甚至是去操纵比赛 这也是为什么最后时间会出现一些莫名其妙的水位变化问题 以及一些莫名其妙的比赛

分享到:

相关资讯:

娱乐场推荐
旋乐吧 必威 吉祥坊 爱赢娱乐 大发 Vwin 优德 万象城 88娱乐城 伟德亚洲 博九网 太阳城 壹贰博 tgobet 金赞 BETVICTOR伟德 678娱乐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