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玩家技巧交流 千年暗室 一灯即明 教你如何打败庄家

千年暗室 一灯即明 教你如何打败庄家

世上有了狼就得有羊,有了老鹰就得有小鸡,这是自然的法则……世上有了DC,就有给DC送钱的赌客,千百年来,这个DC的法则从来就没有改变过,不管是什么样的强人,一旦进了DC,从来没有改变过其DC中“羊”的地位。

如果能给羊一只枪,这狼可就惨了,给鸡一把箭,老鹰估计就不能在天上飞了,但这都是只有在童话里才能实现的;现实生活中,羊不会使枪,鸡也不会放箭,因为它们是畜牲。那么,在DC和赌客这种“吃”与“被吃”的关系中,难道就不能给赌客一只“枪”来改变“被吃”的宿命吗?答案是肯定的,因为人是高级动物,会制造工具使用工具。其实,几百年之前,当概率论出现并逐步完善以后,制造赌客的武器的条件就成熟了,我们需要的是给赌客一支真正有力的“武器”,但遗憾的是,赌客的武器却从来就没有真正出现过。

赌,人人都会,但真要问起什么是Dubo,可能还没几个人能说出个所以然来,因此,多数赌客在DC里都输得不明不白。股,人人都能炒,但到目前为止,我们只知道不知所云的股评不是股市,满天飞的小道消息不是股市……也许当我们知道了所有的什么不是股市的时候,就知道什么是股市了,在这一天到来之前,就有股民会赔得稀里糊涂。由于事物的复杂多样、信息的不完全不对称等因素,简单的理性思维有时无法完全把握所遇到的问题,甚至形成的是完全错误的认识,因此,人们对自己所从事的对象不了解或不完全了解就并非偶然现象。

这个世界不仅有文盲,还有科盲、法盲,这些“盲”大家都很熟悉,最近又出了“奶粉盲”、“黄花菜盲”、“金华火腿盲”……等等数不胜数的“盲”;有一种“盲”我们既陌生又熟悉,这就是不知赌不懂赌却偏要赌的“赌盲”,我们一般感觉不到赌盲的危害,只有在一种特殊的环境下——DC,赌盲的巨大危害才会可怕地释放出来,马向东、张宗海为什么会在澳门输掉几千万甚至上亿的人民币?不是因为他们ZZ觉悟不够高,而是因为他们是赌盲。

Dubo游戏本身是没有意义毫无趣味的,但我们往往觉得Dubo很刺激、很有趣,具有难以抗拒的吸引力,其实,人们对Dubo的感觉是一种对金钱的感觉,Dubo不外输输赢赢,输输赢赢就意味着金钱的来来往往,因为和金钱紧密地联系在了一起,Dubo有了和金钱一样的魔力。同时围绕着金钱还会产生很多问题,自然,Dubo也就成了问题。

Dubo受到世俗的诅咒却又大行其道,科学接受社会的膜拜却又和大众保持距离。世俗认为Dubo是小道,是邪道,人类从来不正眼看Dubo,Dubo一直处于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状态,人类被Dubo困扰着,不断地在“禁”还是“不禁”之间徘徊,忙个不亦乐乎,禁赌无异于是强行要用篱笆把狼和羊隔开,但一旦篱笆腐烂掉,甚至只要出现一点漏洞,还是改变不了狼吃羊的命运;把Dubo合法化虽然也会带来某些经济上的利益,但由于病态Dubo症造成的社会问题也着实令人头疼。

Dubo的输赢是个数学问题,由于这个问题长期以来解决不好,Dubo演变成了社会问题。虽然“Dubo问题”是社会科学研究的范畴,但的确不能通过研究其本身来解决,相反,如果把Dubo本身这个数学问题搞清楚了,Dubo就再也不成为问题。

千年暗室,一灯即破,现代科技之光足以照亮Dubo暗室的每一个角落,人类在Dubo问题上是有出路的。Dubo不过是简单的输输赢赢,但为什么庄家和DC能“久赌必赢”,赌客却只有“久赌必输”呢?把这个问题阐述清楚了,Dubo问题就将迎刃而解。 华人策略论坛 http://www.celue.ca/ m: E4 S/ P6 W+ p# P

Dubo不是技术。技术可以交流也能提高,Dubo如果是技术,DC里的荷官应该是技术最好的,但荷官没有几个出来赌的;有人赌了几十年,也在DC练了几十年,却还是一样地输钱,也是因为Dubo没有“技术”可练。

Dubo不是碰运气。无疑,DC老板不是凭运气赚(赢)钱,那么,又有什么理由可以认为凭运气能够赢DC,普通赌客相信运气,DC相信数学,而数学揭示的风险可以打败最有运气的赌徒。

Dubo也不是道德。就和有人希望在股市、汇市和期市赚钱一样,Dubo本来也是一种对金钱的追求,但Dubo总是庄家赢DC赢,引起了很多社会问题,Dubo成了不道德的,禁赌也成了从古到今一个永恒的话题。由于屡禁不止,还有了合法化的正规DC。

魔术,看起来神秘,说穿了一文不值,Dubo也很神秘,同样可以说穿。Dubo,表面上看起来是毫无规律的输输赢赢,普通赌客看到的是运气,从而迷失在输输赢赢里,而概率论揭示的是这后面隐藏着的收益率。收益率还有其他说法,如数学期望、优势等等。

不太严格地简而言之,赌戏的规则一定,收益率则定,输赢即定,和Dubo过程以及过程中的输输赢赢毫无关系,因此,赌戏的收益率分析斩断了输输赢赢和金钱的联系。魔术,当你知道了谜底之后,你还有兴趣再看第二遍吗?魔术,在表演开始的时候先详细地告诉你其中全部的秘密,然后不断地循环表演,并要求你为每一次演出

概率论其实是关于预测的理论,其中的大数法则规定了科学的预测方法应该遵循的原则。因此,Dubo就是赌概率,与概率无关的猜测是无效的;Dubo就是赌收益率,根本和运气无关;Dubo就是赌知识,科学健康的Dubo观才是Dubo的本钱;知识是财富,知赌懂赌是人生永不贬值的一笔财富。

Dubo不是运气是知识,可以说清而且能够说清,因此有了读者面前的这本书,正本清源,让Dubo回归其知识的本来面目,就请从本书开始。

本书中有少量的公式和演算,虽然它们都非常简单,但的确增加了阅读的难度,不过想到有了这些公式,就可以把Dubo完全讲穿讲透,把DC丝毫毕现地呈现在读者面前,笔者还是毫不犹豫地保留了这些公式,这也正是本书的特色之一,因此,读者如果在这些公式上稍微多停留一点时间,将是极为有益的。

再序:以理性文化挑战愚昧原始文化

面对Dubo和Dubo问题,有人束手无策毫无办法,视其为洪水猛兽是赌祸,要躲着它回避它,因此,本书很容易被另类赌盲先生当成是宣扬Dubo的“Dubo教材”或“必胜,同时,本书不能也无法干涉人们在Dubo上的自由,这是只有法律才有的权利,请读者尊重当地有关Dubo的法律!

本书是坚决反对Dubo的。有人会说了,既然是反对,怎么在你的书里找不出一句反对的标语或口号来?原因在于,贴标语喊口号这样的事情非常简单容易,如果有效的话,笔者愿意贴一千条喊一万遍,更愿意发动更多的人来做这件有益的事,但古往今来,数不清的正义人士实践了无数次,却没有什么效果,我们没必要再去作这数不清中的又一个,而且反对充满了感情色彩和主观意志,正因为如此,世界上就有不少地方容许DC合法存在,更主要的,不仅仅只有贴标语喊口号才是反对。

从感情上来说,有很多人厌恶Dubo、反对Dubo,但DC却不能让人厌恶自己,它得让人喜欢,要想方设法吸引人,因此,DC里没有种族歧视、性别歧视,对它的客人一视同仁,在既有的规则下,输就是输,赢就是赢,感觉它充满温馨和公正、因而是一个很有吸引力的地方,感情上的反对既苍白又无力、当然无效了;而法律法规禁止Dubo其实是一种强制接受的观点,想通过Dubo赢钱也是一种观点,如果不能否定它证明它是行不通的,当然就有人想通过Dubo来致富了。

世俗认为Dubo是一种罪恶,不知道Dubo产生的根本原因,看不清楚对博双方力量差距在何处,对Dubo问题往往采取了扬汤止沸的办法,比如要用健康的娱乐方式来引导赌客,要严惩庄家,要让Dubo合法化等等,就这样毫无新意地折腾来折腾去却毫无效果。那么有没有一种釜底抽薪一劳永逸的办法呢?

有一种与人无关的、必然的、规律性的东西是Dubo中的主宰。有了它,开DC的赌王们只须雇来普通人做荷官,就能几亿几十亿地赢(赚)钱,战绩比电影里的赌神还辉煌;当然,如果请来三头六臂的人物或赌神来和赌客对赌,大家看看热闹倒是不错,只是谁也不敢上场了,赌神又和谁来玩呢?DC的魅力就在于和赌客对博的荷官个个都是普通人;同时这也让人误以为大家都差不多,而忽视了正是这些普通人为DC老板创造了赌神般的辉煌这个事实,还杜撰出赌神这个现代神话来,有人甚至陶醉其中,期望着赌神的风采在自己身上再现。其实只要这个数学主宰在你这一边,你也可以当赌神,如果不在你这边,对手就是赌神,任何人为的努力都无法改变。本书要研究的正是这个数学主宰,而且是从根本上把它分析清楚研究透彻,完全真实清楚地展现出Dubo和DC的面貌。

“数学是最容易辨别是非的”,有十分明确的是非判断,没有模棱两可,在DC,扑克被赋予了确定的数值意义,轮盘、牌九、和骰子本身就充满了数字,赌规中令人眼花缭乱的赔率、金钱的来来往往等等就更是数字了,这无一不是在昭示Dubo——是一种数学,我们怎么能视而不见呢?数学当然也能够辨别DC里的是非了,对DC(Dubo)作数学分析表明,在DC的温馨公正下面隐藏着的是深不见底的数字黑洞,任何有限的资金都不可能把它填满,本书就是要在通往DC(Dubo)的道路上树立一块警示牌,揭露其温馨公正面纱下隐藏着的数学真相。显然,我们不能因为拒绝Dubo就同时也要拒绝知道Dubo的真相,Dubo是有害的,但知道Dubo的真相却是有益的,能有助于我们更好地拒绝Dubo。

数学没有谎言,本书用数学的语言描述了一个DC里的客观事实,以严密的理论和大量的实例来揭露赌盲们数学上的无知,依据概率论的大数法则分析得到了Dubo的真相。本书要告诉人们为什么“坐庄的占尽了便宜”,并用数字把这个便宜表示了出来;为什么会“久赌必输”,并阐明了这其实是一种朴素的大数法则思想,如果庄家和赌客都相信大数法则,这Dubo大厦将立即土崩瓦解,遗憾的是,现实不是这样,庄家和DC靠大数法则赚钱,而赌客则不自觉、无师自通地依赖小数法则,就好比DC用的是精确打击的巡航导弹作武器,而赌客用的却是最原始的绑了块石头的棍子作武器,其结果可想而知。因此,实事求是尊重事实,也是我们面对Dubo和Dubo问题的正确态度。

SARS是祸,只要沾上就得倒霉;洪水是祸,所到之处大家全都遭殃;龙卷风是祸,卷过的地方没有谁得到了好处……但Dubo却不是祸,因为有人从中受益,Dubo是一种愚昧现象,这不仅体现在赌盲的愚昧无知上,也体现在对Dubo现象认识的愚昧无知上,通常,在灾祸面前人类是被动的,只有消极地接受,但在愚昧面前人类却是主动的,能够积极地面对并消除它。研究表明,心理学小数法则是赌盲的错误认识论根源,让他们只看到了的Dubo中的输输赢赢,以为从输输赢赢中就能找出其中的规律,并不适当地放大了其中的赢,犹如盲人摸象;现代科学通过对Dubo等随机现象的研究总结出了大数法则,是整个概率论的基础,懂得大数法则原理的人是很难产生Dubo动机的;因为赌规实际上早已事先规定好了Dubo中的庄家成为最后的赢家,基于大数法则的收益率分析就能揭示这个真正的赢家,只是这种分析有时极为复杂,而科学作为一种先进的理性文化,有必要把分析得到的结果告知处于迷途中的赌盲,从而最终战胜Dubo这种愚昧原始文化。本书就是这种尝试的一点成果。

Dubo是数学,只要知道了其中的原理,就算是生活在赌搏和DC的包围之中,也可以坦然面对、泰然处之、不为所动,而所有与Dubo有关的愚昧都源于对赌搏中的数学的无知。如果赌搏是猛兽,数学就是猎枪;如果赌搏是瘟疫,数学就是免疫的疫苗;如果赌搏是海,数学就是可以自由航行的航空母舰;如果Dubo是丑恶现象,数学就是暴露它们的光明;如果Dubo是恶俗陋习,数学就是扫荡的秋风;如果赌搏是祸,数学就是免灾的保险;如果Dubo是社会不能承受之重,数学就能举重若轻;如果赌搏是问题,数学就能给出答案。

如果Dubo可以反对的话,只有从数学上进行反对才是有效的,本书就是要对Dubo从数学上进行反对。依据大数法则得到的正收益率原则是庄家的克星,只要大家都遵循它,DC纷纷关门Dubo之风消失当指日可待,当然这只是笔者的一厢情愿。尽管从目前的情形来看,这种可能性还非常小,但并非不可能,当正收益率原则成为一种常识,人人都鄙视赌盲的时候,这种可能性就变得非常大了。

分享到:

相关资讯:

娱乐场推荐
旋乐吧 必威 吉祥坊 爱赢娱乐 大发 Vwin 优德 万象城 88娱乐城 伟德亚洲 博九网 太阳城 壹贰博 tgobet 金赞 BETVICTOR伟德 678娱乐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