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玩家技巧交流 《打败庄家-久赌必赢-赌场里的数学 》 博智(7)

《打败庄家-久赌必赢-赌场里的数学 》 博智(7)

第三节 赌局如棋局

赌局与棋局,都是对手间的一种博弈,不管是象棋还是围棋,其复杂多变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准确洞察的,才有了少数大师级的人物,赌局有时也相当复杂,只有通过学习掌握了之后才能够把握。

一 赌局中的定式

很多下过象棋的人都经常见到这样的现象,下得比你差的人在经过长时间的思考之后,往往出人意料地下了最臭的一招,这就是所谓的臭棋。

在赌场里,普通赌客在赌博时算计来算计去,琢磨来琢磨去,思量来思量去,猜来猜去,往往还是很臭的一招,不妨称之为“臭赌”。赌场里赌博的人可以大致分为四类:一,赌神,无须多作解释,笔者也只在香港电影里见过;二,职业赌家,熟练掌握赌博理论和赌博策略,坚持正收益率原则,不赌赢不了的赌戏,只参与久赌必赢的赌戏的人;三,普通赌客,既不懂赌博理论也不知道赌博策略,但自制力比较强,知道自己不是赌场的对手,知道适可而止的人;四,臭赌,这种人既不懂赌博理论也不知道赌博策略,但自认为是个中高手,进赌场时信心十足,出赌场时满脸困惑,有钱时,对赢钱充满信心,钱输光了,对谁也不会说,然后再想办法去弄钱,再去赌场重复相同的故事,愈输愈赌,愈赌愈输,他们不知道,在赌场里,顽强拼搏固然很重要,但并非决定胜负的因素,决定胜负的关键是由赌规和策略所确定的收益率。

棋臭是相对的,在水平高得更多的棋手面前,臭棋几乎没有机会赢棋,因此棋逢对手被认为是一件让人愉快的事情;赌博谁都有赢钱的时候,但赌场可不喜欢“赌”逢对手,这是他们之间的最大分别。臭棋喜欢找人下棋,一般下棋的人都不喜欢和臭棋下,而“臭赌”则是有钱就要赌,他们不愁找不到地方赌,他们绝对地招赌场喜欢,赌得越臭就越令赌场喜欢。

臭棋往往嘴很硬,他们不愿意承认自己棋臭,别人下棋的时候往往还愿意在旁边支臭招;“臭赌”也很类似,他们固执地认为自己赌博的招数很厉害,即使钱输光了,他们也愿意待在赌场里给人支臭招。

臭棋虽然棋下得臭,但往往给观棋的人带来了欢乐;而“臭赌”则不同,他们往往满嘴谎言,隐瞒自己输钱又没钱的事实,到处借钱,借了钱还不还,给周围的朋友带来痛苦,而他自己则若无其事地假装很快乐,其实真正快乐着的是赌场老板。

臭棋不是很有必要提高自己的棋艺,因为棋臭是相对的,完全可能也不难找到棋下得更臭的;而“臭赌”则不同,他们进赌场就是直接冲着钱去的,在赌场这个看起来很软弱的对手面前,他们使出了浑身解数,但结果是相同的故事重复了一遍又一遍。他们往往很精明,对竟然算计不过赌场很不服气,因此有少数“臭赌”会变得臭不可闻。

少数顽固不化的“臭赌”就演化成了下面我们要谈到的病态赌博患者,更多的是理智的、有判断能力的普通赌客。下象棋要提高自己的水平,应该找水平比自己高的人下,或者看棋谱;赌博则不同,短时间内偶尔赢钱的人,就算是赢得很多、十万八万也不是学习的对象;常年出入赌场还能够赢赌场,才显示了深厚的功底。有关下棋的棋谱书店里到处都是,而有关赌博的“棋谱”则很难遇到。

在棋类竞技中,有很多定式,在理想情况下,只要双方应对不出错,则胜负已判。在高手的比赛中,这时比赛往往自动停止;而水平一般的则不是这样,由于看不出棋局而继续走下去。赌场里的赌博就相当于是棋局中的一个定式,高手才能看出来。职业赌家会选择收益率为正数、稳操胜券的赌局,但如果双方都是高手的话,赌局就没法进行下去;而赌场里的多数赌戏都是赌场胜券在握,普通赌客却没完没了地“走”下去。

下象棋之所以能发现有人下得臭,是因为你的水平更高,只有你的赌博水平到了职业化的程度,才能发现普通赌客的可笑,才能在和赌场的“对局”中取胜。

赌博和下棋的不同之处在于,棋手分为很多级别,有业余的也有职业的,这当中又细分为不同的段位;而赌客的对手只有一个,赌客基本上只分为懂赌的和不懂赌的两类,没有作进一步细分的必要,懂赌的也可称为职业的,他们之间的差别并不大。当然,成为职业赌家要比成为象棋大师容易不知多少倍。

二 定式一——屡输屡赌

和下棋、打麻将不同的是,赌博游戏中的经验是没有实际意义的,但很多赌客却以为凭经验和直觉就能打败赌场。他们的确很努力、很下功夫,经常见到一些赌客,辛勤而又执著地记录着轮盘赌中每次所出的号码,百家乐中每一个回合的庄或闲,试图找出其中的规律,有的都记了厚厚的一大本,执迷不悟到了让人心酸的地步。

真正要研究赌必须具备大学理工专业的知识背景,至少熟练应用一门程序设计语言。因此,不懂赌这不是赌客的错。但在对赌博已经研究得如此深入的今天,还是有人要盲目地滥赌,不愿意花点时间提高自己的理论和水平,对收益率的正负在赌博中所起的关键作用嗤之以鼻,把自己当赌神,总想在每一次下注中都赢赌场,并为此付出巨大而毫无效果的努力。

我们知道有“屡败屡战”这么一个典故,反映了坚韧不拔这么一种精神。赌博至少从表面看起来很简单,因此,少数固执的聪明人就会在赌场里“屡输屡赌”,精神虽然可佳,但的确钱吃亏。此类人士可称之为赌痴,应早日醒悟。

赌客一般都是有些本事、相当聪明的人,至少他们在搞钱方面很有本事,不管前面我们说了多少人们喜欢赌博的理由,都隐含了一个前提,这就是赌客都认为凭着自己的聪明才智能够赢赌场。丝毫不用怀疑,赌客当中有各种各样的、在不同领域的能人,甚至是出类拔萃的人。但在其它领域的出色并不能保证他们在赌场同样的出色。笔者认识的人中没有资产上亿一级的,但也有号称有上千万现金的,他们也赌,而且多数以赌轮盘为主,笔者曾经很好奇的问:“你们到赌场是为了赢钱还是为了遣?”一致的回答是:“当然是为了赢钱。”笔者很热心的告诉他们:“赌轮盘是赢不到钱的,至少在理论上是这样,你们赢钱了吗?”回答是否定的,旁边往往会有人建议其向笔者学习二十一点的赌技,回答出奇的一致:“二十一点赢钱太慢。”笔者倒是认为,买彩票赚钱倒是比轮盘还快,两块钱的投入, 250万的赔率值,一中就是500万,如果发挥你的聪明才智,可以绕着地球买彩票,天天都有得买,时时有得中。二十一点主要是一种1赔1、有时存在着3赔2关系的赌戏,由于这个原因而忽视对赌客来说最重要的,即二十一点是公认的赌客能够赢钱的唯一赌戏,可见世界上存在着难以解释的现象。

说到慢,笔者认为倒是认为二十一点是所有赌戏中最快的,笔者玩二十一点从来不罗嗦,干脆利落,一次在莫斯科的宇宙宾馆赌,遇到一个发牌很快的荷官,两个人开始了一场竞赛,得到的结果是:玩一局牌,包括洗牌时间,只须五分钟,一个班二十分钟下来,玩了四局牌。

对绝大多数人来说,目前所从事的事情都是在重复已经有人作过了、成功了的。别人这样做成功了、挣了钱,我这样做同样也会成功、也一样地挣钱。这种模仿的例子,不管是个体的还是集体的,不难见到,甚至经常见到的是一窝蜂的现象。模仿有一个特点,就是人们总是模仿成功的例子,鲜有人会去模仿失败的例子。唯有在赌博这件事上是个例外,有多少人在赌场碰得头破血流,但还是义无反顾地一次又一次走进赌场,更有新生力量在不断地涌现。而对能够赢赌场的算牌,要么是嗤之以鼻,要么是把它想象得很复杂,反正就是不愿意尝试一下。为了达成生活上的某种目标,必须付出自我改造的代价。在求变的过程中有各种不同的方式,透过赌来求变也不失为最佳的途径之一,只是闭门造车的代价往往过高,用历经40余年检验的算牌来改造自己,就成为既省时又省钱的快捷方式了。

三 定式二——病态赌博

赌博形态一般可分为三种:一是娱乐性赌博,只带一定数目,通常是少量的钱偶尔进进赌场,在赌的同时观看娱乐表演,对输赢不会太在意,也不会特别记挂,不会影响日常生活;二是职业性赌博,这是把赌博当成是生意来经营,对赌场了如指掌,十分不受赌场欢迎的职业赌家就属此类;三是病态性赌博,特点是持续反复不知节制的赌博行为,造成个人作息、家庭生活和职业人际的重大损害。

赌场二十四小时营业,不冷不热,环境宜人,如果没有时间作参考,身置其中的人很难分清外面世界的白天黑夜,因此迷恋上赌场的病态赌博症危害极大。

对某种东西成瘾就是对它有依赖性。所以人的某些行为,如赌博,也能像药物、酒精等物质一样,因对其产生依赖性而成瘾,即行为成瘾。赌徒是现实生活中常常大悲大喜的人物,赢钱时兴高采烈,欣喜若狂;输钱时垂头丧气,懊悔不已,甚至铤而走险。然而,无论是赢钱还是输钱,他们都离不开赌场。对此,一般的解释是,赢了还想赢,输了想要拼命捞回来。所以赌徒才有一种强迫性行为。他们对赌博的渴求与成瘾可以像吸毒者一样达到歇斯底里的强烈程度,更有甚者卖妻鬻子也要赌。研究结果表明,赌徒的成瘾是行为刺激大脑产生的后果,他们可以从赌博中体验到陶醉和欣喜,其程度与药物成瘾者旗鼓相当。而这些人在精神医学上即被诊断为病态性赌博症。

病态性赌博类似成瘾行为,小赌即有快感,之后赌注愈下愈大,风险更高才能激发同样的兴奋感(追高期);如果无法或企图控制赌博行为时会坐立不安或出现易怒易躁等恶劣情绪(杀低期);长期下来则是不断的翻本行为,为筹措赌本开始说谎、偷窃欺诈或侵占公款,赌博已不再是一种令人欢愉的活动,输赢变得十分重要,而且这项活动所花的时间及金钱,还会影响到经济状况、家庭关系、个人情绪、健康和工作表现(铤而走险期)。

因赌博而出现的问题,会给每个赌客带来不同程度的影响。在初始阶段,可能都只是间或忽略了时间及金钱的预算,又或者被家人抱怨花钱太多,没有时间陪伴他们等等;但若不及早处理,情况便会愈来愈严重,如果持续上述症状六个月以上则可被诊断为有患病态性赌博之虞。病态性赌博就是俗语所谓的“赌博上瘾”。是赌客对自己的赌博行为已经失去控制。1980年,美国心理学会正式认定赌博成瘾是一种冲动控制的行为失调,并且将它与其它成瘾归为同类。病态性赌博是一种渐进式的行为失调,与其它瘾僻一样,一旦染上,就会渐渐失去自制能力。这一种演变大致可分为三个阶段:

赢钱阶段——中国人说的“输钱皆因赢钱起”,就正好反映了这个阶段的重点。有病态性赌博倾向的人,开始时跟大部份人一样,赌博只是为娱乐或是出于好奇的心理。不过,普通人赢了钱,就只会当是自己好运,高兴一时,就会收手;但对有病态性赌博倾向的人来说,这种满足感会异常强烈,一有机会,就想再捕捉那剎那间的刺激。久而久之,这种强烈的渴望反而会成为理智思考的障碍。赌博的刺激,以小博大的心理及别人的赞美,都会令他们不自觉地增加赌博的行为,他们也会认为自己赌术高明,幻想自己能够一朝发达。无形中,他们赌博的次数越来越频繁,注码亦越来越大。这种情况可以维持几个月,甚至几年。

博智《打败庄家-久赌必赢-赌场里的数学 》目录: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分享到:

相关资讯:

娱乐场推荐
旋乐吧 必威 吉祥坊 爱赢娱乐 大发 Vwin 优德 万象城 88娱乐城 伟德亚洲 博九网 太阳城 壹贰博 tgobet 金赞 BETVICTOR伟德 678娱乐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