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玩家技巧交流 战胜赌场之艺高人胆大

战胜赌场之艺高人胆大

1962年,Edward.Thorp教授出版了划时代的《打败庄家》,赌场吓了一跳,因为在那年代只有他有IBM 704型(学校的),可以搞出一大推统计数据。从此大家一窝蜂地仿效,展开了各家算牌武功的比拼。
  
一本描写六名麻省理工学院高材生,利用业余时间,钻研“赌艺”,在二十一点中以跟踪算牌法,在赌场一手赚进数百万美元的小说《赌垮赌场》(Bringing Down The House),备受书迷关注,成了赌场最不乐见发行的“赌博圣经”。  
根据真实故事改编的小说《赌垮赌场》,描写一名麻省理工学院助理教授,亲手挑选六名名高材生,在对他们进行一系列精确算牌训练后,这批精算部队利用每个周末,带着数十万美元现钞,搭夜班飞机到赌城拉斯韦加斯,以精算方式豪赌二十一点,在短时间内赢了赌场三百多万美金。  

这群二十岁左右的大学生,以十几张伪造身份证进出美国各地知名赌场。他们通常在赌桌上精算过整副牌后,以手势、声音等暗号互通信号,下注金额高达一注五万美元之巨,一个晚上下来可以说是一掷千金后满载而归。一年下来,这群赌场高手住的是最顶级的总统套房,美酒美女随叫随到,可以说是享尽饭店内最顶尖的奢华待遇。

书中也描述赌场如何利用科技最先进的监视器,在牌桌上监视和私下尾随这六人小组,最后一路跟踪到波士顿的麻省理工学院,揭开他们真实身分,再对他们进行威胁报复的实况。本书也为赌场的幕后操作做了精彩翔实的报导,是喜欢赌博、对赌博感兴趣的人了解赌博、认识赌场值得一看的小说。

在前面已经提到过,他们采用的是跟踪算牌法。这是一种很难掌握的算牌法,但一旦掌握了,却将给你带来巨大的收益。  

同时我们也看到,直到人类进入了二十一世纪,还是有大量的赌盲在赌场里赌得毫无章法,因此有了赌场事业的兴旺发达。  

赌场里的国人多数都是冤大头,他们对赔率值高或简单的赌戏感兴趣而不管其收益率,即使有人知道了玩二十一点的基本策略也还是不算牌,这其中的原因多半是由于不知其奥妙所在。笔者曾经在莫斯科宇宙宾馆赌场遇到过一位来自上海的赌客赌二十一点,正常情况下赌场会切一多半的牌给赌客打,而当时赌场只切一半的牌给他打,据笔者观察,他的策略水平已经很接近基本策略,不过不算牌,但懂得赢要冲输要缩的道理,赢了就下100,输了就下最小赌注10美元。  
笔者就很好奇地问:“赌场只切一半的牌给你打,看来赌场很怕你喽?”
  
他似乎对有关切牌的问题搞不太懂,倒是对他和赌场之间谁怕谁的问题很感兴趣:“赌场怕我?不是呢,是我怕赌场,我在这个赌场已经输了四十多万美元了!”笔者很惊讶:“你几乎已经知道二十一点的标准赌法,为什么没有学习算牌呢?”“算牌?!那玩意有用吗?”“有用,太有用了。有了它就该赌场怕你了。” 

笔者后来给他留了电话,希望能向他介绍算牌,不过直到笔者的手机换号,也没给笔者打来电话,不知他现在怎么样了,是学会了算牌和拉号子的比牌买牌还是又输了更多的钱?不得而知。  

赌不赌和怎样赌全在赌客个人,不过学习赌博理论,掌握正确的赌博策略,特别是掌握二十一点的算牌,的确能让你在赌博中不再迷惘,不再心中没底,不用再畏惧赌场。一切都将颠倒过来,迷惘的将是赌场:这个人到底懂不懂算牌?没底的也是赌场:要把这人的钱赢过来怎么这么难?畏惧的还是赌场:要不要切一半或者更少的牌给他打?或者干脆——不让他进! 
 
在赌场里,很容易区分职业赌家和普通赌客,职业赌家对该不该赌和该怎样赌早已成竹在胸,赌博时不假思索,一切都按部就班,就算有的时候显得犹豫不决也是为了掩饰而故意装出来的;普通赌客则不同,赌博时他们常常喜欢猜二十一点的下张牌是大还是小,拉号子的庄家是不是傻牌,轮盘赌的小球会掉到哪一区域,因此他们在赌桌上显得犹豫不决,尤其在下大注时就会更犹豫,这种更犹豫往往会使他们比平时错得更厉害。下象棋你之所以能发现有人下得很臭,是因为你的水平比他高,只有你的赌博水平到了职业化的程度,才能发现普通赌客的可笑。
  
对赌博理解得越透,技巧越高,你的赌注就可能下得越大,而这时的你心里却一点也不慌张,你将显得和其他的赌客有些不一样,既冷静又平静,胸有成竹。这时你将以职业赌家的观点和眼光来看赌场,看赌场老板,看其他的赌客。  
赌场不同,即使是同一种赌戏,规则也可能有细微的变化,但只要知道确定这种赌戏的收益率的一些参数,就可以计算出这个收益率,只要收益率为正数(原则上越大越好,最好至少能大于0.5%),我们就可以稳稳地坐下来和赌场一决高下。 
 
赌博,其实又是如此简单,只须收益率就能说明其中的一切。

分享到:

相关资讯:

娱乐场推荐
旋乐吧 必威 吉祥坊 爱赢娱乐 大发 Vwin 优德 万象城 88娱乐城 伟德亚洲 博九网 太阳城 壹贰博 tgobet 金赞 BETVICTOR伟德 678娱乐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