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博彩行业新闻 善良还是罪恶?透视赌王何鸿燊和他的赌场帝国

善良还是罪恶?透视赌王何鸿燊和他的赌场帝国

在港澳和东南亚地区,没有人不知道何鸿燊。他是澳门首富,控制的资产达5000亿港元,个人财富有700亿港元。澳门有三分之一的人直接或间接受益于他的公司。在澳门人眼中,他是“无冕澳督”和“米饭班主”,是澳门博彩史上权势最大、获利最多、名气最响、在位最长的赌王。

2011年,一段曲折而扑朔迷离的家族四房争夺巨额财产的奇闻,让年届九旬、风烛残年的“澳门赌王”何鸿燊再度引起公众的重磅关注。现在,何家内部已经达成和解,但赌王的故事却言说不尽

引子

在港澳和东南亚地区,没有人不知道何鸿燊这个名字。他是澳门首富,现任澳门旅游娱乐有限公司总经理,控制的资产达5000亿港元之巨,个人财富有700亿港元。澳门有三分之一的人直接或间接受益于他的公司。

在澳门人眼中,他是“无冕澳督”和“米饭班主”,是澳门博彩史上权势最大、获利最多、名气最响、在位最长的赌王。

至于赌王的家族历史、个人财富史、风流情史,以及他的舞姿,其惊心动魄与绮靡艳丽,堪比任何一部豪门题材的长篇小说。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何鸿燊的个人史,就是一部记录港澳殖民地近一个世纪以来种族、财富和政治变迁的兴衰史。

贫穷贵公子

何鸿燊出身于香港最有财势权势的豪门望族。祖父是大买办何福,伯公是鼎鼎大名的何东爵士。

何鸿燊是第三代混血儿,体内流着英国、波斯、犹太和中国4个种族的血,因而常被人叫做“鬼仔”和“老西”。何鸿燊不乐意这种称谓,他曾对传媒说:“当然是香港人、中国人。我在香港出生、香港长大,我读过很多中文,幼时父亲还请一位前清举人教我国语古文,我中文说得这么流利,怎么说我也不是老西。我是中国人,我有传宗接代思想,我信佛教,对因果轮回深信不疑。”

何鸿燊的曾祖父何仕文是英国人,19世纪中叶在香港洋行做职员,娶了广东宝安籍的中国女子施氏为妻。施氏生有5男3女,何东是长男,何福是次男,何福就是何鸿燊的祖父。

香港人过去嘲笑一个人不自量,会说“你以为你是何东”。在20世纪中叶之前,提起何东的大名,在粤港澳无人不晓。他是香港的首富,做过香港最大洋行怡和洋行的总买办,后来转入地产业,涉足东南亚的食糖贸易、香港的航运公司、纺织工业、酒店业,并出任多家上市公司的董事。何东曾多次被英、葡、法、意、比以及中国政府授予爵士衔或荣誉勋章。

虽不及何东一支声名显赫,但何福一支也皆是香港商界颇有分量的人物。何鸿燊出生时,父亲何世光的事业正处高峰,一家人住在麦当奴的三层花园洋房,厨师、园丁、车夫、轿夫、护士、侍卫、奶妈、奴婢等就有二十多人。何世光曾在香港赤柱海旁兴建了一幢度假别墅,就以九子何鸿燊的英文名Stanly Lodge命名。

1934年的一天,13岁的富家公子何鸿燊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昨日拥有的一切已不存在了。

父亲和3个叔叔联手炒作怡和洋行的股票,破产,负债累累。住宅抵押了,别墅易主了,家私拍卖了,奴仆遣散了,家里的所有资产变卖掉还不够抵债。

牵头炒股的叔叔何世亮,承受不了打击,吞枪自杀结束性命。二伯何世耀精神错乱,被送到精神病院,最后吞服安眠药自杀身亡。父亲何世光,则带着何鸿燊的两个未成年哥哥和妹妹,逃往越南西贡躲债。因怕债主寻到踪迹,好些年都没有跟家里通音讯。

一夜之间,那些平常往来频繁的亲族对何鸿燊一家避而远之。何鸿燊的母亲是一个有骨气的妇人,不想靠有钱亲戚的施舍过活,就在一间破旧的汽车库里容身,靠打工赚钱,养育留在身边的几个孩子。

锦衣玉食的贵公子忽然要为能否吃饱饭而担忧了。更刺激何鸿燊的,是家道中落后的世态炎凉。一次,何鸿燊跑到一个当牙医的亲戚诊所里去补牙。当得知他身上没钱,亲戚嘲弄地说:“没有钱,走吧,补什么牙?干脆把牙齿全部拔掉算了。”

何鸿燊扭头就走,回到家里与母亲抱头痛哭。多年以后,成为巨富的何鸿燊回忆往事,仍有辛酸涌上心头:“想不到人穷,亲戚便如此势利。经过家境变故后,我们一家人都感觉到人情冷暖,母亲更是终日以泪洗面。我于是下决心要争一口气!”

仿佛是一夜长大。在父亲破产之前,何鸿燊在香港名校——皇仁书院读书。他是出名的公子哥,淘气厌学,学习成绩一塌糊涂,被分在差生班D班。一天,母亲把何鸿燊叫到跟前,郑重其事地指出两条路供他选择:一条是退学,帮家里赚钱;二是靠拿好成绩获取奖学金,否则,家里无法保证昂贵的学费。

何鸿燊熟知家族的历史,他明白穷人只有靠读书方可出头,伯公何东、公公何福,都是靠读书才发达的。从此,他发愤苦读,到学期末,成绩全班第一,如愿以偿获得奖学金,开创了皇仁书院D班获奖学金的纪录。以后,何鸿燊年年都获得奖学金。

1939年,何鸿燊以优异的成绩考取香港大学,专修理科。

青春少年也有新的烦恼。同学们大都出身富家或官家,生活奢侈、衣着华贵。周末假日是他最难熬的时光,同学们或去看电影,或去逛街购物,或成双结对谈恋爱…何鸿燊闷得慌时就找学校的神父聊天,听他讲《圣经》,再就是钻进图书馆看书、做功课。

当时,班上有一位女同学对高大英俊的何鸿燊有意思,主动邀请他周末陪她去听听古典音乐。何鸿燊也对女同学也有好感,但他捏了捏口袋里的钱,意识到自己根本没钱请女孩子吃饭喝茶,只得找借口推辞。晚上,何鸿燊躺在床上辗转反侧,脑海里总是浮现出那位女同学的音容笑貌,甚是苦恼。

为泯灭心中的非分之想,何鸿燊埋头于书本之中。他的学业一直良好,大学二年级平均成绩在理学院排第一。这让几十年后的何鸿燊还倍感自豪。如果不是香港沦陷,他会重走父辈的道路,毕业后到洋行谋一份职业,做一个买办。

1941年,香港岛上的战争气氛越来越浓,每天不断有难民拥入。战争一触即发,大学是读不下去了,个人前途渺茫,家庭生活压力这么大,不如到澳门去博一下。第二天,何鸿燊揣着10元港币——那是他在报警室工作8天所得的津贴,挤上一艘开往澳门的小艇,在争抢着逃离香港的难民堆中驶向未知的明天。

搏命的发家史

二战中,葡日政府签订了秘密的中立协议。偏安一隅的澳门,成为东南亚惟一的国际避难所。抗战期间,香港首富何东爵士也在澳门避难。何鸿燊上门拜访,见到了心目中的家族偶像。何东勉励侄孙道:“年轻人出来干活,要想成功,就要记住两条:一是要勤力、肯干;二是钱到手里要抓得紧,不要乱花钱。”

何鸿燊供职的联昌公司是当时澳门的最大公司之一。战时的澳门,商品紧缺、物价飞涨,很多商人和公司大发战争财。具有中日葡三方背景的联昌公司拥有不少特权,公司的主要业务是以货易货,用机器零件和船只交换粮油食品等澳门紧缺物资。在战时,联昌大赚特赚、赢利极丰,是澳门最大的官商之一。

在联昌任秘书的何鸿燊兼做粮油棉纱业务。原来的中英文不够用,他就拼命学习日语葡语。他富有语言天赋,没多久就会简单的日常用语,一个月下来,比一般的人学一年收获还大。何鸿燊的另一个特长是记性特好,他记得两千多个电话号码,几乎是当时商家和客户电话号码的全部。老板若问起某商社的号码,何鸿燊马上就能报出,一字不差。

何鸿燊刚刚学会葡语,就派上用场。一日,他在街上偶遇一位葡国少女,为其容貌与气质所吸引。他向少女搭话,当场表示要拜她为师学习葡语,对方欣然答应,她就是何鸿燊的第一任太太黎婉华。不久,何鸿燊就大胆向“老师”表示爱慕之心。两人结为伉俪,恩爱非常。

黎婉华出身澳门的上流社会,家族与澳门的葡籍高官阶层关系都非同寻常。在何鸿燊早年创业、进入澳门上层社会,起过重大的作用。

做了一年职员,刚刚20岁的何鸿燊被提拔为联昌公司的合伙人。他主要的工作是押船。这是个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风险行当:当时,海上日本军舰横行,海盗出没无常,杀人越货如家常便饭。何鸿燊更清楚的是——一个穷小子若想暴富,必走险路。

在联昌冒着九死一生创下的功绩,为何鸿燊赚得了名声和金钱。1943年,联昌给他的分红高达100万港元。依照当时的财富标准,刚刚20出头的何鸿燊双脚已踏进了港澳的巨富阶层。后来,他回忆这段岁月既自豪又辛酸地说:“只一二年,我就赚了许多前辈商人一生都赚不到的钱。百万身家,在当时的人听来如天文数字,可我的钱来之不易,我是用命换来的。”

赚得了人生第一桶金后,何鸿燊便离开联昌。正好合伙人梁基浩做贸易局局长,招揽澳门的商界精英。他到贸易局任供应部主任,当时贸易局会计部主管是何贤。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人称“澳门王“的何贤是公认的澳门华人领袖,上至澳府官员,下至三教九流都有他的朋友。在何鸿燊后来的事业发展中,他扮演着一个非同寻常的角色。

在贸易局工作,何鸿燊发现做限额生意是个不错的买卖。于是,他与永华银号老板何善衡合伙创办大美洋行,二人优势互补,一个利用官商的权利,一个保障资金正常周转。洋行生意兴隆,利钱滚滚。何善衡是恒生银号的创始人之一,他对何鸿燊日后的事业帮助很大,50年代何鸿燊投资地产,恒生银行曾给予大力资助。

二战结束后,何鸿燊的事业开始风生水起,经营范围逐步扩大到拆船、金银买卖、药品代理、火柴制造、炼油等业务,成为澳门屈指可数的大富翁。不过,他还无意于澳门兴起的赌场生意。唯一和赌业沾边的,就是和人合伙开办了一家船务公司,购买一艘载客三百多人的“佛山号”客轮——为当时港澳间最大最先进的客轮。当时,很多香港人都会坐着“佛山号”到澳门来赌博。

进军澳门赌业

1961年,一个叫叶汉的职业赌徒把何鸿燊带进了赌场的世界。

在澳门赌坛有“赌圣”之名的叶汉曾多年追随当时的赌王傅老榕,两人后来反目成仇。他曾两次参与竞投赌牌,均被傅老榕的泰兴公司击败。随着新澳督上任,1960年傅老榕归天。叶汉觉得自己等到了时机。为了与当时掌控着澳门赌场生意的傅、高两大家族相抗衡,他把自己50年代初在越南西贡开赌场认识的香港富商叶德利拉了进来。

叶德利洋名泰迪叶,是何鸿燊六姐何婉婉的夫君。他也是香港商界一号传奇人物,出生印尼华商家庭,40年代闯荡香港。相比发家史,他更熟为人知的是对赛车和女人的追逐。他自己也说:“没有跑车、没有女人,我的一生便没有意义。”

不知出于怎样的动机,从葡国高层打探回来的叶德利告诉叶汉,此次竞投赌牌,规定持牌人要在澳门有长久的生意,还要有葡国国籍。这样,何鸿燊成了两人都能接受的人选。叶汉在越南时也曾与何鸿燊的父亲何世光交好。

1961年的一天,当听到姐夫叶德利鼓动他加盟,除参股外,让他作为竞投财团的申请人和获胜之后的持牌人,他主意拿定了。何鸿燊从未涉足过赌场,甚至也从未进赌场玩过一把,但他早就听说过赌场的惊人利润和专营权开赌的好处,他开始精心筹划组建财团。

为了壮大财团力量,何鸿燊找了他在皇仁书院时的学弟、已是香港亿万富豪的霍英东。霍英东出身卑微,早年也做过偷运战略物资等冒险生意。然而,家大业大后,霍英东极为重视个人社会声誉,总觉得开赌场是一门不光彩的“偏业”。在何鸿燊的连说带哄之下,最终勉强同意入股。

当年9月,回到澳门的何鸿燊对外宣布:由他和霍英东、叶汉、叶德利三人共同组成“新集团”,参与竞标澳门赌场的专营权。

10月15日下午,在报名截止的最后一小时前,何鸿燊才将律师共同草拟的申请书递交到澳门政府的招标办公厅。据当事人回忆,驱车赶往澳府时,一枚子弹从何鸿燊的耳边擦过。四人共投入405万资金的标的,最终夺得博彩业的经营权

合约的谈判及签订均是何鸿燊一人。他向澳门政府展示了一幅美好的蓝图:除每年缴的税款,公司将每年利润的10%用于澳门的慈善事业,90%用于发展澳门经济、工商事业;兴建1间国际水平的博彩娱乐场、3间第一流酒店,繁荣“新口岸”地区;购置水翼船,改善港澳交通;为保障内港畅通,每年浚深水道100 万立方米。总之,在澳门赚的钱,全部用来繁荣澳门。

这打动了澳府官员们的心。定标之后,澳府同意把专营的2年期限放宽到8年。在日后的5次合约修订中,对娱乐公司层层加码,同时也不断增加公司的专营权限及期限。

精明的何鸿燊当然也不赞同霍英东把赌场做成香港马会那样的慈善机构,但他清楚,只有“立足繁荣澳门”才是做长期买卖的根基。虽然,赌场在账面上没有一分赢利,但是只要生意好,不怕赚不到大钱。

受何鸿燊邀请加盟的叶北海、高海林两人对合约内容大失所望,当场大骂何鸿燊,都认为赌场“没得做”,“不赚钱,还不如呆在香港的家中”,随即选择退出。当时,澳门赌业的元老傅荫钊说:“北海、海林才是聪明人。叶汉那帮人要输光身上最后一件衫,才会清醒。”

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香港富豪榜中,何鸿燊、霍英东、叶汉、叶德利均榜上有名。而叶北海和高海林,不仅没在富豪榜上落下名字,媒体也没有提及他们,似乎消失了。

夺牌的兴奋劲还没消散,何鸿燊就被“澳门王”何贤约到康乐俱乐部面谈。他捎来了澳门赌场势力给何鸿燊的话——要求他放弃赌牌,离开澳门,否则就会对新赌场实行“八大条”

“第一条:要取何鸿燊的性命。第二条:要令澳门原有的酒店停业,让香港的赌客无栖身之处。第三条:要港澳船全部停航,香港赌客要过澳门,只能自己扒艇去…第七条:要在新赌场掷手榴弹…”这“八大条”,几乎条条都可置新公司于死地。

这一回,何鸿燊扛住了。他一条一条逐个拆招:首先放出风声,出价100万:“如果我被打死,在48小时内,谁能把凶手杀死,这100万就归他所有。”接着,又游说澳府同意先把政府的物业——“爱华酒店”及赌场租给新公司,同时解决赌场和赌客住宿的问题

最要命的是“停航”。对方以炸船相威胁,竟然迫使港澳间所有的客船停航!当时马济时总督非常焦虑,他给何鸿燊下通牒说:“何先生,你必须保证,至少要有一艘港%$#A×((K!@#船继续航行,否则,我不能让你的赌场开业。”

何鸿燊想起他在40年代合股购买行驶于港澳之间的“佛山轮”。他仍是“佛山轮”的永远董事。在他竭力争取召开的董事会上,何鸿燊陈述新公司的困难,恳求各位董事支持。两位德高望重的董事邓肇坚和周竣年从港澳间往来的大局出发,力主通航。最终,提案获得半数以上董事的通过。

“佛山轮”终于开航了。紧接着港澳间的“德星”号、“大来”号等客轮先后恢复客运。“船禁”顷刻间瓦解了,

与此同时。总督马济时也受到了各方的压力。一天,葡萄牙总统给他打来电话,要他取消香港财团的赌场专营权。马济时的态度也很坚定,强调政府要讲信用,不能推翻自己所定的标。

1962年1月1日,新公司的第一间赌场——“新花园赌场”正式开张。原持牌公司泰兴的中央酒店等赌场于同日宣布停业,正式结束了长达24年的专营开赌史。因为事先受到恐吓,捧场的来宾和参赌的客人稀稀落落,但它毕竟揭开了澳门赌博史新的一页。

在赌约签订前后的几个月里,信心危机如瘟疫在新公司蔓延。何鸿燊一边要和黑社会斗,一边得稳住霍英东这个“动摇分子”,还得处理好其他几位股东对他放弃太多利益的不满。

何鸿燊坦承,他那时虽然嘴硬,心里却不是很踏实。他的亲戚朋友都断定澳门开赌没有前途,“合约对我们一方太苛刻了,我们真担心难以履行。”但何鸿燊认准了的事,就要干下去,他是个从不言输的人。

走向赌王

1961年,澳门旅游娱乐公司(STDM)成立,霍英东任董事长,叶汉、叶德利任常务董事,何鸿燊为董事总经理。开初,4位董事只是职务不同,股权却是均等的,总股本300万元,各股东股份均等。经过两次扩股后,叶汉的股份被摊薄到10%。

叶汉是四人中唯一精通赌场生意的人。他出任赌场总经理,何鸿燊则是公司总经理。在60年代,澳门人一般认为叶汉才是新赌王。此后十多年间,叶汉与何鸿燊摩擦日甚,两个都想掌控赌博王国的人之间的矛盾不断升级。

一山不容二虎,随着1970年葡京娱乐场开业。两人已是水火不容,只是还没到彻底翻脸的地步。叶汉在澳门赌场资历深厚,赌场上的骨干几乎都是他个人的心腹,这些人彼此间称兄道弟,赌场几乎成了叶汉的独立王国。

1973年,何鸿燊趁叶汉去欧洲散心兼考察突发袭击,以公司董事总经理的身份直接插手赌场人事。他以赌场人员年纪偏老为由,大量起用青年人和土生葡人,使他们成为自己的心腹。这是何鸿燊一着一举多得的妙招,既动摇了叶汉的根基,又博得了澳督对他个人的好感。

在何鸿燊的力邀下,刚从美国回来的胞妹何婉琪二次入主葡京,出任赌场的总管。何婉琪在家中排行第十,外号“十姑娘”,为人机敏能干,十分有生意头脑。早在10年前何鸿燊刚拿下赌牌之时,她就认准专营权赌业有“搞头”,果断地向新公司投资200万,曾参与公司的管理。再次入主葡京,她把美国赌场的一套管理体制引进到赌场,试图推行现代化的企业管理方式。

权力被架空的叶汉提出一个和解方案——让他的儿子进董事局,这也遭到了何鸿燊的反对。

1975年,娱乐公司与政府签订的合约期满,叶汉拉拢香港大亨郑裕彤,联手向澳府提出以增加赌税为条件,企图夺取赌场专营大权。何鸿燊凭借多年来在港澳督府编织下的高层关系,成功地瓦解了叶、郑集团,还与郑裕彤交上朋友,成为日后生意上的紧密伙伴。

这一年,败下阵来的叶汉正式宣布退休,把辛辛苦苦创立的赌业江山拱手让给何鸿燊,只保留原有的股份。何鸿燊正式成为澳门的新一任赌王。

两人的斗争还在持续。80年代,叶汉欲创办赛马车会,与新赌王何鸿燊分庭抗礼。何鸿燊连消带打,拿出一个赛马项目,致使赛马车项目难产。新老赌王随即在报纸上连番对骂。

1977年8月,澳门政府最终正式准予叶汉获赛马车专营权,何鸿燊频频向叶施压,逼他在“马车王”和娱乐公司股东之间做选择。叶汉无可奈何地选择了前者。1982年,他把所持有的10%股份,转售给何鸿燊指定的香港大亨郑裕彤。

郑裕彤对经营赌场抱有浓厚兴趣,但他“识做”,像霍英东、叶德利那样只管拿钱,不参与管理。他图利不争权,这令何鸿燊称心又放心。1988年,霍英东提出辞去董事长后,何鸿燊马上请郑裕彤做STDM董事长,直到如今。

叶汉曾在报章上公开抨击何鸿燊的霸道与专权:娱乐公司的账目从不公开,从来是一笔糊涂账,股东利益得不到保障;何鸿燊获取太多的利益,根本无视其他常务董事,股份制公司成为他的私人公司。

1996年,《霍英东传》在媒体做宣传,曾引用霍英东的亲口话:“比如澳门旅游娱乐公司的事,当然这并不是好事,但亦不是坏到什么程度。”

“假如人生满分是100分,我给自己的打分哪止100分?我敢说,我从来没有负过任何人!但所有与我合作过的人,都有负于我!”

长期与霍英东合作的何鸿燊自然是一个“有负于”霍英东的人。

家族成员间的恩恩怨怨

多年来,赌王最烦别人提的问题,一是接班问题,一是四房太太、17个子女之间的恩怨纷争。

赌王一生风流,身边美女不断。然而谈到家事,何鸿燊曾苦恼地感叹:“做生意我还是有多少把握,但应付女人就不行,要扯白旗。”港澳坊间有这样一种说法:“男人没人斗得过赌王,而赌王总是斗不过女人。”除了原配之外。

赌王的原配是出身葡萄牙显赫家族的黎婉华。少年夫妻时,二人也是浪漫缠绵。然而,她的后半生大多在郁郁寡欢中度过。黎婉华结婚10周年时染上怪病,很早就瘫痪。瘫痪后,何鸿燊就根据大清律例迎娶了二姨太,这令她非常不快。葡萄牙最恨一夫多妻,所以她娘家也很反对何鸿燊。何鸿燊时常会去探视发妻,陪她聊天、玩纸牌,还故意输给她让她开心。他自称还深深爱着黎婉华。“但是,我不可能一辈子当和尚,况且我当时已家大业大,工作非常繁忙,各种各样的应酬不少,需要一位女性操持家务,并时常陪伴自己左右。”

黎婉华为何鸿燊生有一男三女。长子猷光夫妇1981年在葡萄牙因车祸丧生,令赌王伤心不已。大房的其余三女都没有参与赌王的家族生意。

最初几十年陪伴在赌王身旁的,是二太太蓝琼缨。当时在各种社交场所和慈善舞会上,何鸿燊与蓝琼缨是最佳拍档,被人们评为“舞帝”和“舞后”。蓝琼缨为何鸿燊生了一男四女,他们是:超琼、超凤、超葭、超仪、犹龙。

蓝琼缨现定居加拿大,她所生的儿女都在澳娱身居要职。他的长女何超琼是李嘉欣老公许晋亨的前妻,现身兼香港信德集团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澳门旅游观光塔总经理、澳门航空股份有限公司董事等十多个要职,由她掌管的公司资产多达上百亿元。

三太太陈婉珍原是大太太的私人看护,后来做了赌王的情人。她为赌王育有龙凤胎和一个女儿。生龙凤胎是1991年,让赌王惊喜万分。然而到第二年,赌王只是“探望”“三太太”,就像当年与二太太恩恩爱爱时探望澳门的元配黎婉华那样。

那时,赌王已有了新宠——广州来的舞蹈教师梁安琪。梁安琪是个十分厉害的角色,自称是“红卫兵”,“从小受毛主席教育,要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在赌王诸多的露水情缘中,她为自己挣得了四太太的名分和好处,并插手赌王的事业。她占有葡京和回力的赌厅,安插自己的大哥梁伟旗做赌场财务总管,并悄悄在赌场培养自己的势力。

在港澳媒界和赌界看来,赌王身边有3个“麻烦”的女人:胞妹“十姑娘”,女儿何超琼、三太梁安琪。

2004年,帮赌王管理了二十多年赌场的“十姑娘”忽然将亲哥哥何鸿燊告上法庭,指控他40年来以她与堂弟何鸿章之间的不伦之恋相要挟,逼迫自己放弃股权,进而骗取了上亿美元资产,并随即披露了澳博早年的许多内幕往事。一时间搞得赌王焦头烂额。

女儿何超琼性格沉稳,才干出众,被外界认为最有实力接替何鸿燊的位置。为何她是“麻烦女人”呢?她不给父亲的“四奶”一点面子,家庭纠纷不断。

2011年年初的争产大戏一点都不出乎意料。外界早就猜测,一旦赌王一朝西去,何氏家族的二房和四房,为赌场利益必有一番争斗。何超琼曾这样说:“到时候她(指梁安琪)没死,我也没死,我有没有能力,大家可以看得到。”

90年代后期,港澳各界要求开放澳门赌权的呼声日高。2001年11月,在何鸿燊的赌牌行将到期之际,澳门特区政府宣布将赌牌增至3张,并向海内外公开招标,吸引国际资本进入澳门。被何鸿燊垄断四十多年的澳门赌业终于宣告结束。

赌王已经近90了。一向不服老的强人,也已老态尽现。澳博帝国的未来如何,已由不得他了。

可以看得到的,是一代赌王传奇的终结。

分享到:

相关资讯:

娱乐场推荐
旋乐吧 必威 吉祥坊 爱赢娱乐 大发 Vwin 优德 万象城 88娱乐城 伟德亚洲 博九网 太阳城 壹贰博 tgobet 金赞 BETVICTOR伟德 678娱乐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