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博彩游戏百科Baccarat 生死百家乐,拔一拔澳门赌徒的奇葩人生【18】

生死百家乐,拔一拔澳门赌徒的奇葩人生【18】

(第七章/4)

回宿舍的路上我突然想起顾敏。高考之后我们便分手了。说分手都他妈有点太过郑重其事。我们约好了似的都没再联系,因为那些夏天已经结束了。我在想她此刻正过着怎样的大学生活呢?都跟些什么样的人谈论一些什么样的话题。恩,顾敏原本就长得水灵,若再点化妆做个头发什么的,想必是个大美女。也许此刻她在北方那所以理工科为主的大学倍受追捧也未可知。我想到自己以前跟她傻乎乎拍拖了两年,却睡都没跟她睡过,不禁感到一阵恼火。我在想说不定上大学后她会跟第一个向她示好跟她说些俏皮话的小子出去打炮。我几乎肯定她已经跟人打过炮了,而且对方说不定就是叶子才之类的小滑头。这些念头让我很难受。不管怎么说她以前是我的女朋友,总是在我耳边哼着孙燕姿或者什么人的歌。这会我突然格外怀念起她来。我在想自己是不是错过了什么特别重要的东西,是不是把事情彻底搞砸了。我琢磨着也许那会我们的关系应该更上层楼。我倒不仅仅指肉体方面更亲密,不仅仅是指上床打炮。上床当然也重要,但我更希望当时我们能更加默契更珍惜彼此的存在。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我一想到那些成天热衷于社团的家伙想法子带着她去开房并把她的衣服一件件脱掉这种事就感到一阵窝火。说不定在脱衣服时他还会顺势来上两句无伤大雅的黄色笑话让她放轻松。这种事情说起真他妈操蛋。

更操蛋的是此刻我体内也无端生出一股很强的性欲,简直强到无可扼制,我甚至想要随便在校道上找个女生按倒后施暴一翻。强烈得吓人。

(第七章/5)

在学校南门往市区的方向两三里有一片红灯区,这是S大男生群体众所皆知的事,仿佛这事再正常不过了一样。至于女生们对此怎么看我倒不得而知——我是说某个女生要是知道自己倾慕的男生经常往那种地方跑时,她会是怎样一种心情。以前我从没去过那儿,倒并非我对妓女什么的很反感,只是我觉得自己的身体还没饥渴到那一步。但是今晚我仿佛对那里很熟似地径直朝那条亮着红灯的小巷信步而去。十来分钟就到了。站在巷口乍一看时你会觉得那里头除了一片红光什么也没有,可往里一走你就会感觉到每个门厅里面都人影卓卓。一些女人三三两两地坐在沙发上大腿翘得老高,仿佛要是她们不把自己的内裤露出来就觉得自己还不够开放。有的女人站在门口的粉色帘子边用眼神使劲跟每个路过的人搭讪,还有些站在最里头虚掩的门后面跟一些男的讨价还价。现在说起来可笑,以前我对性什么的挺看重的,尤其在我喜欢的女孩面前更是如此。但是这会我突然间感觉到性这玩艺跟菜市场明码标价的鸡蛋和青菜没什么太大的差别。差别仅仅在于有的东西是论斤,有的东西是论次。我在小巷里来回走了一趟,里面总共有七八家门店,每家都有那么五六个姑娘待价而沽。我很兴奋同时心里也有点打鼓。这至少比成天待在社团面对一帮因为憋着一股性欲没处释放而不停打情骂俏说废话的男女要强得多。我几乎是闭着眼睛随便拣了一家门店走进去,里头沙发上坐着的三四个姑娘中马上站起来一个,面带微笑地朝我点头示意。我一时突然不知道该怎样开口才好。

但我知道我会打完这一炮,已经没法回头了。

(第七章/6)

“要玩一下吗,帅哥!”门旁突然闪出个中年妇女明知故问地朝我说道。

她显然就是人们常说的老鸨鸡头之类的角色,三四十岁的模样,身材已然发胖,劣质化妆品厚厚地抹了一脸。不过她这副令人反胃的尊容倒让初次涉足此等场所的我突然间放松起来。她周身有股平易近人的廉价气氛,仿佛在说,来嘛帅哥,玩一下,这东西跟吃个烧烤喝杯啤酒没什么两样。

“你们这多少钱一次。”我尽量语气老练地问她。

我的眼光在沙发边那几个姑娘身上快速扫了一圈。有个姑娘的腿十分修长白晰,不过五官长得一般,胸很平。另外两个女孩胸部很傲,深深的乳沟仿佛能把你的脑袋都夹住,但她俩都明显相通化妆来掩盖自己的容貌。还有一个女孩穿得略为含蓄,虽然身材匀称但脸上明显有几点褐斑。总之没一个能让人完全满意的。

“这条街都一样。都是一百块一次。两点以后可以三百包夜!”鸡头理了下她那染成栗红的短发,随口应道。

“就这几个,都在这儿了吗?”我装作有点不耐烦地问。

“楼上还有好几个,要不要去看看?”

她宛如吃定了我似地说道,说完信手朝楼梯口指了指。我估摸着其它门店的情况跟这应该也差不多,就点头朝楼梯口走去。她紧跟在我身后走着,好几次胸都压着我的背了。我喜欢这种昏暗零乱的楼梯,好像里头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一样让人心动。

“好像不是很热闹,今晚。”走楼梯时我调侃说,尽量让自己显得像个老嫖客。

“现在还早!人都还没出来活动呢。十二点你再过来的话,还得排队!”她热情而自豪地反驳着。显然她对这生意很有把握,仿佛她如此这般马不停蹄熬夜捉老鼠完全说明她是只社会主义的标准好猫。

“干我们这行,天天都得熬到三四点,挣的都是些辛苦钱!”她边走边补充道。

我们来到楼上,二楼的过道横了张跟楼下差不多的皮沙发,皮都快掉光了。几个姑娘仿佛要睡着了似地坐在上面闭目养神。其中有一个确实有几分姿色。倒不是说很漂亮,但却是很能击起男人性欲的那种类型。她极其随便地穿着件背心,脸蛋白净略化了点妆,浑身看起来肉肉的但身材并不算太胖,双腿叠着看上去蛮长。相对来说我喜欢肥一点的女生,只要别肥过头。就嫖娼来说,肥一点的女生会让我心里头那股负罪感减轻一点。

“就她吧。”我指了下她。她站起身望了我一眼,嘴角微微扬了下仿佛要说什么,但最终什么也没说就朝某一个房间走了去。

“先给钱吧。”鸡头拍了一下我我肩膀说。“给完钱跟她进去,回头下楼的时候可以直接从后门走。”

我立马掏出钱包信手给了那鸡头一百,然后跟着那个女孩进了房间。进房间那一刻我兴奋得一阵眩晕。苍天在上,那会我他妈的还是个处男。的确如此,我发誓。

总算可以掀开这个世界的最后一道面纱了,我心想。

分享到:

相关资讯:

娱乐场推荐
威博 平博 888亚洲 21bet 旋乐吧 必威 吉祥坊 博九网 爱赢娱乐 申博 大发 Vwin 优德 万象城 88娱乐城 伟德亚洲 太阳城 tgob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