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博彩行业新闻 72小时探秘澳门博彩代理

72小时探秘澳门博彩代理

局外人看澳门博彩业,大多只见其声色犬马,纸醉金迷,却难窥其征战杀伐,各方商业利益博弈。然而究竟是怎样一种产业机制,创造了令人叹为观止的澳门博彩奇迹?

72小时探秘澳门博彩代 理

2010年7月,一家名为“亚洲娱乐”的澳门博彩代 理公司,强势登陆美国纳斯达克股票市场,此后,在同年10月28日认股权证赎回之后的短短5天,其股价从5美元多飙升至超过10美元,成为资本市场一匹抢眼黑马。

事实上,澳门博彩业早已名动天下,早在2006年,澳门博彩业收入就已超过65亿美元,一举超过拉斯维加斯,而最新数据显示,2010年澳门博彩业收入竟已超过235亿美元,达到拉斯维加斯的4倍!

然而,何谓博彩代 理公司?它们在澳门博彩产业链上究竟扮演着怎样的角色?

一直以来,因为行业特殊,澳门博彩代 理公司一直隐秘而低调,唯独这次为了赴美上市,亚洲娱乐勇敢一跃,打破行业潜规则,对外披露圈内运作机制。

2011年1月4日,《商界》记者亲赴澳门,72小时直击“亚洲娱乐”。或许,近距离观察这匹黑马,就能荡清迷雾,洞悉澳门博彩业的内在机制,摸清整条澳门博彩产业链,从而找到澳门奇迹的内在答案。

两种筹码

2011年1月4日傍晚时分,澳门南湾湖畔,友谊大马路。四面林立的博彩酒店在夜幕的掩映下,闪耀着绚丽而魅惑的光彩。此时潮湿海风夹杂着某种奇特的香味吹在脸上,更让人产生一种莫名的兴奋与激动——这确实是一块充满奇迹的土地,任谁都想在这里挥金如土,任谁都想在这里豪情一搏。

采访地点定在星际娱乐酒店。记者拾阶而上,第二层就是博彩大厅,只见大厅内星罗棋布地摆设着老虎机、角子机和各种纸牌赌桌,整个场子早已熙熙攘攘,赌桌四周围满了全神贯注、神情各异的赌客。这种博彩大厅被业内称为“中场”,来这里玩的赌客一般是万元至10万元级别。在澳门,中场虽然人气爆满,但其仅为博彩业的总收入贡献了约30%份额。那么另外约70%的份额来自什么地方?

继续往上,博彩大厅的楼上分布着诸如“广东客”、“扑克王”等包房式的小赌场,这就是非请勿入的“赌厅”。这些赌厅无不装修奢华、布局私密,里面只玩一种纸牌赌博游戏——百家乐,玩家至少是百万元级别,有大玩家甚至带着上亿元的赌资。

相较博彩大厅的喧哗,这里气氛极为严肃而凝重。荷官一律面无表情,发牌的手如同机械一般,而赌客们无一不是神经紧绷。其实就是简单的翻开牌比运气的游戏,全然忘我的赌客们却喜欢把本来平整的扑克牌慢慢地卷开,让扑克点数一点点地露出来,仿佛这个过程可以改变那个既定的输赢结果。

在澳门的6家博彩公司(酒店),这样的贵宾厅共有100多家,里面挥金如土的大佬级赌客们,撑起了澳门博彩业70%的收入,可谓澳门博彩业的核心。

与拉斯维加斯相同的是,澳门博彩酒店里的中场都是由酒店来管理。而对于所涉资金规模更大的赌厅,在拉斯维加斯是酒店直接面对赌客,在澳门则是交给博彩代 理公司来协助经营。“亚洲娱乐”无疑是其中的佼佼者。

终于上到星际酒店12层,“友权”赌厅里,见到记者,亚洲娱乐公司董事长林文宝、CEO梁硕鸿和COO黄汉权一起站起身来,颇有礼节地紧了紧领带,用一口广东普通话与记者寒暄。

还未等记者坐定提问,梁硕鸿就提出一定要首先向记者解释清楚一个重要的赌界术语——转码。随即,梁走到赌桌旁,拿起两种外形截然不同的筹码向记者展示:一种比硬币略大的圆形筹码,被称为“现金码”;一种巴掌大的长方形筹码,被称为“泥码”。

梁硕鸿巧妙地打了一个比喻:现金码是博彩公司发行,相当于美元;而泥码由博彩公司发行给各博彩代 理公司使用,相当于其他各国货币。博彩公司管理的中场接受现金码押注,而在博彩代 理公司协助经营的贵宾厅里,必须先用现金码等值兑换成泥码,再用泥码押注。

正在记者与梁硕鸿攀谈之时,旁边赌桌上一位20多岁的女子,仅仅一手牌就输掉了面值5万元的泥码。她郁闷地站起身来,皱了皱眉,挠了挠头,似乎觉得这张赌桌手风不顺,便捧起一堆筹码转向另一张赌桌一试手气。

在贵宾厅里,两种筹码的运作机制是:赌客们只能用泥码押注,输的是泥码,但赢回的却是现金码。最终不管输赢,泥码将越来越少,赌客们若要继续玩下去,就必须用赢回来的现金码去账房兑换泥码。用现金码换泥码,就是业内所说的“转码”。

记者疑惑,一会儿换过去,一会儿换回来,澳门特有的转码制度不是很麻烦吗?

事实上,在拉斯维加斯,赌客们大都喜欢用现金在赌桌上直接向荷官换现金码,赌场也省去了增加一套筹码的成本,双方都省事多了。但这种省事,将带来难以避免的致命缺陷。

不管是拉斯维加斯还是澳门,家财万贯的高端赌客不会像赌片里那样,提着几箱现金不远千里地来到赌场。通常的规则是,赌客在赌场方面获取一定的信用额度,赌完之后再按输赢多少结算。

在拉斯维加斯,博彩酒店直接面对赌客,坏账风险全都集中在博彩酒店身上,金融危机一来,博彩酒店便面临极大的财务压力。而在澳门,博彩酒店通过赌厅的移交,将坏账风险分摊到各个博彩代理公司身上,极大地降低了风险。

20多年前,澳门的博彩公司曾经一度尝试推行拉斯维加斯的模式,直接面对高端客户,赚取更大的利润。然而很快发现,自己根本无法招架来来往往的赌客,以致坏账激增。最终还是请回了博彩代 理公司。

这就是博彩代理公司存在的意义。所以,在澳门一家博彩酒店内通常有多家赌厅,分别由不同的博彩代 理公司经营,不同博彩代 理公司发行不同的泥码,赌客们的每一次转码,意味着经营赌厅的博彩代 理公司与所在博彩酒店完成了一次结算。实际上,泥码的一个重要功能就是这些博彩代 理公司分别与博彩酒店结算的财务凭证。

那么,博彩代 理公司究竟如何把酒店、中场、赌厅和赌客们串联起来,并将这一链条运转得严丝合缝、有条不紊?

输还是赢?

第二天,亚洲娱乐董事长林文宝就带着记者,光顾了亚洲娱乐在星际、美高梅和威尼斯人酒店拥有的3大赌厅。

尽管泥码只不过是一块标有金额的塑料牌,但它如同一针麻醉剂,在感官上让赌客们觉得,输掉5万泥码远比输掉5万现金好受得多,进而让赌客们的出手更为大气。这就如同人们用银行卡消费越发不心疼钱。于是在澳门,100多家赌厅仿佛100多部吸金机器,每时每刻都在吸进不计其数的金钱,源源不断地流向澳博、永利、金沙和星际等6家博彩酒店公司和50多家博彩代 理公司。

而亚洲娱乐旗下3大赌厅,每月转码已经突破100亿元港币。在这令人咂舌的转码资金量的背后,博彩代 理公司与博彩酒店之间,究竟有着怎样的利益关系?

一边“逛”赌厅,林文宝一边告诉记者:代 理公司和酒店之间,有两种利益分配机制,一是盈亏分成,二是固定佣金。

2007年以前,通行的是盈亏分成机制,即代 理公司和酒店共同承担赌桌上的输赢结果。若赌客输钱,那么双方就一起赚钱;若赌客赢钱,那么双方就一起亏损。

其实,开赌场是统计学,到赌场是试运气。鲜为人知的是,按照24个月的有效时间段统计,赌客玩百家乐的盈利保持在3%。可是,再牛逼的赌客也不可能24个月不停歇地陪着赌场玩下去,赌客们凭借的,只是两个字——运气。这就保证了从长期来看,分成机制有利可图。

但是,运气这个东西谁也说不准。在分成机制下,如果突然杀来一个大玩家,博彩代 理公司的神经就会立刻紧张起来。

林文宝笑说有一次,亚洲娱乐接到一个1500万元的大赌客。这边的赌桌上,大赌客砸下重金、豪爽下注,那边的办公室里,他早已心急如焚,不停地要求手下时刻电话通报赌桌上的输赢情况,生怕这个赌客重金押宝,万一运气一来赢了钱,自己可就亏大了。

一边邀请赌客们来一试身手,一边暗自希望他们输钱,在分成机制下,博彩代 理公司这种心理虽然出于商业利益,但也实在过于阴暗。

直到2007年,新濠天地与威尼斯人两座博彩酒店相继开张,带来一种全新利益分配机制——固定佣金。即,不管输赢只要转码,博彩代 理公司就可以获得1.25%的佣金。

这样一来,博彩代 理公司不但可以摆脱此前的阴暗心理,更能接待资金规模更大的赌客。正是借着这一行业新趋势,林文宝率领亚洲娱乐将目标客户群,从中低端赌客战略转移到中高端赌客。果不其然,2008年金融危机一来,中低端赌客数量急剧下滑,而中高端赌客并未受到太大影响,亚洲娱乐的业绩稳中有升。

目前,亚洲娱乐与星际和威尼斯人采用1.25%的佣金机制,占到公司总收入的85%,保证了上市公司业绩稳定;而与美高梅采用43%的分成机制,可以在很多时候与赌客们博一博输赢。

虽然分成机制的利润略高于佣金机制,但对于亚洲娱乐这样的上市公司,更愿意选择收入稳定的佣金机制,林文宝打趣说:“你不可能告诉投资者,这个月运气不好赌输了,不好意思。”

不过业绩虽然稳定,博彩代 理公司的核心竞争力,还是吸引赌客的能力。上市之后,林文宝收到很多博彩酒店经营赌厅的邀请。在博彩酒店眼里,哪家代 理公司来经营赌厅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谁带来的赌客最多,产生的转码数量最高。

此时记者又产生另一个疑问,亚洲娱乐究竟通过怎样的方式吸引来自世界各地的赌客们?

代 理人的铁规

从某种意义上说,澳门博彩业其实就是一个庞大、严密、完备的金融体系。博彩酒店搭建起一个资金平台,博彩代 理提供借贷资金,赌客就是出借人。

2010年,亚洲娱乐累计资本金约1.3亿美元,总转码数达到104亿美元,资本金的杠杆作用达到每月平均约8倍(行业平均水平为6倍)。这种资金杠杆究竟怎样运转?

林文宝身材微胖,不爱打领带,喜欢系一个亮色蝴蝶结,看上去总是一副和蔼可亲的模样。但实际上,他有着20多年从业经历,圈子里都敬他一声“林老板”。

亚洲娱乐旗下聚集了1000多名代 理人,这些代 理人往上通过信用额度或现金与代理公司紧密相联,往下都掌握着从十几个到上百个不等的客户资源,在博彩产业链上扮演了承上启下的重要角色。实际上,包括林文宝在内的博彩代 理公司的老板们,都是代理人出身。

22年前,林文宝借了一笔资本金,闯入澳门博彩业成为一名代 理人。当时全澳门只有葡京一家赌场,内设3个赌厅。由于生意多得应接不暇,3家赌厅只挑选了十几个关系最好、业务最优的代 理人。所以在当时,拥有葡京赌厅里的账户,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刚刚起步的林文宝找到老朋友、现任亚洲娱乐COO的黄汉权,把现金打入黄在葡京赌厅的账户,开启了自己的代 理人生涯。

最初,赌厅不会向代 理人提供贷款,全凭代 理人用自己积累起来的现金运作。后来,为了把生意做大,赌厅慢慢地向代 理人发放贷款,让代 理人有更多的资本金接纳更多、更大的赌客。

在博彩产业链上,赌厅向代 理人放贷这一环节,就像一条强有力的金融杠杆,撬动了更为庞大的资金流。澳门在回归后,立法规范这一环节,允许赌厅向代 理人贷款,这条资金杠杆才得以健康有效地运转起来。

然而,一名代 理人要在赌厅获得贷款资格实属不易。林文宝兢兢业业地做了整整7年,才在1996年拿到了几十万元额度的赌厅贷款。他至今都记得当时的情景:赌厅老板在签字之前,郑重其事地对他说,我给你贷款,你绝对不能去赌!

“不沾赌”,这三个字是为澳门代 理人业界的祖训铁规。一名合格的代 理人必须拥有“常在河边走,从来不湿脚”的定力。无论眼前的赌博游戏多么的疯狂,他们只能做一个冷冷的旁观者。他们心里比谁都清楚,自己每天都沉浸在这个疯狂的赌博世界里,如果一旦踏进这个欲壑难填的深渊,最终的结果必然是万劫不复。

林文宝对记者回忆说,10多年前,一位与他相识的代 理 人没能控制住自己,结果短短一周之内,输光多年辛苦打拼积累起来的上亿身家,最终一无所有,艰难度日……

还有一个实例是:曾经,一名入行不久的年轻代 理人,私自挪用上千万的泥码,企图在赌桌上博回更多的现金码,再把账填上,来个神不知鬼不觉。可仅仅一个上午,他就输得分文不剩,当天下午,绝望的他企图逃跑,结果在码头被警方逮捕。

如今,林文宝经常告诫旗下年轻的代 理人,“澳门能有多大?代理人圈子更小,这里没有秘密。你这一刻赌了钱,下一刻就会传到我耳朵里”。

林的代 理人生涯,在业界留下了极好的口碑。即便在亚洲金融危机爆发的1997年,他也能从葡京赌厅拿到近亿元的贷款,可见业内对他的信任。

严于律己终有厚报。1999年,林文宝接待了两个大腕级别的赌客,一个来自广东,一个来自台湾,两人都是因为生意做大了,感觉运气正旺,来澳门试试身手。林文宝没有想到,这两个大赌客竟然在葡京赌厅上演了一场令人瞠目结舌的豪赌。

他仍记得当天晚上,每把押注都是200万元,赌厅内的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赌桌周围异常安静,一贯面无表情的荷官都流露出些许紧张的神色。输输赢赢、来来回回,两个大赌客一个晚上就转码整整27个亿!

经过两大赌客几夜血战,转码数十亿元,林文宝豪取佣金5000多万元,一举确立了自己在代 理人业界的大佬地位。

风险金字塔

林文宝还记得当亚洲娱乐第一次把隐秘多年的行业运作机制公开时,一家前来帮助其赴美上市的著名投行,经过仔细调研后不禁惊呼:亚洲娱乐的风险控制体系,不亚于任何一家金融信贷机构!

即便如此,直到与记者交流的第三天,林文宝才终于肯对媒体泄露一些圈内的运作法则。

博彩代 理公司究竟如何控制坏账风险?这是记者最大的疑问。

2002年,林文宝、黄汉权和梁硕鸿等5个人一起拿下一家赌厅,联手创立了亚洲娱乐博彩代 理公司。凭借在业界的地位,5个人一呼百应,以前跟着他们学做代 理人的后辈纷纷云集而来,至今发展到上千人规模。

林文宝告诉记者:“澳门这地方小,人情味很浓,很讲江湖道义。”亚洲娱乐的代 理人中,有很多人都是靠林文宝和黄汉权的帮助起家。刚入行时,他们没有足够的本金,凭关系找到林黄两人:“宝哥、权哥,借我50万元可以吗?”只要对方人品好、不沾赌,林黄两人大都爽快地答应下这种没有任何抵押担保的借款。

现在这些后辈中,有些早已身家过亿,而见到林黄两人时,却都会尊敬地喊一声“老板”、“大哥”。平时在业务往来之外,后辈们也经常请几个“老板”一起喝茶、旅游。这种长年累月的人情关系,在商业利益之外,把亚洲娱乐和代 理人紧紧联系在一起。

不过,亲兄弟明算账。亚洲娱乐往上从博彩公司拿转码数1.25%的佣金,往下再按0.55%至0.95%不等地将利益分配给代 理人,自己赚取其间的差额。实际上,这是一套完备的风险控制体系——

如果代理人自掏现金来赌厅,亚洲娱乐不必动用资本金,更不会有任何财务风险,相当于一笔只赚不赔的买卖,那么亚洲娱乐就提供比0.95%更高的比例给代理人。

一些资深代理人,拥有丰富且优质的赌客资源,能够带来高额的转码数,他们不但承担下赌客的往返机票、酒店等成本,还全部承担坏账风险。对于这种情况,亚洲娱乐不但为其提供贷款,还提供0.95%的分配比例,自己只赚0.3%。

而一些初次合作的代理人,拥有的赌客资源较少,能够带来的转码数也不多,他们采取与公司合作的方式,一起承担机票、酒店等成本与坏账风险。比如一个赌客输了50万元成了坏账,亚洲娱乐和代理人将各承担一半的资金。对于这种情况,亚洲娱乐不会为其提供贷款,分配比例也限定在0.55%。

不仅如此,亚洲娱乐对代理人还有着极为翔实的评估,比如财务状况、业界口碑等,然后据此设定不同的贷款额度。通过这样的严格机制,亚洲娱乐把坏账风险分散到了各个代理人身上,代理人又会对掌握的赌客资源进行评估,最终将坏账风险分散到数量更多的终端客户。

从6家博彩公司,到超过100多家博彩代理公司,再到成千上万的代理人,最终至不计其数的赌客,在澳门博彩产业链上,这座无比稳固的风险控制金字塔,比任何博彩酒店的建筑都要来得壮观。

当记者结束采访的时候,已是第三天傍晚,从星际酒店的窗外望出去,马路对面是灯火辉煌的永利酒店,右面是高耸于夜空的新葡京酒店,似乎让人产生一种错觉:把这一切堆砌起来的,不是生硬的钢筋砖瓦,而是一叠一叠、不计其数、翻涌流动的金钱。

林文宝说:未来3年,亚洲娱乐将在6家博彩酒店里都拿到赌厅,赌客们在这边手风不顺,还可以去那边再试手气。

分享到:

相关资讯:

娱乐场推荐
旋乐吧 必威 吉祥坊 爱赢娱乐 大发 Vwin 优德 万象城 88娱乐城 伟德亚洲 博九网 太阳城 壹贰博 tgobet 金赞 BETVICTOR伟德 678娱乐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