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玩家技巧交流 非赌不可如何赌:小赌可以养家糊口,大赌可以救国救民 (2)

非赌不可如何赌:小赌可以养家糊口,大赌可以救国救民 (2)

这一部分是给非赌不可的、坚定的玩彩的人扇扇风,鼓励聪明玩彩。

要玩彩票必须首先面对几个最基本的问题。上一部份主要谈到出号公正性的问题,就是中奖号是否真的是随机产生的?下面所有的言论都是基于彩票公正性之上,就是摇奖过程没有人为因素涉入。

这里主要说另一个最基本的问题:彩票中奖号码能否提前预测?答案是肯定的。对这个话题,不同的人们已经吵了几十年了,没有必要在这里再吵。因为10年前已经有人用事实证实了肯定答案,她的名字是:Gail Howard。

如果你要玩彩票、非赌不可,那么你不能不知道盖尔 霍华德(Gail Howard)的理念,不能不知道她的旋转矩阵或聪明组合。“随机之中有模式可循”,“新的混沌科学给人类提供一种观察秩序与模式的方法”,等等。她的理念以及众多的她的理念的实践者使她成为彩坛的标志。她的一些博彩理念是你非赌不可的基础,在此基础之上,还需要形成你自己的博彩体系。玩彩时,你最好记住她一个重要的忠告:宁肯错过,不要弄错。

此老大概在85年成型了一套博彩理念,随后出书“怎样玩,如何赢”,后来大概在88年前后出了另一本书“盖尔 霍华德的中奖秘诀”。她的理念迅速被很多聪明人接受并付诸实践。10多年后,她再推出一本里程碑式的著作,Lottery Mater,此书被正式翻译成多国语言,2000年中文版名字是“彩票中奖指南”。后来虽然又有不少新作,但基本上没有什么新东西了。关于她的博彩理念的详细介绍,网上多得很。虽然对她的理念早就在网上耳熏目染,但我是在一个月前才看到“彩票中奖指南”,对于她其他的专著,至今还没有看到全文。

截至到2000年,已经有至少65位中奖者声称是利用她的理念拿到百万以上大奖。事实上,还有更多的人因为用了她的理念而拿到百万以上大奖后,但却因为某些原因没有向她通报,或者被彩票公司阻止而无法向她通报。尽管如此,这65位百万大奖的获得者已经直接证实了她的理念的可行性,更用事实直接证实了彩票中奖号码是可以提前预测的。随着65位有名有姓、有照片、有文字的百万以上大奖得主的露面,批判她、嘲笑她的声音几乎一下子都没有了。一些理论学家不得不接受这个有着极其深刻影响的、肯定的事实,转而谋求理论证明以及如何完善她的博彩体系。要注意的是,目前我们只能说用特殊的人为技术可以提前预测彩票中奖号码(不仅仅是简单的增加中奖机率),这也是事实。还远没有答案去精确预测票的中奖号码。

其实,在Gail Howard之前,曾有过一些其它类型的更准确预测。也许可以称为玄学预测、或灵学预测。那个特异功能大师,大卫就曾在开奖前一年,准确地预测了德国的649号码。美国也有很多玄学家准确的预测过彩票结果。中国也有一些报导在梦里被提示中奖号码。前不久加拿大也有个人做梦说她前一天买的彩票能中大奖,结果她第二天又去买一张同样号码的组合,真的中了大奖等等玄事。

2000年后,盖尔 霍华德的理念传遍世界,并被后继者发扬光大,尤其是在中国和印度。现在国内出版的论彩书籍,大多数是Gail Howard的理念的翻版。国内有人称 Gail Howard是在混沌的彩票中找到秩序的第一人。她的确是第一个提出这些理念的人,但现在对这些理念最前沿的成果早已与她无关。有心人发现,随着世界范围更多的人实践她的理念,用她的理念得到大奖的报道却反而没有了。也许这些发生在世界范围内各大彩票公司广泛引入G-tech保护之后。当然,现在某些更有效的博彩体系已经远超过了Gail Howard的理念。值得注意的是,似乎很难见到关于这些体系的公开讨论,更不用说论著了。

另外值得推荐的是Norbert Henze和Hans Riedwyl,他们的How to Win More:Strategies for increasing a lottery win也被翻译成几十种文字,在2000年被翻译成中文“彩票实战手册”,书中第8课‘你不可不知的彩票数学常识’,写的比较全面,也通俗易懂。

其实每个玩彩多年的人都会有自己的心得,有自己的博彩体系,也许有些是非常成功的。凉咖啡想郑重告诫一下“研有所成”的人,在把自己真正成功的、打破现有思维的理念公布前,先考虑一下对社会的影响。

在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大家一直以来根深蒂固的观念其实是错误的,起码是不全面的。由牛顿的确定论到混沌的另类不确定论,再返回来由传统的随机、不确定、测不准系统中找到确定模式,都是人类思维成熟的脚步。有趣的是最先接受这些根本性观念转变的往往是哲学。记得当年是北大的朱照宣首先开讲道家的“三生万物”,以此作为李约克的“周期三意味着混沌”的实例。对彩票预测的理念,人们的思维也是在逐步提高。正如很多自然科学的发展一样,其终极答案也许最后不得不留在哲学或神学。我们的这个社会需要一定的时间与契机去接受、“融合”某些根本性的观点、概念的改变。一定要注意的是:在一个新的社会秩序、社会道德产生、成熟之前,打破现有的社会秩序会引起灾难性的混乱。你可以想象一下彩票解码后的景象:“世界各大彩票公司就变成了你的存款、取款银行”,到那时,这种几千万倍回报的游戏会使世界金融体系很快崩溃。现有的社会秩序、社会道德还不能接受这个改变。

多年前,俺曾四处抛售自己的上述观点。“精确完整地预测一个彩票组合不是人力可为。这不仅是个哲学问题,也是玄学问题,但绝不会是个数学问题”、“人与社会是神创与控制的,因此人生与社会是有序的,如果人力可准确预测彩票,就会打乱这个序,这是神或灵所不准的”。“成功的预测彩票不仅是对现有所有科学的挑战,也是对现有社会学,现有宗教,现有哲学的挑战”。

这些观点是俺大概在8年前对彩票的认知的一部分,被摘引在一些网站

这个链接里显示的是断章取义俺的言论的一段,还有一个相应的连接是.aspx文件,无法打开。谁知道如何打开这类.aspx文件,也请指教俺一下。

上述网站摘引中,“张”是俺,枫是谁俺不知道。原来俺常驻的那些论彩网站早就关门了,但俺的某些观点却因被一些网站引用而留下一部分。前两年还能搜出一堆,最近只搜到上面一个链接了。如果哪位偶然在其它地方发现“老张”原来的胡言乱语,比如关于彩票的哲学、玄学或神学的言论以及圣经中的关联彩票的数字研究等,请告诉俺一声。俺从来不用马甲,吵架时也不用。

这些是俺多年前的论点,当然在这么多年来俺对彩票这个游戏的求索一直没有停止过,而且现在俺对彩票的认知与原来相比有很大的变化。但直到现在,俺仍然认为“精确完整地预测一个组合不是人力可为,不是简单的数学问题”。现在俺知道的所有的博彩体系,都离”精确完整地预测“这个目标相距甚远。“中奖号码可以预测”和“精确预测中奖号码”的差距是本质性的。还有一点俺也是始终没有变,就是彩票的终极解码与社会的秩序的关系。这里隐藏着更深的社会话题与宗教意识。

科学的发展必然带来社会的新秩序,比如彩票的终极解码,必然会带来各个领域对原来不可确定的问题研究的质的转变,当然同时会来带与之相应的社会新秩序。某些有心思的人会认为俺的这些观点很邪恶,与倡导“the New World Order”的666势力的根本观点不谋而合。(想多知道点666,可以去这里看看)

其实不然,这次金融危机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现在很多人把枪口对准格林斯潘,说因为他推崇某些金融新理念,宽松货币政策、力挺金融衍生品,直接导致了这场金融危机。

他推崇的金融理念真的那么差吗?事实胜于雄辩,在面对纽约股灾、亚洲金融危机、科技股泡沫破灭以及“9·11”恐怖袭击事件等一系列重大危机时,正是格林斯潘用他的理念拯救了美国金融世界,稳定了世界金融发展,并引领美国经济实现了创纪录的长达10年的持续增长。在重大天灾人祸面前,实践他的理念完全可以“养家糊口、救国救民”,对此他当之无愧。

要说格林斯潘有错,那么也许他是错在忽视了一个道理:“在一个新的社会秩序、社会道德产生、成熟之前,打破现有的社会秩序会引起灾难性的混乱”。也许他当时也明白这个道理,但是在重大天灾人祸面前,他是“非赌不可”。

其实真正的罪魁祸首是人的贪心。从雷曼兄弟等大型银行到几乎从零开始、靠借钱起家的民间房神、股神,全民一起疯狂的杠杆投机,引发危机赔钱了就骂政府,耍无赖。不是有很多人现在正在斜着眼叫阵吗:我就不信政府不救市。现在所谓的救市管用吗?俺认为不会管用,金融世界的秩序已经混乱,新的秩序还没有形成,尤其是人的贪心还没有受到抑制。其实美国政府也没有在真的救市,还在试图转嫁危机。新的社会秩序、社会道德没有因为这场金融危机而产生、成熟。因此,这场混乱和混沌只是刚刚开始。

也许只有在大的自然灾害或者大范围的战争中,人性的良知才会复活。如果没有奇迹发生,我们不得不做好准备:战争、大的自然灾害。

接着说彩票,或许根本就可以认为彩票是神给人的游戏。在心灵感悟那边我曾声称,“按照某些特定的方式读经,可以在圣经里看到了649彩票的痕迹。649彩票是神给人的智力游戏”。更不用说人对彩票本身的态度,玩彩者的态度等,都有神与撒旦万年豪赌的痕迹。前些年对此曾有长论,现在不想对此说太多。

如果你非赌不可,那么你必须熟悉足够的基本数学理论。

记得当年某个论彩网的网主(很可能就是上面链接里的枫)把待选数字分成不同区间,研究在每个区间的落点。他当时曾不止一次宣称,他给自己定的研究目标是:要在49个数中选出20-25个,争取选中3-4个中奖号码。

后来俺随便给他10组随机选的20个数字,其结果明显优于他的研究结果。其实很简单:49选20中3、4的概率分别是29.79%、14.07%,而49选25中3、4的概率分
别是33.29%、24.97%。首先他定的目标根本没超越随机选号的概率结果,当然他当时的研究成果也没有超过随机选号的概率结果,自然是劣于直接随机选取。

如果你是非赌不可,那么你必须清楚地了解现有的、有效的搏彩理念,然后发展适合你自己实际情况的,你自己的 博彩体系。

关于Gail Howard理念的精华部分聪明组合,现在也有了很大的发展。前几年看到国内一个只有法律学背景的年轻的中国彩民,用犀利的言辞批判旋转矩阵,谈论聪明组合的改进,把聪明组合比喻成选妃等,看了他的文章后,觉得他远还没有没有真正的明白聪明组合的意义。关于有限个待选数字(比如20个)的选取方法,Gail Howard没有提出什么有效的方法。但这却是非常重要,如果20个待选妃子里没有一个漂亮的(中奖号码)无论你如何聪明,也选不出漂亮的妃子。就象你坐在没有鱼的湖边钓鱼,无论你如何技术高超,也不会钓上鱼来。

你自己的博彩体系需要根据你自己的实际情况来确定。比如你每次只想买3-5张彩票,在你选出十几个待选的数字后,你最起码应该清楚的知道:假设你的待选数字
能抓到4、5、6个中奖号码,什么样的3张(或5张)待买彩票组合会使你至少选中3个中奖号码的几率最大(比如大于90%),等等。我个人不主张使用“保中几”的聪明组合,对大多数普通玩彩者而言,花费比较大。对大多数以打发口袋里零钱为目的的玩彩者,用“中3机率”大于50%的组合足够了。

对以头奖为目的的博彩者,我个人提倡另一种思路。在很多情况下,我们很难确认一个25个数字组合要比另外的24个数字组合出号几率大。因此也无法选出有限的
(比如20个)待选数字组合。然而,你可能非常自信下次出号的算术复杂性AC值是7,这样,你已经成功地把总组合量降到1749352个,虽然这是原始的全组和的
12.5%,但仍然有太多的待选组合。这些待选组合中,包含了1-49所有的号码,Gail Howard的理念不再适用了。你需要自己找出比如中6保3、4、5等等的聪明组
合。当然,你必须具备一些基本的逻辑编程以及至少一台比较强大的计算机。Gail Howard提倡的是在非完整待选数字中研究完整组合数;我提倡的是在完整待
选数字中研究非完整组合数。

先虑号,再做聪明组合的思路要优于一下子设定待选数字。形象些说,现在有13983816(49选6的所有组合个数)个选美候选人中,需要选中前6名最美的。
Gail Howard的思路是先猜选出来38760个(20选6的所有组合个数)候选人,然后在这些候选人中,按某种特殊组合,选出最佳人选。但问题是,这样的最佳人
选的“最佳程度”取决于38760个候选人的“最佳程度”。很有可能在这38760个候选人中,没有一个美的。我提倡的思路是,先虑去比如个子小于1.6米的,再滤去比较黑的、身材差的等等。然后再在过滤后的也许50000个人中,按某种特殊组合,选出最佳人选。当然这种特殊组合与Gail Howard的聪明组合是完全不一样的。其数学实现也要困难得多。

如果你已经研究彩票多年了,你会发现一个现象:你自己的很成功的过滤方法或确认某项指标的方法并不是每次都成功,而是有时成功,有时很不成功。其实这很正常。在一个混沌区间里并不是简单的杂乱无章,它是在更小的参数尺度上,有着明确分界的稳定区间以及不稳定区间;而同时在不稳定区间中,同样在更更小的参数尺度上,会有另外的明确分界的稳定区间以及不稳定区间。在表面看来混沌的间中,还有至少一个确定的“奇怪吸引子”。找到了你自己的过滤方法的稳定区间以及奇怪吸引子,你就基本上可以认为你已经成功地破解了彩票。因为你可以100%的相信你的结果的准确度了。因此,要想更深入的研究你自己的“很成功的过滤方法”,你需要至少研究你自己方法的的稳定性分布。

彩票不同于股票,我一直认为易理可能不适合彩票研究。

东方古训的易理是以2为基元(2-in-1),8为一个循环终结,是一个2-8认知模型。这种2-8认知模型可能不适合彩票研究,但很可能适合股票研究。而在西方,他们有
一个不同于东方古训的认知模型(圣经中暗示的):以3为基元(3-in-1),7为一个循环终结,是一个3-7结构。可以证明,在某种形式的组合下,两种结构的极限是
相同的。这种3-7结构与我们东方的2-8结构非常不同,但联系又非常紧密。其实,西方的3-in-1,与我们东方古训的阴阳并存(2-in-1)异曲同工。仔细看一下我们
那太极阴阳鱼,把一个事物不同性质的两方面非常完美地“揉合”在一起,而3-in-1是在不同性质的两方面中间又加入了第三种性质。因为有明确的属性定义,基于3-in-1的3-7结构非常易于计算机推演。

股票的发展趋势受一定的参数影响,这些影响可以转化为总体的阴阳变化,而且这种趋势的变化是有一定的滞性的,某些比较成功的研究者用五行的相克相生来描述这些参数的影响。但对彩票就完全不同,彩票基本上没有什么影响参数,也没有什么滞性。就连换球摇奖都不会太大程度的影响其出号,更没有什么其他的参数因素需要考虑了。而有各自明确属性的3-in-1却适合这种状态的研究。如果你要研究彩票,有时不得不接受一些“非常神奇的,不可解释的”的东西。

关于最后这部分观点,俺几年前曾有非常详细的长篇阐述以及两种认知结构的极限的一致性的数学证明。当时曾被某些网站全文摘引,现在找不到了。有兴趣的可以私下交流,不想在此多说。

当你认真的注视过这些彩票后就会发现,彩票不是赌博,是一种非常有趣的游戏。

相关资讯:

娱乐场推荐
热博 万象城 众鑫 88娱乐城 伟德亚洲 平博 同乐城 必威 吉祥坊 大发 Vwin 优德 威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