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博彩游戏百科Baccarat 赌运亨通:姜是老的辣

赌运亨通:姜是老的辣

每一靴百家乐牌局,都是一个独立的投资故事,日前阿图看见一个阿伯,在一张限注三万元的牌桌上,下注了三万元「庄」,而其他同桌的牌友,全部都押注在「闲」方上,但他们都只下一、二百元的小注。

阿图看见这有趣的局面,忍不住驻足观看,很想知道这一局鹿死谁手。在班长未发牌时,电子路牌上显示,对上六铺牌分别开出「闲、庄、闲、庄、闲、庄」,是一条漂亮的单跳路。

是一张由班长开牌的桌子,闲方开出「公、9」是9点,庄方「3、5」是8点,闲方胜。亦即是说阿伯的三万元赌注泡汤了,众小户取得胜利笑逐频开。我看见阿伯的脸色由蓝转青,额上开始流出冷汗来。

在一旁观看的,除了我之外,还有一个红衣赌场经理,我不知他的心情怎样,是同情这位玩家阿伯,抑或为赌场获利而暗暗高兴,或者他甚麽也没有想,只在执行他维持牌局秩序的任务。

阿图这时听到众玩家的窃窃私语,有些为阿伯惋惜,有些在取笑他愚蠢,原来在之前六铺牌,阿伯以买缆方式买黐底,已一连输去了六注,分别是400、800、1600、3200、6400及12800元,结果开出「单跳」令他的累积损失达到25200,故他这一口索性下注30000元。

阿伯仍未有放弃,在银包中取出他的剩馀物资,7500元港币及900元葡币,实行绝地一击,在兑成筹码时,他找不到一个支持者,因为众人都下注「单跳」,只有他押注「黐底」,道不同、不相为谋也。

这一局终于开出黐底「闲」,众人因「爆路」而散去,只剩下阿伯和红衣经理两人。阿图继续袖手旁观,很想知道阿伯的策略,只见他将葡币1800元收好,将港币15000元作孖宝下注黐底「闲」。

这一铺阿伯又赢了,究竟他会不会再次连本带利下注呢?答桉是肯定的,阿图在两铺之后,又再见阿伯下注30000元一铺了。

当这一铺闲方以7点击败庄方的6点后,「白卡」也出现了,阿伯终于过了三关,在洗牌之前击败了庄家。

分享到:

相关资讯:

娱乐场推荐
平博 888亚洲 21bet 旋乐吧 必威 吉祥坊 爱赢娱乐 大发 Vwin 优德 万象城 88娱乐城 伟德亚洲 博九网 太阳城 tgob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