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博彩游戏百科texas-holdem 埃德·米勒(Ed Miller)扑克策略文章:学会去输

埃德·米勒(Ed Miller)扑克策略文章:学会去输

几乎所有小额无限德州扑克玩家都有一个共同的“毛病”——输得不够。

“你说什么?”你可能会惊讶地望着我说,“Ed,你简直疯了!大多数时候我都是输的,我想输得少一些,而不是输得更多。”

不幸的是,有时这种普遍的“希望少输”的想法会影响你的判断,长此以往,你会输掉更多。

与其总想着少输点,你更应该学会如何去输。

我的观点是

学会去输?这是嘛意思?

在无限德州扑克游戏中,输有两种方式。第一种是被动的,或者说是你应该输得。大多数玩家希会在有牌的情况下尽早拿下底池或将领先保持到showdown,并在持有弱牌的情况下放弃底池。你的弃牌很频繁,有时会开始领先但最后被人追上。这是一种糟糕的输法。

而你在把握机会并榨取价值时以失败告终,则是第二种输法。这也正是绝大多数小额玩家应该学会的输法,同时这也是顶级无限德州扑克玩家最通常的输钱方式。

当你认为“中规中矩”才是王道的时候,你只是在保护你的“底限”,但这种打法同时会毁掉你的“上限”。在许多牌局中,你注定会输。可能会着时间输得越来越小,或不那么频繁,但另一面,你的赢利也会相应变小,频率亦会随之降低。

想要在众多“中规中矩”的玩家中脱颖而出并获得收益,你需要更多地去把握机会,或者说打的更勇敢一些。有时你会失手。但如果你想拥有傲人的赢率,在正确的时机把握机会是不可或缺的。

计算

扑克游戏中的数学计算并不复杂。这里举一个你进行bluff的例子,底池有$500,你在考虑是否用剩余的$500全压bluff来争取底池的$500。

这是一个底池下注bluff,如果奏效你将拿下$500,反之则会输掉$500。

这种下注是最简单的“D”法,如果能够确保一半以上的情况下成功,那么长期下来你就是赢家。

大家想一下,上回你在$2-$5桌下注$500是什么时候的事了?你所有的$500下注的赢率又是多少?通常情况下,你下注$500的时候都不会输,因为你的潜意识里决定了你只会在有极高胜算的时候才这么做。

但是数学告诉我们,你并不需仅在高胜算的时候才这样下注。只要你的胜算过半,你都应该这么做。如果你有70%、65%或60%的胜算,那么这将是一个完美的决定。那些大型赌场面对D客的胜算要小得多,一般仅有百分之五十几的胜算,但却有着上千万美元的赢利,不是吗?

如果你认为自己有65%的胜算,你会这么做吗?你可能会想想,说“会啊。”但我敢说你绝对不会这么做。原因是,你有65%胜算意味着每三次会输一次,而一旦你输过一次便会不自觉的对同种情况产生警觉(这种应该算是人的本能吧)。然而在翻牌圈买花的胜算只有35%,我敢说那些被别人买花击败的牌局你会记得比较清楚(当然,通常对手买花的频率会比你下大注bluff的频率高,但这并不矛盾)。

如果你打得非常好,那么你会经常像这样进行bluff,输掉的情况会频频发生。你不该纠结输掉的那几手,认为自己很傻。因为这种小胜算的情况远比那些高胜算的情况出现的多。如果每次你都放弃这种机会,那长期下来你会“输”( 或者说少赢)很多钱。

例子:

尽管这手牌算不上很冒险,但大多数小额玩家都不会像我这样处理。

$2-$5桌,我拿到Kd-Ks加注至$15,后面一家比较紧的玩家跟注,其他人弃牌。

翻牌Ac-7s-3d,我让牌,他下注$20,我跟注。

转牌9s,我让牌,他也让牌。

河牌Jc,我让牌,他下注$40,我让牌-加注至$145。

为何我会让牌-加注到$145呢?翻牌发出后,出现两种可能(对手有A,或对手没有A)。如果对手没有A,我要做的就很简单了,尽可能的让他向底池丢钱就好。如果对手有A,我希望通过他在后几条街的动作来判断kicker的大小,然后视情况bluff。

因此,我在翻牌圈让牌。对方下注,看起来好像确实有A,我需要向底池($57)投入$20,并且有以下三种途綝孟碌壮兀�

1.翻牌圈对方只是在bluff,在后两条街与我check-down。

2.对手有A,但kicker较弱,我可以bluff把他打跑。

3.对方有A,我在后两条街再中一张K。

因此,我有理由以较小的投入继续打下去。

转牌发出后,我俩都让牌。通过之前对对手的了解,如果他是A加大kicker、两对或暗三条的话基本上不会在这里让牌,而会下注以求利益最大化。所以,我判断他是A加小kicker让牌控制底池或压根就啥也没中。

河牌发出后,如果我率先下注,对方会弃掉未击中的手牌,或用A牌跟注,这对我有些不利。所以我选择再次让牌,如果他有A也让牌的话,那么我将以较小的损失结束这局牌。但同时我也感觉对手不会在中A的情况下第二次让牌。他下注$40,我认为这是A加小kicker正常的价值下注。

跟注显然不是明智之举,大多数情况下我都会输掉这一局。但是我可以bluff一下。

当然,他究竟拿到了什么牌,我无法100%确定的给你答案。他可能是A-J——在河牌圈成两对;也可能故意慢打超强牌;还有种可能就是他看穿了我得bluff,用A-8这一类的A加弱kicker跟注。

但是通常情况下,他的牌应该是A加小kicker,我觉得我河牌圈的让牌-加注会迫使他弃掉这类牌。我向底池($110)下注$145,这个决定可能会以失败告终,但我认为这样打仍有价值,尽管很小。

尝试多打一些这样的牌,会让你“输”的更有价值。更重要的是,这样的打法将提高你的赢利。

分享到:

相关资讯:

娱乐场推荐
17游戏 乐通 XBET 威博 平博 旋乐吧 必威 博九网 爱赢娱乐 申博 大发 Vwin 优德 万象城 88娱乐城 伟德亚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