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体育博彩技巧漫谈 庄家是如何赢大钱的?

庄家是如何赢大钱的?

如果庄家为这个游戏设置赔率,理想情况下应该是正面赔率L1=2,反面赔率L2=2,概率与赔率的乘积

P1 * L1 = P2 * L2 = 50% * 2 = 100%

这样如果有人投注的话,赢和输的机会和庄家是相等的,这个赔率在博彩理论上称为
“公平赔率”(Fair Odds),它并不保证庄家的赢利,其中不包含必然的庄家利润。然而这只是理想情况。

实际情况是,庄家会开出正面L11=1.9,反面L22=1.9的赔率,概率与赔率的乘积

P1 * L11 = P2 * L22 = 50% * 1.9 = 95% < 100%

在这个情况下,投注者和庄家已经不处于平等的位置,这时的赔率可以保证庄家的赢利,其中包含了庄家的必然利润,也就是俗称的“佣金”或“水钱”。这种情况实际上是任何博彩游戏庄家赢利的基本模式,即对于一个投注事件,开出的受注赔率L必须满足

P * L < 100% (P是该事件出现的概率)

这个公式,理论上使庄家立于不败之地。

其实,庄家在此存在着极大的风险。赔率L是庄家定的,但公式中另一个重要元素P,即事件发生的概率,是不能主观臆定的,对于抛硬币游戏来说,这个P是很容易从经验确定,但扩展到其他更复杂的事件,如果对于P的计算出现偏差,庄家就要冒P*L>100%赔本的风险!

博彩公司的赔率制定类似保险公司的保费和赔付方案一样,需要依赖严谨的概率计算,他们在这方面做的很专业。具体到足球比赛,对于310的赛果,他们有一套成熟的数学模型,可以在综合了各种主客观因素的情况下精确地计算出交手两队的临场实力差,并进而演算出310的发生概率,这个概率是前文所提的公平概率,令人叹服的是,通常情况下,这个概率相当接近投注者对赛果的投注比例!

一个随即引伸出来的问题是,足球比赛具有相当的不确定性,另一方面投注者对于某个赛果的期望可能超出正常的理论计算值,这两个因素的存在,使博彩公司面临另一种潜在风险,而且远甚于前述的概率评估错误的风险。因此博彩公司通常会在公平赔率的基础上,为每个可能结果预留足够多的利润,以平衡这种风险。

事物总有它的两面性。庄家在承担着上述种种风险的同时,也存在着利用这几个风险点攫取暴利的可能。拿抛硬币的例子来说,如果假设由于某种影响因素,使正反面出现的概率不再相等,比如说正面60%,反面40%,而这一概率变化投注者并不知道,最后的投注比例通常还会维持五十五十。而此时站在暗处的庄家在设置接受投注的赔率时可以有两种选择,一是客观地按照游戏结果的概率变化,调整赔率,将正面赔率调低,反面赔率调高,这样仍然可以维持正常佣金收入;另一个冒险的选择是,庄家并不改变原来的赔率,以反面开出时赔本的风险来换取正面开出时的远远超出佣金的暴利。

后一种情况并非天方夜谭,正相反,它出现的频率使人对庄家之于比赛的把握不得不由衷赞叹!

要运用这种冒险求暴利的方式,取决于两个先决条件,一是庄家对于预定赛果的高度把握,二是该赛果的概率高于投注者普遍公认的概率。

对亚洲盘来说,庄家开出意在使上下盘实力差距接近的让球,表面上是把一个310三种结局的游戏变成了抛硬币一样的两个结果的游戏,并利用不断变化的上下盘赔率(又称“贴水”或“水位”)调节两边的投注比例,好象更为简单,吸引了更多人的投注,其实这个游戏规则为庄家提供了更灵活多变的手法和更广阔的利润空间,基本原理和刚才的抛硬币赔率一样。对庄家更为有利的是,可以通过不断变化赔率(贴水)和让球,根据受注形势随时调整自己的利润分配,并且可以运用更高级的技巧,将闲家引导向错误的方向投注。亚洲盘开出后,从受注的角度可以划分成三个阶段:

一是尚未接受投注时的初盘到开始受注前,又称参考盘口或赔率,这个阶段盘口和赔率通常不变化或者变化很小。此时的盘口和贴水完全是由庄家拟定的。

二是开始接受投注到投注高峰前,一般是在赛前6-12小时,这个阶段的盘口开始变化,但通常并不显著,而且不全由投注变化决定,因为此阶段投注者通常处于观望状态,投注量很小,庄家可以从容地施展障眼法。

三是进入投注高峰到封盘,此阶段盘口有时变化剧烈,但也有由于受注引起的被动变化和庄家*盘的主动变化之分,两者兼而有之,很难区分。庄家运用升水和降水、进盘和退盘等技术手段,或平衡投注比例,或诱盘,具体情况当视不同比赛而定,非三言两语所能言明。

关于“围绕足球所制定的游戏规则”,第一层含义是指足球博彩游戏本身,庄家通过精心设置各种形式的赔率,吸引投注并设下陷阱。另一层含义不太直观而且恐怕遭至对足球持单纯看法的人的反对,即庄家对于赛果的高度把握在相当程度上源自许多不上台面的交易,所有参与游戏的闲家,实际上早处于绝对不公平的地位。足球的不可预测性——“足球是圆的”——成了游戏制定者绝好的借口和挡箭牌,可悲的是,这句话居然经常出自受害人之口。我想,我已经连带地部分回答了关于概率在足球博彩中所扮演的角色的问题。

至于庄家的冒险,我要强调一下前提——庄家对于某个赛果具有“高度把握”。在这个前提下,对庄家不利的赛果出现的可能极小,所谓的漏洞几乎只是理论上存在而已。

1)正确的盘口分析必须以对欧洲赔率的深刻理解与丰富的实战经验为前提;

2)正确的盘口分析不一定是求胜的唯一法门,但在缺少其它有效工具的情势下,应当承认其是闲家求胜的重要手段;

3)庄家开出的受注盘口实际上已包容了是场赛事可能之一切信息,也就是说庄家在赛前对赛果至少有着强烈的预感;

4)在缺乏背景因素造势的前提下,庄家是不会直开荀盘的,即使有外因的衬托,庄家也绝少冒险地直开荀盘。大凡所谓的荀盘都是在变盘过程中形成;

5)在博彩业竞争日益加剧的今天,全球博彩业逐年都在调低自己的利润率。所以,与相应亚洲盘配套的欧洲平均赔率是一个变量。这对醉心研究赔率数理模型的业界精英来说是一个技术上的瓶颈;

6)信息的不对称是博彩业蓬勃发展经久不衰的支点,一旦庄家与闲家在信息获取的时间与机会上是平等的,那一天也许就是全球博彩业的崩溃之日。足球具有超越其他竞技项目的不确定性,实力差距对最后赛果的决定性相对较小,因而产生了这个名句——足球是圆的。这句话高度概括了足球区别于其他运动项目的特点,也体现了这项运动的独特魅力。

但正如我们耳闻目睹的其他运动项目一样,现代商业机器运作下的足球也难以维持它的竞技纯洁性——从申奥丑闻到国际足联竞选,从兴奋剂的广泛使用到普遍存在于各类比赛中的裁判公正性问题,形形色色的阴暗面背后,无不体现着金钱的力量。现代体育运动,早已不再局限于单纯的竞技范畴,因为脱离了资本扶持根本谈不上生存,而资本的介入必定以利润为前提,这就决定了现代运动项目的本质是商业,而不是运动本身。

笔者有幸,有一些从事国际体育产业和博彩业的朋友,从他们那里获得了许多新鲜热辣的内幕和书本上永远学不到的知识,让我加深了对于现代体育的理解。在从事上述两种职业的资本家看来,类似“足球是圆的”这类共识是他们最喜欢的一个挡箭牌,因为被这句话蒙蔽的人们将永远成为他们攫取金钱的最佳目标和牺牲品而不自知。

“足球不圆”因此诞生,并非耸人听闻,也非标新立异,而是真相,是一种体育世界观。

分享到:

相关资讯:

娱乐场推荐
旋乐吧 必威 吉祥坊 爱赢娱乐 大发 Vwin 优德 万象城 88娱乐城 伟德亚洲 博九网 太阳城 壹贰博 tgobet 金赞 BETVICTOR伟德 678娱乐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