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玩家技巧交流 靠博彩念完大学的职业老千

靠博彩念完大学的职业老千

这名职业老千今年32岁,外号“爆破手”,意为他经常给通家埋“炸弹”。“爆破手”4岁的时候就站在爸爸的怀中看打麻将了,用他的话说是“自己基础打得比较牢”,但是直到13岁他上初中时,才学会老千的种种法门,从此就慢慢“职业化”了。 高中毕业后,“爆破手”考上江西一所大学,他除了第一次上学时带了学费外,再没有向家里要过一分钱,而是靠着在学校博彩,给自己赚足了学费和生活费,那些浙江、福建等地家境较好的同学简直成了他的钱袋子。4年之中,他差不多蠃了十万元之多,毕业之后,没花完的钱拿回农村的家中,还盖起了一座新房。

上大学期间,“爆破手”的麻将被学校收走了17副,被处分过无数次。毕业后,“爆破手”并没有找一份正式工作,而是来到西安,日日混迹於麻将馆,和其他老千一起骗赌客的钱。时间久了,他逐渐讨厌自己从事的这种行当,为当初骗了许多人的血汗钱感到惭愧,决心向媒体披露所有的骗人招数,从此不再当老千,另谋它业。

当“爆破手”踏进本报的大门时,显得义无反顾。在接下来几天的采访中,他不但详细讲解了麻将上的骗局,还现场演示了所有舞弊手法,并安排记者到麻将馆实地体验了“狼”们的出千手段。他的每一次每一招,都让粗通麻将的记者们目瞪口呆。

麻将最重要的骗术:牌片儿

在“爆破手”的指点下,记者来到西安东郊一家“狼群出没”的棋牌室,实地观察“狼”们的出千情况。这家棋牌室开了两桌,旁边还立着不少看客,后来“爆破手”告诉我们,里面共有7匹“狼”,“爆破手”大都认识他们,普通赌客只有3名。“爆破手”后来悄悄告诉记者,麻将馆大多数情况是“狼多肉少”,所以老千们看见两名记者进来,都高兴不已,一个人悄悄叫了声“点子来了”,马上都围了过来。等到开局码牌,记者一伸手,老千们便知道记者不是外地来砸场子、抢地盘的,纯粹就是来送钱的“菜鸟”。由於事先知道他们是老千,所以记者就特别留意他们的舞弊手法。

“爆破手”介绍说,陕西地区存在的“牌片儿”有30多种,大多数只在小范围之间流传,最常用的只有3种,几乎在全省任何一个地方都能使用,甚至通行全国,东北、四川等地也用这种“片儿”。这3种“牌片儿”分别是“开片儿”、“绍片儿”和“增片儿”,西安市内以“增片儿”为主。每一个“片儿”实际上就是一套密码系统,它用27个字代表麻将中27张不同的牌,这27个字是打麻将人使用频率很高的字,它充分考虑到了陕西的方言,经过长期的发展,逐渐定型,形成今天这个样子。

学会用“片儿”,是职业老千的一门基本功,也是比较笨的一种出千手段。“东南西北风和红中、发财、白板”则用“一二三四五六七”数字来表示,潼关地区还喜欢用“歪斜增乱高轻重”来表示,“白板”还有两个别名“浪去”和“闲痞”,红中的另外一个别名叫“随便弄”。

与记者一起对赌的一名老千在开始打色子时,高喊一声“开去”,记者明白他在告诉通家本场用“开片儿”。果不其然,在随后的牌局中,“开片儿”里面的字开始频频出现,比如,如果一家要吃某一张牌,就开始用“开片儿”中的字来说话,说“你看美不美,‘爆破手'?”,表示需要四饼和七饼;“这牌确实可以”,表示需要三饼和六饼;“打啥呀”表示需要六条和九条;“碰一对”表示需要二条和五条;“揭快些”表示需要二万和五万;“吃一张”表示需要四万和七万,等等。如果老千需要碰牌,事先只要说句“可憎得很”就行了,至於要哪张牌和上面一样,比如:说“一个都揭不上”,表示要碰东风、五万、五饼;说“三四个随便咋弄都行”,表示要碰西风、北风和红中。如果你想杠,事先要说“恶心得很”,通家就明白了。如果老千打出一张牌,嘴里却反报牌名,如把“东风”报成“风东”,“七万”报成“万七”,表示牌已经上停,至於停哪一张,说法和上面的一样,他的通家该埋“炸弹”就要埋“炸弹”了。而通家知道了这些资讯后也作出回应,手里有某一张牌就吸吸鼻子,如果没有,嘴里就发出啧啧声。

以上这些话并不固定,只要说的话里含有“开片儿”的字就行了,老千们可以随意变换,所以,如果你打麻将,有人在旁边不住地嘟嘟囔囔,千万不要以为他们是随口说说,这些看似不明显的话,实际上是在向通家发密码。

记者周围还站了几名看客,不停地给记者递烟倒水,或者给记者的牌指点上几句,实际上这些人也是老千,俗称“插红旗的”。他们的亲热举动有很深的含意,他们利用递烟倒水拉感情、套近乎,解除你的戒备心理,然后借机看牌,把你手中的牌报给牌桌上的老千们。比如,记者有一局牌停“夹三万”,旁边一名“插红旗的”就亲热地对记者说“肯定抓个炸弹”,这个“抓”字就告诉了桌子上的老千:记者要和“三万”,结果,记者停牌虽早,却一直没和,别人和牌后,记者推倒另一名老千的牌,他手中就有一个单张三万。“插红旗的”还利用给你点烟的机会转移你的注意力,让桌子上的老千趁机偷牌或者埋“炸弹”。

除了上面说的“开片儿”外,陕西地区还流行一种“绍片儿”。“绍片儿”的用法和“开片儿”一样,这里不多作介绍。

老千的冒险招数:偷换牌

对老千们来讲,偷换牌是一件冒险的事情,特别是和那些比较聪明的人坐在一起打牌,所以,凡是能用这一手的老千,都具有相当水平。但事情也是因人而异,比如这次与记者一起玩牌的两名老千,水平并不是多高,至多算是中下等水平,但是遇到记者这样的“菜鸟”,老千们还是什麽换牌方式都使了。记者看在眼里,记在心中,这些换牌方式可谓五花八门,什麽都有,而且相当隐蔽,不留心是看不出来的。

“偷换暗杠”。这是换牌的基本功,偷换牌的老千们都先学这个方法。码牌时把一副暗杠码在一起,放在自己门前牌墩两头,起牌时少抓两墩,然后把暗杠偷过来就是了。

“偷天换日”。这种换牌方法又叫“大换十三”,难度属於最高级别,一般老千是不敢使用的。它是指13张牌全部起完后,在自己门前的牌墩没有被动过的情况下,把最上面的一层全部换过来,换过来的牌都是事先铺好的“天停牌”。

“七彩挢”。事先码好一副“天炸”牌,摆成7墩,放在自己门前正中间,然后两头再随便放5墩牌,起牌时把自己抓的牌全部放在自己门前“锅”里,抓够牌后把门前牌墩随便放的5墩往前推,把中间的牌换出来。

“大换十二”。事先码好12张牌,放在自己门前牌墩的左边,右边余出空当,抓牌时右手抓的牌全部放到空当里,左手把码好的12张牌抓过来。

“上炸弹”。停牌后,趁人不备将“炸弹”偷偷放在要抓的牌墩上。

以上偷换牌的方法只是一部分手法,实际上老千们经常用的手段还有很多,换牌往往是和码牌联系在一起使用的。

“爆破手”说,一般人洗牌时都是胡乱划拉一阵,没有什麽技巧可言,而老千们洗牌可谓眼观六路,高水平的老千两只手在牌堆里搅一下,就能把两副暗杠拢在手里码好,一般的老千也会挑挑拣拣码上一副暗杠。比如打“花三”,一般有两人配合,码牌时准确计算,码好的牌正好摆在自己要抓的地方。“花三”成功的关键是打好色子,如果色子控制不好,码好的牌还有可能被别人抓走。在这种情况下,往往用的是水银色子,要麽色子的点数是庄家趁人不注意事先摆好的。

老千们的最后绝招:牌令

有些打牌的人是很聪明的,能隐隐约约知道有人打通牌骗自己,於是每次上桌前就要求打牌的人不能说话,也不让旁观者看自己的牌。在这种情况下,老千们就不能用“牌片儿”了,偷换牌的招数也往往出手谨慎,不经常使用,但是老千们还是有办法,他们用“牌令”,利用肢体语言和牌码放的不同位置表示一定的含意。

“九节鞭”。这是一种手指语言,食指三节从上到下表示“条”“饼”“万”,中指、无名指、小指九节分别表示1─9,大拇指指到什麽就表示什麽。

另外,起好的牌在桌子上摆放的位置不同,也表示不同的含意。常说“立条趴饼卧倒万”,比如,如果左边第二张与第三张牌之间留有缝隙,表示需要六条;第二张牌要是趴在那里,就表示需要六饼。如果牌摆成三排,第一排两张,表示需要南风;第二排五张,表示需要红中。

麻将老千 一种畸形人生

麻将老千在陕西特别在西安地区,目前已经形成了一个稳定的职业群体,他们当中有的“从业”已经近20年,靠着这门“手艺”盖起了房子,娶上了媳妇。

“爆破手”说,麻将老千大都是一些机敏干练的人,他们看待大问题没有什麽眼光,但是在细节问题的处理上非常到位,也只有这样,他们才能从容地在牌桌上舞弊。例如,他们在牌墩上偷偷埋“炸弹”时,就要充分考虑到其他三人的情况,一般对家最容易发现,所以他们就趁上家抓牌遮住对家目光时下手。老千们尽量把整个舞弊过程做得了无痕迹,他们还考虑到普通赌客的心理感受,做事留有很大余地,引诱他们高高兴兴把钱输完。

老千们在真正博彩时,是把“牌片儿”、“偷换牌”、“牌令”综合起来交叉运用,至於用哪种方法,完全看对手的情况而定。如果对手是一个“菜鸟”,老千们就胆大起来,怎麽都能蠃钱,如果遇见聪明人动作也很收敛,万一被戳穿在这一行就混不下去了。如果在座的都是老千,那情形看起来就特别残酷,每个人都打得很累,自己码好的牌往往被对方破掉,甚至还会被对方抓走。“爆破手”曾经在西安东郊与人较量了一次,辛苦一天,输蠃只在几十元之间,白忙活一天。老千们一般在一个城市某条街区上划出自己的势力范围,其他老千是不能光顾的,如果强行进入,伴随而来的就是牌技大比拼,谁水平差谁就滚蛋。

分享到:

相关资讯:

娱乐场推荐
17游戏 乐通 XBET 威博 平博 21bet 旋乐吧 必威 博九网 爱赢娱乐 申博 大发 Vwin 优德 万象城 88娱乐城 伟德亚洲 tgobet